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一十二章 想打架的马殷

发布时间: 2019-06-05 14:38:27 作者: 诛晓

  “陛下前面就是寿春城,守将是袁术手下第一大将纪灵纪伏义,此人有勇有谋。要不是由他主持大局,我等早就攻下寿春城!”

  说话的这人长得虎背狼腰,铃眼鳄嘴,手中一把金背大砍刀,看上去好是威风。这人便是享名已久的黄巾军第一猛将管亥。

  而管亥口中的陛下正是马楚政权的皇帝马殷,也就是朱晓的老同学金力。

  马殷听到后,有些兴奋着挥舞了几下手中的马槊,言语中透露着跃跃欲试的口气开口说道:“即然被管亥将军如此夸赞,看来这纪灵是有几分本事,等会就让朕亲自领教领教所谓袁术手下第一大将的本事。”

  “这可万万不行,陛下是万金之躯,像战场厮杀这种事情还是交给像我这样的将军做。”管亥拍了拍自己的胸膛,毫不迟疑的拒绝了马殷的要求。

  马殷看见管亥拒绝自己的要求,有些烦恼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自从马殷登基称帝以后,越来越开始只对武艺这方面感兴趣,虽然武艺日益提升,不过又没有一展拳脚的舞台,再加上张角等人处处设置的限制,让马殷这段时间过得并不快乐。

  一旁专门过来监视马殷的张白骑站出来说道:“管亥将军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战场厮杀怎么就轮不到陛下啦!众所周知陛下天赋过人,武艺高超。难道还打不赢区区袁术手下的第一大将吗!”

  马殷听到张白骑站出来替自己说话,连忙开口赞同:“白骑说的没错,难不成管亥将军真的是瞧不起我吗!”

  管亥听到马殷这么说,皱了皱自己的眉头,心中对马殷的印象直线下降。一旁的张白骑看着这一幕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不过就算管亥对马殷的印象不怎么好,但是管亥还是公事公办的说:“陛下所言不对,就事论事的说,当兵的就是用来打仗,自古以来哪有什么道理是让皇帝自己上前线打仗!”

  一旁的张白骑嘴角直抽,没想到眼前的管亥竟然如此耿直。自己推马殷出阵,一方面是打算让马殷在纪灵手下碰个钉子,要马殷在士兵面前丢掉面子,另一方面也是看准了管亥耿直的性格,蓄意挑动二人的矛盾。

  可张白骑没有想到管亥简直是太耿直了,马殷话都说到那个份上,竟然还挡着马殷出战,这样下去可不行如果马殷真的不出战,就没有一场失败定义马殷在士兵心中的地位,就不能彻底把马殷定义成一个吉祥物。

  要知道哪怕马殷只是一个傀儡皇帝,毕竟也是个皇帝,特别马殷本身武艺也了不得,一般的武将还不是马殷的对手。所以张白骑才处心积虑让马殷首战对抗名将纪灵。像纪灵这种久经沙场的老将,任由马殷的天赋再高,也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与纪灵相抗衡。

  士兵可不知道什么虽败犹荣,他们只会看见被纪灵打败的马殷。

  所以张白骑立马反怼管亥:“管亥将军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我们马楚政权是崛起于百姓,自然不会像以前的那些贵族一样高高在上,陛下打算身先士卒更是区别于那些该死的贵族的标志!我张白骑双手赞成陛下出战,如果管亥将军实在不放心陛下的话,那就请管亥将军亲自出阵,为陛下压阵便可!”

  “白骑说的没错,将军尚可身先士卒!皇帝为什么就不可以身先士卒啦!寇可往,吾亦可往!”马殷高举双手呼喊道。

  而一旁的张白骑差点就笑出了声,寇可往,吾亦可往,你可真是个天才,怎么是把管亥比做了一个贼寇,就算管亥本来也是个贼寇,但现在好歹也算得上你名义上的手下,你把他比做贼寇,你岂不是土匪头子?

  管亥则一脸茫然,他不像张白骑一样,虽然都是泥腿子出身,但张白骑后来受过落魄秀才出生张角的调教,肚子里还是有一点墨水。而管亥完全就是大老粗,字都认识不了几个。完全不懂什么叫做寇可往,吾亦可往。

  马殷刚举了一会儿手臂后,看见没人响应他,有些尴尬的自己放了下来。心中有些恼火众人不给他面子,但他不知道的是要不是管亥文化水平太低,无法理解他的寇可往,吾亦可往的含义,不然的话恐怕马殷就要弄巧成拙、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啦。

  最后管亥思考了老半天,总算松口点头同意了。

  “即然陛下如此执意,那俺也陪陛下疯一把。”

  看见终于松口的管亥,马殷也松下了一口气。心想总算如自己一次愿,当了这个皇帝可真是不舒心啊,一开始处处受张角的摆弄,现在看来像管亥这样的统兵大将也不买自己的帐,还不如之前没当皇帝的自在来的好。

  马殷想到这里有些心灰意冷,不过随后又打起精神,心中暗自较劲,所有看不起我的人等着瞧,这次我就要打出自己的名望,看我把纪灵打败以后,在士兵中树立起自己的声望,我看谁还敢像之前那样随意拿捏我。

  接着马殷对管亥点点头说道:“那就麻烦管亥将军。”随后紧握手中的马槊,拍马出阵。

  走到寿春城城下,高声喊道:“城墙上的鼠辈听着,我就是马楚政权的皇帝马殷,今天朕亲自出击,定叫尔等见识一下我马楚的兵强将盛!如果识相的话,速速开城投降,朕便饶尔等不死。不然的话你们就只能下地狱去怪刀剑不长眼。”

  城墙上的纪灵吃惊的说道:“下面的人刚才说什么!”

  纪灵旁边一名武将打扮的人惊喜的说道:“将军他刚才说他是马殷,就是黄巾道搞出来的马楚政权的皇帝!这可是送上门的大功啊!”

  另外一边也有一名武将打扮的人站出来,如果朱晓在这里的话应该就认得出来这就是之前在庐江城跑掉的刘勋。

  刘勋当初一身狼狈的逃到了庐江城,却没想到被朱桓夺走了。刘勋当即灵光一闪,趁着夜色跟亲兵换了衣服,然后让众人化整为零,各自逃命去了。最后还真的让刘勋逃出了生天。

  刘勋回道袁术身边的时候,袁术得知庐江城失守的消息,顿时火冒三丈,原本打算直接把刘勋砍了。

  幸亏刘勋来找袁术之前,四处发动关系,为自己说好话、开脱责任,并且黄巾军当时来势汹汹,袁术急于用人,最后才饶了刘勋,让刘勋跟着纪灵镇守寿春城戴罪立功。

  “没错将军,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虽然都说马楚政权的皇帝是个傀儡,但好歹也是黄巾道的头面,堂堂的皇帝还是没有人敢冒充的,城下这个即然说自己是马殷,恐怕就是的了!”刘勋站出来说道。

  纪灵一巴掌拍到身旁的城砖上,然后大喜道:“说的没错,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荀正、刘勋你二人随我出战,到时候我缠住管亥,你二人定要抓紧机会斩杀马殷,到时候马殷一死,寿春城之围自然就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