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三十四章 又见故人

发布时间: 2019-05-18 19:52:53 作者: 诛晓

  从末日灾变一晃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三个月。朱晓感叹着这三个月的经历比之前二十年的经历还要丰富。

  朱晓之前一直忙着各种各样的事情,很少安心的静下来。

  “小哥小哥,你猜我刚才看到了什么人?”黄海涛一脸猥琐的走到朱晓耳边说道。

  “什么人啊?有话就直说!”

  “嘻嘻!没什么,你还是赶快去休息吧。我给你准备了一个惊喜!”朱晓皱了皱眉头,看着一脸猥琐的黄海涛,最后也懒得说什么了,转头就走了。

  当朱晓走到自己的房间,惊讶的发现房间里面竟然有一个女人,背对着朱晓。想起黄海涛那一脸猥琐,看来这就是黄海涛说的惊喜。

  无所谓啊,男人的确需要一些放纵。朱晓一边走向那个女人,一边开始解开自己的衣服。哪怕朱晓现在还是初哥,但是男人嘛有些事情总是无师自通的,并且作为一个纵横沙场的智将,不仅拥有勇气,更拥有强大的自信,在这点男女之事完全没有必要猥猥缩缩。

  那个女人突然转过身了,正视朱晓。而朱晓看见那个女人的脸,突然就呆住了,脱衣服的手也尴在空中。

  “怎么?怎么是你?”朱晓咽了咽口水,显得有些心猿意马,脑海中闪现了无数个想法。

  “怎么不是我!你这个样子,是准备做强女干犯吗?”

  那名女子不屑地看着已经脱了半截衣服的朱晓。

  “你!我又不知道是你,你搞的好笑!”

  “哦,意思是不是我,你就可以强女干了?”

  “我!我可没说,沈静你可不要得寸进尺!”此时的朱晓涨红了脸,显得有些恼羞成怒。

  “那你倒说说,你一边脱衣服,一边走向一个女人,是打算干什么?谈人生,谈理想吗?”

  朱晓没有说话只是直勾勾的看着沈静,沈静是朱晓的初恋女友,不过两人的性格都很强势,做的每一件事都有自己的想法和主见,一开始在一起的时候没什么,知道后面两人有分歧的事情越来越多,朱晓也曾经让过步,但是一次次的让步是解决不了问题的。问题终究还是出在二人的世界观很不一样,所以遇见事情的看法、做出的决定都很不相同。最后导致了分手。如果要问他们居然这么对不来,为什么会好上,第一,一开始不熟悉;第二,因为荷尔蒙;第三,人类都是看外貌协会。

  对于朱晓来说,为什么会好上理由很简单,为什么会分手理由很充分。

  “朱晓这几日我算重新认识你,我曾经一直觉得你只是单纯的性格有点冷,你做事十分果断,目的明确,挺不错的。当然现在你做事依然十分果断,目的也很明确,这倒没有变,你变的是从有点冷变成了冷血无情!你践踏别人的生命,你为什么当初下令放火烧民居!你为什么要把战场引到无辜的百姓身上!你说说你什么想法!”

  “我为什么这么做?我曾经了解过那些突然冒出来的人对我们这些原本的主人,态度是不一样的,看样子你是遇见了世家,他们只是抓人,当他们的家丁、佣农或者婢女,而我遇见的不一样,他们是暴虐无度的山贼,当他们残害我们的同学的时候,你为什么又不站出来主持公道!”

  “哦,你的意思这是以牙还牙、血债血偿吗?可你残害的是谁?你不把你所承受的痛苦还给施加痛苦给你的人,而是把你所承受的痛苦强加给无辜的人!这不是以牙还牙,也不是血债血偿,这叫一丘之貉!一路货色!别人杀人从来不是你杀人的理由,你曾经憎恨,不正是现在的自己吗?”

  “你敢跟我这么说话!你现在在我手上任我宰割,而我这三个月以来连滚带爬,拥有了现在的尊贵,你凭什么这么跟我说话!”

  朱晓恼羞成怒地把沈静压在床上,看样子是准备干些什么。

  “原来你奋斗了这么久,就是要成为这样的人,践踏别人的生命你就是杀|人犯,掠夺了别人的财富你就是抢|劫犯,现在你还想成为强女干犯。你真可怜,你要的东西只能抢过来!”

  沈静也不反抗,只是贴着朱晓的耳朵一字一句的说着。字字句句仿佛像重锤敲打在朱晓的内心。

  朱晓死死地盯着沈静的脸,然后愤然的站起身。

  “我告诉你,这个世界已经变了,你还想用从前的那副观念看这个世界,你早晚会死的很难看。我现在能拥有,比你想的要多得多!你不过是赵府上的一个婢女,而我现在就能拥有你曾经的主人。”

  说完朱晓便转身离开,沈静听到朱晓的话语,心里顿时感觉不好。连忙起身拉住他。

  “你想干什么?恼羞成怒了,想证明给我看你有多厉害!所以又要祸害其他的无辜人!你如果真的有本事,你就别欺负无辜人!你把郭石杀了去啊!”

  朱晓不理会沈静的叫唤,甚至是用力一甩手,把沈静撇到一边。

  “这个世界是什么样的很重要吗?你是为了这个世界而活着,还是为了自己而活着!我求求你不要一意孤行了,你逼自己适应这一切,迟早你也会化成这一切,做自己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我求求你啦,回头吧!”

  朱晓回头睹了一眼沈静,然后开口说道:“你很了解我吗?难道你就真的认为曾经的我才是真正的我,呵呵!求我,可惜了听你的话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我没有必要再理会你的恳求。”

  砰的一声,朱晓把门关上,然后对着外面站岗的守卫说。

  “把里面的女人给我看住了,别让她给我跑了!”

  然后朱晓直奔了邹氏的房间。

  原本已经熟睡了的邹氏,突然听到有人打开门,立马就惊醒了。发现朱晓进来了,惊慌失措的说道:“将军这么晚来到妾身的房间,打算干什么?”

  “打算干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吗!当然是行使我身为胜利者的权利!”

  听到朱晓的这一番话,邹氏心中一阵悲凉,他自然知道朱晓把他带着、养着,不可能只看。真的到了这天,她也没有反抗的余地。慢慢靠近邹氏的朱晓,也没有急于上,而是欣赏着佳人,朱晓第一次仔仔细细的欣赏邹氏

  丹凤眼,樱桃嘴。

  玉锁骨,白雪肤。

  凌云髻,婀娜姿。

  红衣裳,裹娇娘。

  难掩的,是山峰。

  白玉腿,夺人目。

  朱晓终于受不了而扑了上去。

  春宵一刻值千金,此处省略二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