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一十章 鼠辈

发布时间: 2019-06-03 15:13:32 作者: 诛晓

  “兄弟们援军已至,今天我们就把多日以来的耻辱还给这些蛮人!”

  姜武首当其冲,杀在了最前面。随后在木鹿大王军中横冲直撞,白狮烂银枪之下无一合之敌。

  和姜武一起冲出来的还有刑道荣,邢道荣自从上次被朱桓俘虏以后,并没有像越兮一样坚贞不屈,而是直接投降了。

  但朱晓因为忌惮邢道荣反复无常,却又舍不得邢道荣的一身武艺。只好一直把邢道荣晾在一边。

  直到姜武出征南蛮,朱桓提议带上邢道荣,只要邢道荣还有一点廉耻之心,起码是不会投靠南蛮的。毕竟在湘地一直都是汉人为主,叛变投降已经很没有面子,如果投靠蛮人更是羞耻。一般平头老百姓或许感觉不到什么,但是作为曾经的荆南五虎将之一的邢道荣肯定是受不了这样的耻辱。

  邢道荣扛着大斧,虽然也算得上在冲锋陷阵,不过邢道荣一直游走在边缘,更像是在消极怠工。

  刑道荣就在战场边缘上一边挥舞着大斧砍死了几个不长眼的蛮兵,一边悠哉悠哉的散步。随后在旁边冲出来一名彪形大汉后,打破了邢道荣宁静的生活。

  “可恨啊,象兵竟然失败了!木鹿大王那个王八蛋竟然先跑了,回去以后一定要找大王,让大王为我讨回公道!现在此地不宜久留,我得速速突围。”

  那名彪形大汉一路躲躲藏藏,专挑人少的地方走,正好撞见了消极怠工的邢道荣。心中暗骂:前面拿的大斧的大汉看着好像不好对付,这么倒霉吗。不行,再绕路的话,恐怕就夜长梦多了。我就不信汉人大将没事,不去战场正中心杀敌建功,跑到这个边缘欺负小兵,肯定就是个样子货。

  想到这里彪形大汉鼓起勇气,抽出一把截头大刀。

  “无胆汉贼休要欺负小兵,快来和你忙牙长大爷过过手!”

  百无聊赖的邢道荣看见冲过来的忙牙长,顿时心中无名之火就直接冒了出来。

  “奶奶的,你邢道荣大爷懒得和你们争锋,在这里混时间,你们可好,不仅不思感恩!还主动找上门来,难道把我邢道荣当软柿子捏吗?今天就让你这个没见过世面的蛮贼见识一下什么叫做荆南五虎将的实力!”

  邢道荣直接手持大斧一记横扫千军劈了过去,当的一声砸到了忙牙长的截头大刀上。

  巨大力道碰出的声响,还在忙牙长耳边回荡。忙牙长心想坏事了,没想到自己猜错了,眼前的这名汉人不仅不是样子货,似乎比自己还更强一两分。

  叮,玩家朱晓你手下将领邢道荣与敌将忙牙长交手。

  邢道荣

  武力:83

  统率:61

  智力:32

  政治:25

  忙牙长

  武力:79

  统率:46

  智力:25

  政治:11

  哎呀,邢道荣竟然和忙牙长交上了手,看来凤凰城那边有变。远在宝庆城的朱晓心中想道。

  二人交手了四五个回合后,忙牙长已经明确了解了眼前的汉人的确比自己还要强上一两分。

  只好苦涩的开口:“这位将军是我有眼不识泰山,要不我这就退下,您接着在这里散步吧,就当我没来过!”

  邢道荣听状更是把手中的大斧挥舞得虎虎生威,压的忙牙长喘不过气来,并且趁机一口老痰吐在了忙牙长脸上。

  “我呸,你个蛮贼说打就打,说不打就不打,好大的口气!到底是你把自己当成一回事了!还是不把我邢道荣当成一回事!今天我非把你活捉,带回去领赏!”

