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二十章 挑衅

发布时间: 2019-05-18 19:48:24 作者: 诛晓

  卞喜来了后,休整一晚上后。

  第二天,郭石把众人聚集到一起。

  “昨天大家都知道了,卞喜兄弟已经带一万黄巾精兵来了,并且还多带了四万的黄巾教徒,再加上我们这几日的征兵,又增加了五万勇士,现在我们已经有二十万大军了,那个什么兵法不是说十倍于敌人,就可以把他们围起来了吗!现在我们已经二十倍于人了,桂阳城唾手可得。那我们还留在这里干嘛!准备攻城!拿下桂阳!”

  “拿下桂阳!”

  “拿下桂阳!”

  …

  桂阳城上,赵范登上城头,看见从外铺天遍地的贼寇。顿时惊慌失措说到:“城外为何如此多的贼寇?我等该如何是好?”

  “主公勿慌,城外贼寇虽然人多,但是多数皆为刚放下锄头的农夫,不足为虑!我等占领城墙优势,只要固守城防就好!”陈应连忙安抚惊慌失措的赵范,赵范听到后,心想是这个道理,但心中依然忍不住的担心。毕竟人数还是摆到那里的。

  “主公,城外过是一群乌合之众,头脑简单之辈,我下去挑衅一二,这群泥腿子,肯定受不了,然后杀杀他们的威风!”鲍隆站出来请战。

  “可是,城外如此人多,如果他们不按道义来,鲍隆将军你不是危险了?”赵范显得十分犹豫,并不想让鲍隆出城出战。毕竟在这个非常时期,鲍隆身为赵范的左膀右臂,赵范可不想让他出什么事。

  “主公无碍,鲍隆将军说的有理,城外之人已经几十倍于我们,在别人眼中已经算得上胜券在握。如果这个时候鲍隆将军下去挑战,他们还不顾道义,必将成为天下人的笑柄。到时候就算他们无所谓,张角也会找他们的麻烦!他们肯定不敢这么做!”陈应同意了鲍隆的提议。

  赵范看见自己的左膀右臂都同意出城出战,虽然有心拒绝,但最后也只好无奈答应。但是只允许鲍隆出来,留下陈应主持大局。

  鲍隆心想也不要紧,城外来过是乌合之众,根据上次的经验来说,那种级别的对手来一个死一个。

  随后鲍隆带着十几个亲兵出城迎战。

  “吾乃桂阳虎将鲍隆,何人可敢与我一战!”

  鲍隆单枪匹马站在千军万马之前,挑衅众人。

  自然把众人惹火,纷纷怒斥他狗贼一个,目中无人,狂妄自大。

  就连郭石、卞喜二人都打算亲自动手,去解决鲍隆。不过却被他人抢先。一名小将从山贼联军杀出。

  “狗贼受死!竟敢如此小瞧我等,真是可恶!记住杀你的人是清风寨大当家风扬之子风舞是也。”那名小将手持红缨枪,直指鲍隆。

  “哼,乳臭未干的小毛孩!看你能不能接住我的一镗!”

  鲍隆也策马冲了过去,舞起手中的九曲镗撞向风舞的红缨枪。

  结果咔嚓一声,红缨枪直接被打断了,风舞顿时口吐鲜血,还被鲍隆打翻倒下马,奄奄一息。

  鲍隆用九曲镗把爬到地上的风舞一勾,然后纵马飞驰,风舞则被勾着,在地上摩擦,凄凉无比。

  “狗贼安敢如此!放下我儿!”山贼联军又有一名中年男子冲了出来,看样子应该是清风寨的大当家风扬。

  鲍隆看见冲过来的风扬,一脸不屑。

  “既然你要,那我就还给你吧!”说完鲍隆勾起风舞,往风扬处一扔。

  风扬看见自己的爱子扔过来,顿时大慌,生怕摔死自己的爱子,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风扬连忙接住自己的爱子,而鲍隆趁机冲了上去,又一镗砸了下去。来不及反应的风扬,直接被鲍隆拦腰砍断。风扬的坐骑也受了惊,又把风舞摔了下去。接二连三被折腾的风舞,也没有挺过来了,直接用咽气。

  顿时几乎整个山贼联军大惊,鲍隆仅用两招,就解决了风家父子。在他们看来太不可思议了。一时士气大落。

  “哼,让本将前去看看,我倒想试试他有多大的本事!”卞喜看见有些吓破胆的众人。不屑的说道。

  “敌将休要猖狂!吾乃黄巾神上使张曼成大人麾下第一勇将卞喜是也。我来会会你!”

  “张曼成麾下第一勇将,还算是个人物吧。来来来,让我们过过招,别让我失望了!”鲍隆不屑的说道,在接二连三的胜利中鲍隆对于这些乌合之众,完全的轻视了,此时要不是卞喜扯着张曼成的大旗,鲍隆连一点兴趣都不会拉出来。毕竟欺负小学生没有成就感。

  二人走马相斗

  卞喜用的也是红缨枪,在力气方面自然不如使用九曲镗的鲍隆。在交手过程中处处被压制。

  但卞喜也不是善于之辈,虽然在演义中他只是一个打酱油的。汜水关守将,原是黄巾余党,后投曹操,拨来守汜水关。善使流星锤。在镇国寺设下伏兵欲谋害千里寻兄的关羽,但是寺中僧人普净暗示加以解救。最后被关羽斩杀。

  但这样并不能说明他没有本事,只能说明他没找好对手,毕竟武圣关羽肯定不是他一个打酱油的能对付的。

  卞喜手中的红缨枪也有一些变化之道,巧劲。支撑他在鲍隆手中过了四五十回合。但最后还是在鲍隆一力降十会下,落入全面下风。看来还是鲍隆更胜一筹。

  已经大战四五十回合的鲍隆卞喜二人已经有些气喘吁吁,他们可不是绝世武将,没有足够的体力支撑他们大战几百回合。

  卞喜心想不能再这么下去了,没想到这个敌将有些本事,那我也得拿出自己的真本事。非让你看看老子到底是为什么称得上张曼成麾下第一勇将。

  “就是现在,吃我一锤!”卞喜从马背上取出流星锤,仍向了鲍隆。

  “啊!贼子安敢偷袭!”鲍隆一时反应不过来,只得勉勉强强侧身闪躲,最后流星锤还是砸中了鲍隆的肩膀。

  鲍隆看见冲上来的卞喜,心中大慌,不免想到,难道自己今天就要死在这了吗?

  突然鲍隆急中生智,把自己手上的九曲镗当暗器扔出。

  卞喜看见以后,不屑的说道:“雕虫小技!你以为你卞喜爷爷的本事那么容易学吗!”

  卞喜很容易的躲过了九曲镗,然后回过神发现鲍隆已经趁机跑远了。这才发现自己上当了,脸色铁青,心中不甘地纵马追去。

  另外一旁,陈应看见鲍隆久战不能拿下卞喜,心中难免担忧。不希望自己的好兄弟死在这里。然后便向赵范请战,最后赵范拧不过陈应,并且也不想失去鲍隆这个得力助手。也同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