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二十一章 计中计

发布时间: 2019-05-18 19:48:44 作者: 诛晓

  “兄长勿慌,我来救你!”陈应打开了城门,从里面冲了出来。

  “哈哈哈哈!贤弟来了,看来兄长我不用折到这了,贤弟一定要帮我好好教训一下这个用暗器的小人。”鲍隆看见冲出来的陈应,顿时就放心了。

  卞喜看见城门又冲出来一名敌将,顿时也没有了再追击的意思了。正准备回撤的时候。

  “哼!还想跑!先试试我的飞叉之术吧!”陈应又扔出手中的飞叉,直指卞喜。

  正在往回跑的卞喜,感觉身后一阵劲风吹来。回头一看,竟然是飞叉之术。连忙开始侧身躲闪。终究还是来不及,还是被陈应的飞叉之术伤到了肩膀。还真是一个天道好轮回,自己之前刚刚用流星锤伤了鲍隆的肩膀,现在又被陈应的飞叉之术伤了自己的肩膀。

  陈应看一击不成,用锁链拉回飞叉,准备再来一遍。

  这次卞喜心中有防备,看见再次飞过来的飞叉,另一边没有受伤的肩膀处的手,拿出流星锤砸出。

  砰嗵一声,流星锤和飞叉撞在一起,然后双双落地。

  接着等陈应再次拉回飞叉的时候,卞喜已经跑远了。

  陈应只能愤恨的砸了砸地,最后只好无奈的走了。毕竟在陈应出城门的时候,郭石已经下令,

  “兄弟们,桂阳军无耻,打算轮流战卞喜大人,我们也不用给他们面子了!冲啊!”实则就是看城门打开了,想趁机冲进去。

  “杀,杀死这帮无耻之徒!”

  “杀,为清风寨大当家、少当家报仇!”

  …

  不过最后过时的盘算还是落空了,陈应并没有太多的拖拉,直接回归桂阳城,然后关下上了城门。

  郭石看见自己的算盘落空,只好直接改成强攻。

  赵范站到城门上,看见蜂拥而至山贼联军,下令万箭齐发。礌石、滚木等防御措施就位。

  直到鲍隆陈应二人回来后,赵范直接很光棍的把指挥权交给他们,赵范对自己还是有点b数的,自己根本不是指挥大军的料,就不添乱了。

  双方奋力搏杀一天,正如陈应所说的,山贼联军不过是乌合之众,大部分都还是刚放下锄头的农夫,在最惨烈的攻坚战中,完全没有组织性的他们还影响着其他老兵的发挥。最后在山贼们的贪生怕死的特性下,差点把好好的一个攻坚战转化成大溃逃。

  第二天,郭石吸收昨天的教训,把老兵当成监督队,新抓的壮丁全都是敢死队。用人命不断的在桂阳城下堆着。这一连就是四五天。

  而在这几天内,朱晓不断的进行战斗,统帅,武力,甚至连智力都在飞速的上涨。

  朱晓

  武力:52

  统率:56

  智力:40

  政治:5

  桂阳城,太守府

  “唉,诸位可有办法?任由城外的贼寇如此不要命的攻城。怕是桂阳休矣!”赵范此时显得十分憔悴,看来城外的贼寇给他带来很大的压力。

  这是就连鲍隆陈应二人都没有什么好办法,只好沉默不言。

  看到众人沉默不言,赵范心中更是着急。

  就在此时,一个人突然站起来说:“太守大人勿忧,可平城外贼寇!”

  赵范一听大喜,看了过去发现是桂阳大族张家家主张羡。赵范连忙对张羡说:“原来是张家主,不知张家主有何妙计?”

  “禀告太守大人,在下不才曾经结交过一个绿林好汉,现在正在城外,我们可以跟他里应外合,一举解决掉那群贼寇,我们可以假意投降,贼寇肯定不会相信我们肯投降,毕竟黄巾道在别处都是专门对付世家,不放过任何一个世家,他们肯定会觉得是我们的诈降之计,然后我们再来一个计中计。和那人来个里应外合!”

  赵范一番话听下来,懵懵懂懂。接着问道:“先生,能否仔细解释一二?怎么个计中计法?”

  “就是这样,我们传信给他们说要投降,然后他们肯定不行,然后此时就由我的人,跑出来献计,跟他们说将计就计,分一部分诱饵过去,让我们自以为大获全胜,放松警惕时,然后他们在带着大军压境从另外一旁攻城。只是我们只要死守城墙,通知各地守军,通宵不睡就行了!另外一边,就由我们再挑选一部分人,出城夜袭他们的大本营,而我的人也会配合,这样就可以一举端了他们的大本营,特别是要烧了他们的粮食,这样他们就不战而败了!”

  “原来如此!先生妙计!…”还没等赵范说完,张羡突然插嘴。

  “不过,太守大人,别人为了您,冒着被发现就会死无全身的下场,帮助您,您不打算表示什么吗?”

  赵范脸色一僵,赵范作为后面过来的太守,和当地的地头蛇们,也就是当地的世家豪强。过得并不是特别融洽。毕竟双方都需要利益,而赵范作为后来的人,他想需要利益的话,只能插手桂阳已经分好的蛋糕,所以得罪了不少世家。

  赵范只好尴尬的一笑:“我自然不会亏待有功之人,若是此计计成,我愿保举张家主为桂阳长史。”

  张羡摇摇头,作为一个有野心的人,他可不想只当个文官,他想控制军队,不然也不会派遣陶峰他们。张羡在历史上曾作零陵、桂阳长,甚得江、湘间民心。建安初年,为长沙太守。公元200年,叛刘表而与曹操相结。表急攻羡,羡病死。

  “属下不才,愿意毛遂自荐成为桂阳司马。”张羡提出条件来,想成为管理桂阳军事治安的司马。

  鲍隆陈应二人一听,顿时大怒。正准备说什么的时候。就被赵范拉住。

  赵范深吸一口气说:“那就正如张家主吧!”

  “多谢太守大人,那属下就先行告退,先去准备了!”说完张羡便走了。

  接着其他人也陆陆续续的走了,只剩下赵范的心腹。

  鲍隆终于忍不住对赵范说:“大人为何要答应他?他这是赤裸裸的夺权!”

  赵范无奈的叹气说:“不然呢?不答应他,怎么对付城外的贼寇!如今城外的贼寇才是首要之敌!我们要分得清轻重,保不住桂阳,什么都没有!再说我只是给他司马职位,他能得到多少的权利,还真不是他能说的算的!好歹桂阳军也是我一手组织的!”说完赵范脸上重发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