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四十章 沈静从商

发布时间: 2019-05-18 19:54:36 作者: 诛晓

  朱晓看见朱褒送过来的定金,十万人三个月的粮食和一万五千金,是时候分赃。

  朱晓其实可以按照人头算,自己手下有两万人,而刘辟龚都二人手下只有一万人。按人头分的话,朱晓可以占据2/3。但是最后朱晓还是没有怎么分,和刘辟龚都二人五五分账。

  而刘辟龚都二人也是个老实人,看见朱晓吃亏愿意和他们五五分账,倒是自己不好意思起来,连连推脱。最后在朱晓的坚持下,才收下。

  得了一大笔财富的朱晓觉得心情十分的愉快,安排好手下以后,带着几个亲信在牂牁城闲逛起来。

  说起来这次朱晓第一在这种突然冒出的古代城市中逛街。在桂阳城的时候,忙着当土匪到处抢劫,然后就拍拍屁股走人。

  现在才能静下心来过逛一逛。

  “这个牂牁城,和之前的桂阳城风格有很大的不一样。恐怕是因为身处南蛮之地的原因,咦,看样子这好像是汉人小商,没想到牂牁城这个蛮人的城池,也有我们汉人。”

  朱晓逛着逛着突然看见了一个汉人小商,接着走向了那个汉人小商。那个汉人小商摊位上摆放着各式各样的古代装饰品,如发髻之类。朱晓拿起其中一个的桃花样式的发髻,心想她以前说过自己最喜欢的花是桃花。

  “这位公子好眼光,公子手上的发髻可是我手上的最上等货,公子一挑就挑到了!寻常人肯定做不到,只有公子这种贵人才做得到!”

  朱晓没有理会小商贩的拍马屁。随手拍下十几两银子,都把小商放在眼看直了。像他这种摆地摊自然没有什么好处,上面的发髻都只要十几个铜板,这一下子翻了一百倍,都吓蒙了小贩。

  小贩结结巴巴的说:“这位公子,在下小本生意,找不开啊。”

  “不需要找钱!你只要回答我,为什么在牂牁城这种蛮人的城市,也有你这种汉人小商贩。”

  小贩听到朱晓的话以后,连忙收起银子,然后开口说:“这位公子,我看你也是汉人吧?”

  朱晓点点头。然后小贩接着说道。

  “虽说牂牁城蛮人众多,但是普天之下,莫非汉土!我等汉人的足迹遍布着大好山河!我原本是跟随一个商队来到牂牁城的,后面发现牂牁城急缺各种资源,便留下来做生意!不过前几天我们汉人打仗,断了物源,最近几天蛮人又是打仗,更是把我钉死在牂牁城里。唉,打仗真是害人!像我这样遭遇的商贩,不算少数。我还算不错的,手上还剩下一些这样的货品,可以卖出去养家糊口!其他人早就断了货,只能吃老本了。”

  朱晓点点头,“原来是这样,那我就不打扰你做生意了。”朱晓然后转身离开。

  “公子您慢走,记得下次再来!”

  随后朱晓又逛了几下,便觉得没啥意思。便回去了。

  回到自己的营地的时候,迎头撞上沈静。

  “我不是叫人看好你吗!怎么现在我的手下都不听话了?”朱晓看见跑出来的沈静不悦的说道,并一把抓住她,不让她接着乱跑。

  还没有等沈静回答朱晓,黄海涛就带人跑了过来。

  黄海涛看见朱晓,一脸尴尬的说:“这不是小哥吗!刚才我和沈静妹子在叙旧,她提出叫我放她走,我哪敢呀,然后她看我不答应,就趁我不备,逃了出来,这不我就带着人追到后面!”

  朱晓并没有理会黄海涛。

  沈静在一旁用力地甩着朱晓的手,并说道:“朱晓你给我松手,你把我弄疼了!手上没轻没重的。”

  朱晓听状,哼一声松开了沈静,并示意自己的手下一左一右的控制了沈静。

  “朱晓,你什么意思!!!你一直把我囚困着,想干什么?我需要人权,我要自由!你没有资格把我囚困!”

  “呵呵!我没有资格把你囚困起来,但是事实是你被我囚困在手掌之间,没有任何逃脱的机会!用事实说话吧!”

  沈静便也不再反抗,看着朱晓,并注意到了朱晓手上的桃花样式的发髻。不屑的开口说:“你一直把我囚困在你身边,怎么怕失去我吗?你不是说你能拥有的超乎我的想象,为什么还要把我绑在你身边!还有我现在不喜欢桃花了,我不是像你说的那样,没有遇见过一场杀戮,那一天我最好的闺蜜就是在桃花树面前,从此以后我也不喜欢桃花了!”

  “你!笑话,谁说这个东西是送给你的!我是要送给你家主人的!还有桃花,唉,算了!”朱晓摆摆手是因手下把沈静带走。

  “等一下!你就算不把我放了,我也不要做一个花瓶!你最近不是得到了七千五两黄金吗。你给我借两千黄金,我打算从商,你可以派人24小时的监视我,但是你要保证我的自主权!”

  朱晓听见沈静提起黄金的事,看了一眼一旁的黄海涛,黄海涛立马昂着头看着天上的云。

  “我凭什么要借给你二千两黄金,你知道这是多大一笔财富吗?”朱晓不屑的开口说道。

  “凭什么?我没有什么凭价,但是我绝对不做花瓶,如果你不给我借钱,不给我自主权,我现在就咬舌自尽,死在你面前!反正你也不在意我!”

  朱晓一下就愣在原地,然后缓缓开口说。

  “有些人总是觉得自己有好大的本事,那今天我倒要看看那些人的本事有多大?两千两黄金的游戏,老子现在玩得起!黄海涛你带她去领吧,再安排一些人,别让她给我卷着钱跑了!哼!”朱晓在说黄海涛的时候,特别别加重了语气,并且还一脸阴森森的看着黄海涛。

  黄海涛看见这幅形态的朱晓,立马夹着尾巴带着沈静离开了。

  离开之前沈静还不忘放下话来,“朱晓你迟早会觉得,今天这个决定,是你以后做出最正确的决定!我的本事我会证明给你看!”

  “哼,自大的女人!”

  朱晓随后也没有理会这个插曲,并没有把沈静的话放在心里。

  然后朱晓拿着桃花样式的发髻来到了邹氏的门前。站在门前想了想,没有立马进去。而是重新出去买了一个新的发髻。送给了邹氏。

  躺在床上的朱晓,看着怀中的佳人突然开口问道:“你恨我吗?”

  佳人开口说:“我为什么要恨你?”

  “我凭借着武力,强行改变了你的人生,没有征得你的意见,难道你就不恨我吗?”

  “没有,我本就是丧夫之人,但并不代表我不渴望家庭,只是因为出身贫寒,并且相貌算得上出众,早已经引来了不少不良之人的惦记,以前只能靠着小叔子,后面你把我的小叔子都打败了,证明了自己的强大,加上你的年轻气壮,我有什么可恨的?安逸的生活,强壮的丈夫,一直都是我渴望的!”

  “哇!你好直接呀。”

  “嘻嘻!因为没必要遮遮掩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