  忙牙长看着“得寸进尺”的邢道荣,心中满腔的怒火,却又无可奈何。并且还要强忍着脸上的恶心,继续和邢道荣打斗。

  打了四五十个回合后,忙牙长的双臂被邢道荣震得发麻,动作越来越开始跟不上节奏,邢道荣乘胜追击反手一斧把忙牙长拍下了马。然后用大斧抵着忙牙长的喉咙,让忙牙长不敢动弹。

  “哈哈哈哈!看你一身打扮,肯定在蛮人中身份不低,这次把你活捉,立下大功,我倒是要看看谁还敢打压我!”

  此时的邢道荣眼神开始重新焕发光芒,似乎找回来之前身为荆南五虎将的风光的一面。

  …

  沙摩柯、姜武两方人马合力剿灭了来不及逃跑的木鹿大王麾下的蛮兵以后,坐在木鹿大王的大营中。

  解缙站出来开始介绍双方。

  “姜武将军,这位就是沙摩柯大王,这次多赖沙摩柯大王相助,才解了象兵之困。沙摩柯大王,这就是姜武将军,这次讨伐孟获的主将。”

  姜武站起身子,对沙摩柯抱了抱拳,开口道谢:“多谢沙摩柯大王相助!”

  沙摩柯也站起身子回礼:“都是小事,姜武将军无需挂在心上。况且之后的战斗还要和姜武将军多多合作。”

  “哈哈!当然没有问题,沙摩柯大王尽管放心!”姜武拍拍胸膛保证的。

  “那两位恭敬的话就到此结束了,我们还是先商量一下接下来怎么对付孟获!”

  沙摩柯立马点头同意,毕竟孟获才是他的心腹大患,沙摩柯早就迫不及待的想对付孟获,好重返南蛮。

  姜武当然也没有意见。

  解缙继续说道:“此番击败的是孟获最依仗的军师,号称南蛮第一智者的木鹿大王,虽然胜了一场!却看不见孟获的身影,着实让人感觉奇怪!按理来说,孟获应该全力对付姜武将军。”

  姜武站出来解释道:“这个我倒是知道一二,根据我多次派出去的斥候收集到的情报上说,孟获攻陷祝融城以后,发现祝融城多次与我军货贸交易积攒下来的财富,让孟获大为心动!连忙带上自己的弟弟孟优和亲信三洞元帅金环三结等人转移财富到自己的部落,并且支开了兀突骨。后来兀突骨知道情况后,眼红不已,差点因此和孟获闹翻,现在他们双方还在扯皮。”

  解缙听闻连连拍手:“好一群鼠目寸光的家伙,竟然为了一时之利,差点闹崩!沙摩柯大王,看来重振五溪族,指日可待!”

  沙摩柯也哈哈大笑起来,仿佛看见了五溪族重振往日风光。

  这时帐外突然传来一声叫喊。

  “姜武将军,我活捉了一名蛮族大将。”

  邢道荣从帐外进来,一把把绑成粽子的忙牙长摔在了帐中央。

  沙摩柯定眼看过去,惊讶的说法:“这不是忙牙长吗!论亲信程度,在孟获手下比金环三结等三洞元帅,还要高上一分。完全就是孟获的家奴。”

  “忙牙长,这个名字我有印象,夏王殿下说过,可不是之前击杀祝融族带来大王的家伙!邢道荣校尉这次你可是立下了大功。”姜武也惊讶的开口说道。

  邢道荣听到姜武和沙摩柯的言语后,心中更是火热。没想到自己活捉的蛮将,还有几分来头。接着连忙谦虚了几句。

  摔在地下的忙牙长,听到众人不把他当回事,当即骂骂咧咧吵了起来。

  解缙厌恶的看了一眼忙牙长,挥手示意让人把他拖下去关压。

  “忙牙长应该是孟获派过来监视木鹿大王,看来说是最倚仗的军师,孟获依然是不放心,真是鼠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