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三十一章 攻入城内

发布时间: 2019-05-18 19:51:50 作者: 诛晓

  忙完招降以后朱晓就找到了郭头

  “郭头四当家,听闻之前是当家为了平定陶锋叛乱,身当士卒为自己手下做了良好表率,最后导致是当家的手下都为了镇压叛乱,而牺牲了!着实让我佩服四当家的胸怀。”

  被朱晓这么一顿乱夸,郭头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毕竟自己的手下大部分都是因为毫无防备,被袭杀。甚至还有不少是被烧死的。

  “但是如今大事当前,是当家如果不组织一些手下,恐怕我军又要损失一员大将。所以我打算奉上一万士卒助四当家一臂之力。”

  “朱晓兄弟好好好!你以后就是我的兄弟了。有什么事尽管开口提,兄长一定替你办的妥妥的。”

  “兄长见外了,我等兄弟就应该互帮互助。”

  郭头最近没有少为自己大损实力而烦恼,如今直接一个大馅饼砸到自己头上,可真是高兴坏了。

  而朱晓第一考虑的是结交郭头,第一他头脑简单,容易忽悠;第二之前就救过他一次。同时朱晓不像郭石那样家大业大,把粮食交出去以后,虽然郭石也没有把事情做绝,把粮草按人头分,也给朱晓留了二万二千人份的。但终究还有吃完了一天,如今直接少一万人,粮草会变得丰富一些。

  随后郭石挑选了一部分精锐,由雷成带头,带上俘虏,准备诈开城门。其余人马偷偷靠近桂阳城,随时准备呼应雷

  桂阳城

  一支疑似残兵败将的军队靠近了桂阳城,立即被守军叫停了。

  “下面的人是谁,不要再靠近了,不然休怪我的客气。”

  然后走出一人大声叫道。

  “墙上的,我是张家管家张奉,快开城门!坏事了。”

  城墙上的官兵,伸出头去仔细看了看。

  “头,好像真是张奉,他可是张家的管家,在桂阳城也算个经常露脸的人物,不会认错的。”

  城墙上的官兵认出张奉以后,立马对自己的带头人证明张奉的身份。

  “你是张奉,那张羡大人去哪里了?为何就你们这些人回来?其他人呢?”

  “我们中埋伏了!郭石半路埋伏我们,我和家主走散了,赶快放我进去!我要见太守大人,家主是为了桂阳城出生入死,如今生死不知,太守大人必须赶快出兵。”

  城墙上的官兵头子想了想,再看了一眼城墙下面看是困乏不堪的众人。便点了点头,下令让人开城门。

  打开城门后,雷成双眼放精光,但是也没有立马动手。带着人走到了守军当中,然后突然暴起。

  “兄弟们动手,干翻他们!为了荣华富贵!”

  “杀啊。”

  桂阳城城门守军突然被“自己的友军”反戈一击,打蒙了。城墙上的官兵头子听到了异动,往下一看。

  “妈的,你们在干什么!想造反吗,快通知太守大人。”

  而桂阳城外策应雷成的众人,远远的看见雷成进入桂阳城后。立马下令出击。

  众人气势汹汹的杀过来,很快也被官兵头子发现。这事他当然明白了自己中了圈套。咬咬牙,便自己带人冲了下来,必须要在贼寇杀到之前,夺回城门。不然的话,哪怕最后没有死在战场上,赵范也不会放过他。

  结果勇气可嘉,实力不济。被雷成十几刀砍死了。

  太守府

  “大人不好了!”一名传令兵急急忙忙的冲了进来。

  “又有什么不好!刚才跟我说张羡中埋伏了,生死未明!还有什么坏事?”

  “太守大人,刚才从外自称逃回来的残军,反叛了!他们趁机夺下了城门,同时城外涌现了大量的贼寇。”

  “什么!守城的都是蠢货吗!这明显是贼寇的诈城,这都中计了!快收拾东西,失去了城墙,只剩下几千人怎么可能是十几万的贼寇的对手!我们去长沙城投靠韩玄大人。”

  赵范一听到城门失守,就直接打算跑路了。而鲍隆心有不甘地说到:“主公我们还可以进行巷战,投靠别人终究是寄人篱下!还请主公三思!”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并且和贼寇进行巷战,把贼寇惹怒了,遭殃的只有百姓,到了那时我和草菅人命的贼寇又有何区别?况且寄人篱下又是如何?据我所知零陵太守刘度、武陵太守金旋也败于贼人之手,投靠了长沙太守韩玄,到时候我等抱成团,既不会被韩玄欺压,又可以共同抗贼,这才是上策。”

  鲍隆有心再劝,但是身为他好兄弟的陈应也不赞同继续留在桂阳城。只好让鲍隆放弃了自己的想法。

  很快太守府开始收拾了东西。

  而攻进桂阳城的朱晓

  “黄海涛,唐建华你二人带人直扑桂阳城的民用粮行,同时扫荡所遇见的富贵之家,遇到墙高门厚的世家先不要理会,抢完粮食以后再找他们慢慢玩。”

  朱晓不敢和郭石争抢桂阳城官方粮仓,只好把目光瞄准了粮商。同时朱晓自己带人直奔城主府。

  结果发现郭石已经带人冲了进来,并且没有多大的反抗。

  朱晓想了一想,看来赵范不打算负隅顽抗,那应该是提早了。不过跑不了多远。朱晓立马带人冲进了太守府旁边的民居房里面。

  朱晓等人横冲直撞,速度极快;反观赵范等人害怕引起贼寇的注意,加上人数众多,进展缓慢。

  结果被朱晓追上,鲍隆看见追上的朱晓大吼道。

  “贼将敢前来一战!”

  “你神经病吧!鬼才跟你打,兄弟们给我放箭放火,阻止他们逃跑!”

  朱晓对自己的那点本事还是很有逼数的,完全不理会想要单挑的鲍隆,直接叫人放火烧民居房。

  “好,你个歹毒的贼人,竟然放火烧民房,你难道不知道这样会波及多少无辜的百姓!”赵范见到放火烧房的朱晓大骂道。

  “哈哈!当初你舍不得位高权重,带着整个桂阳城和我们做对的时候,难道你就不知道这已经波及了整个桂阳城的百姓了!这么多天死了多少人!如果你不抵抗的话,他们会死吗?说到底,我们算得上是一路人,你没有资格指责我!”

  “你!强词夺理,难道把桂阳城交给你们这些贼人,你们就会带上他们过上好日子?”

  “我不能保证一定会带上他们过上好日子,但是我绝对能保证杀戮没有现在的严重,你没有本事保护好他们,难道就要指责我们!别忘了,我们曾经也是无辜的百姓。哈哈哈哈!”

  “大人莫和贼人多费口舌,他是打算拖延时间,我们还是先走为妙!”陈应连忙拉住打算继续争辩的赵范。

  朱晓看见自己被识破,只好下令叫人继续猛攻。

  不过最后还是被赵范跑了,但是被朱晓劫下了不少财富。甚至还抓住了一个。

  朱晓一脸微笑的看着面前的佳人

  “妾身樊氏见过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