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四十一章 孟获趁威

发布时间: 2019-05-18 19:54:51 作者: 诛晓

  “朱褒老儿,你竟然勾结汉人,插手我们彝族内部事情!无耻之极!有胆的现在出来,与我单挑!”

  孟获在孟优败退回来第二天大清早,就跑到牂牁城城下挑战。

  “孟获小儿,你不看看自己!是谁先和汉人勾结的,你也敢嘲讽老夫!真是不要脸!”朱褒站在城墙之上与孟获开始对骂起来。

  “这个怎么能一样!雍闿的雍家早已久居南蛮,与我等无二。”

  “切,掩耳盗铃!那支援我的汉人,也是我出生入死的兄弟,也和我们无二。”

  “你!多说无益,有种下来一战!”

  “老夫贵为牂牁城太守,为何要与你一战!孟获你不过是莽夫一个,战场之上可不是光凭个人武力!”

  “哈哈哈哈,朱褒老儿你怕了就是怕了,人越活越回去!连出城迎战的勇气都没有,儿郎们看见没,这个懦夫凭什么占据牂牁城!我们自古以来强者为尊,南蛮就应该以我为主导!”孟获高声呼道,鼓舞士气。

  “没错孟获大王万岁!”

  带来大王看着城下耀武扬威的孟获,也自知自己的斤两根本不是孟获的对手。只能恨声的说:“孟获那个匹夫,连我姐姐都打不赢,只能趁着现在,耀武扬威一阵子!老子这就去请我姐姐过来,好好教训他!”

  说罢带来大王准备转身离开。

  龚都突然站出来拦住带来大王,说道:“战场之上,如果还要靠女人的话,这不是让天下人耻笑我等!今天我们应诺前来帮助朱褒大王,那就让我去试试那个孟获到底有几斤几两!”

  带来大王打量着龚都,心里并不认为龚都是孟获的对手,最后还是犹犹豫豫的说:“孟获好歹也是我南蛮明面上的第一勇士,的确有几分本事,壮士还请三思!”

  龚都一听,怒声说道:“他连一个女人都打不赢,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不要再劝了,我今天非得试试!”

  带来大王听到龚都并不把自己姐姐当多大回事,心中恼火,也不再劝了。

  朱晓看见龚都听不进去劝,也不打算躺这趟浑水;而朱褒也不想弱了自己的气势,自然也是同意;唯有刘辟担心担心龚都安危,便也请战前去为龚都掠阵。

  “那祝两位勇士,早点凯旋归来,杀杀孟获的威风!”朱褒看着离开的刘辟龚都二人开口说道。

  “当然如此,就请朱褒大王在这儿安心稍候一会儿!”

  龚都出了城后,驰马飞奔孟获,手中红缨枪直指前方。

  “无耻蛮贼,还不给我滚过来,让你家汉人爷爷指点一二。”

  孟获看见城门中杀出一人,心思除了祝融夫人谁还敢跟他一战?如果是祝融夫人的话,自己还是不要逞强。结果等对方走近,看穿着是汉人。心想应该是支援朱褒的汉人。一听到龚都的羞辱,顿时大怒。

  “狗汉贼,你竟然敢出来跟你孟获爷爷过招,倒是比其他的汉贼稍微有些胆子,看在这个份上,等一下你孟获爷爷绝对不把你打死!只把你打残!”

  孟获鞭打自己坐下的异兽,这异兽类似西藏的牦牛,却是独角,奔跑起来速度不亚于一般的良驹,并且声势浩大,走近以后让人感觉山崩地裂。

  同时孟获也挥舞自己手上的方铁锤,再配上坐下异兽的山崩地裂的气势。就让对面的龚都感觉一座大山压来,心惊胆战,未战气势先是弱了三分。旁边的刘辟首先发现了龚都的不对劲,也不顾单挑原则,也冲了上去准备和龚都联手。

  “贤弟勿慌,兄长助你一臂之力!”

  龚都看见冲上来的刘辟心中安定了下来。

  “多谢兄长相助,今日我们兄弟联手绝对可以拿下这贼将!”

  孟获看见冲上来的二人,也不以为然。

  “无耻汉贼,打算以多欺少吗!今天你孟获爷爷告诉你们,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人数是没用的!”

  孟获冲上前去先把前面的龚都,用方铁锤连锤三下。这方铁锤锤头呈方形,锤身、锤柄皆为精铁铸成,重四十八斤,非力大者不可用,看过去十分像放大了的榔头。

  第一锤,孟获当中往下锤,龚都只能持枪护在上方,结果一锤下来,只听得到震耳欲聋的乒乓一声。龚都的红缨枪就被孟获活生生的砸弯了。

  第二锤,孟获抽出方铁锤,从旁边锤来,吓得龚都连忙伏在马身,躲了过去。

  第三锤,孟获看见伏在马身的龚都,面露笑容,反手又是当中捶了过去。幸亏龚都背上感觉阵阵强风,从马身上连忙跳了起来,再一次躲了过去。不过龚都坐下的马直接被孟获一锤锤断了死,悲鸣一声便倒在原地。

  孟获看见在地上打滚的龚都,正准备乘胜追击的时候。刘辟终于赶到了,他看见之前孟获三锤打败龚都,心知自己不是他的对手,也不敢正面和孟获硬刚,而是从旁边不断骚扰。不过就算如此,刘辟很快的也落入了下风。

  从地上站起来的龚都发现了自家大哥的也落入了下风,连忙一直攻击孟获座下的异兽,奈何孟获坐下异兽皮糙肉厚,一时半会龚都也没造成实质的伤害,但也不是没有收获,还是有限制了孟获的行动。给刘辟喘气的机会。

  但是总体情况来说,依然不容乐观。

  城墙上的朱晓看见落入下风的刘辟龚都二人,心想这是自己投资过盟友,如今就这样折到这,实在太不划算了,就算可以吞并他们手下的兵力,但他们毕竟是黄巾小渠帅,到时候被有心人抓住后,肯定会惹来不少麻烦。

  “于诠你赶快下去,助两位小渠帅一臂之力!”朱晓权衡利弊以后,马上就下令。

  “遵命主公!”

  这时带来大王也站了出来,“他们二人之前也救过我,虽然其中有一个人对我姐姐不敬,但另外一个人没有,并且他们如此兄弟情深,没有一个人想着抛弃对方,是一条汉子!老子也要去!算还他们一份恩情!”

  很快带来大王和于诠就冲出城去,营救刘辟龚都二人。

  同时孟获那边阵营,看见又冲出两人,众人都恼火了,准备出击,告诉朱晓他们,让他们以多欺少,不是证明他们没有人!孟优和孟获手下大将金环三结最先冲来,其他人看见以后不屑于以多欺少,便停下了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