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一百零九章 危险解除

发布时间: 2019-05-22 13:59:45 作者: 诛晓

  此时解缙、沙摩柯二人并肩走在最前面谈论着。

  “解缙先生,前面不远就是凤凰城的区域了!”

  “嗯,不知道现在姜武将军那边进展的怎么样?”

  “解缙先生放心,孟获他们的本事,我还不知道吗!当初要不是他们凭借着家底比我厚,活生生把我拖垮了,要不然鹿死谁手还不一定!”

  “嗯,以沙摩柯大王的本事很正常!”

  一个传信兵走过来说道。

  “报,大王我们抓到一名汉人,他说他是姜武派遣的斥候,有要事相报,要求见解缙先生。”

  沙摩柯看了一眼解缙,见到解缙点点头,然后开口说:“那就把他带进来了吧。”

  接着一名汉人紧跟着之前的那名传信兵走了过来。见到以后解缙,连忙开口说道:“小人奉姜武将军之令,一直在凤凰城与大庸城边界上等待解缙先生带来的五溪族援军。如今有要事相报,姜武将军进入凤凰城以后碰见木鹿大王率领大象阻击,大象如同庞然巨物,姜武将军不懂破敌之法,只好改变战策,扎营挖坑,先行保存实力,等待援军。”

  “啊!差点忘记了还有大象,没有见过大象的人,的确很难对付大象!不过现在不要紧了,我很快就会带着破象之法,去支援你们姜武将军!”沙摩柯在一旁抢先说道。

  解缙向沙摩柯拱手,开口说道:“如此就好,缙绅先在这里谢过沙摩柯大王,打败木鹿大王的大象,就全依仗沙摩柯大王了!”

  沙摩柯挥挥手表示:“这都是小事,破象之法十分简单,只是外人不知。”

  …

  “解缙先生、沙摩柯大王,前面就是姜武将军驻扎的营地。”

  沙摩柯点点头,然后扭头对自己的手下说:“儿郎们,准备好了吗?”

  接着就看见沙摩柯的手下在自己的身上开始涂抹一些绿色的药膏,身上开始涌现出一股异味。绿色的药膏的材料大多都是从路旁的野草,药膏也是现场现磨的。

  “大王,我等准备好了!”

  沙摩柯扭头看见一脸不都懂的解缙,然后开口说道:“凤凰城的大象生活已久,我们平时观察大象都是蔬菜、水果、树叶之类的,曾经有人想用野草喂大象吃,可是大象不吃。有一次有人把一些野草混进大象的食物里面,接着吃了混有野草食物的大象,就会突然显得特别狂躁!久而久之,一些祭司发现了这种能让大象变得狂躁的野草,磨成药泥,涂抹在身上而发出来的气味,让大象十分厌恶,除非是主动去伤害大象,不然的话大象是绝对不会靠近涂抹药泥的人,并且还会敬而远之!所以我们等一下只要不主动伤害大象,就可以让巨鹿大王手下的象兵失控,失去象兵的木鹿大王,根本不足为虑!”

  解缙这才恍然大悟的点点头:“原来如此,沙摩柯大王不知道像这样的药草常不常见?”

  沙摩柯叉腰哈哈大笑:“解缙先生,你说常不常见!这满山遍野的都是的,不过出了凤凰城,便很难遇见了!在凤凰城的话,不想见到都很难!”

  解缙眼中闪过一丝精光,暗暗的注意着。

  …

  “儿郎们,重回家园的时候到了!随我杀,咱们回家!”

  沙摩柯一脚跨上一头长相似熊,脑袋上却多了一个角,浑身通黑,血瞳大眼的异兽,冲在了最前面。

  如果朱晓在这里的话,绝对要吐槽,怎么你们南蛮的异兽就这么不值钱吗?稍微有点身份的,都有一头。孟获的独角牦牛,祝融夫人的白虎,木鹿大王的大象,兀突骨的银甲犀牛以及玄黑豹,现在又要加上沙摩柯的怪角黑熊。比起朱晓简直豪华的太多,朱晓手下除了姜武的白马驹,从越兮手上抢过来交给朱桓的风行驹,就没有第三头拿得出来的名马。

  “大王不好了,外面出现了一大堆人,为首的好像是沙摩柯!他们浑身上下涂满了药泥,那股味道隔老远,就让大象浑身不舒服,现在狂躁不安!”一名普通的蛮兵急忙的找到木鹿大王。

  木鹿大王猛然的拍了一下椅子,然后生气的说道:“该死!没想到沙摩柯这个时候回来了,并且直接向我们发起进攻,时机这么凑巧,看样子沙摩柯他是打算和汉人一起回来!和汉人合作,真是一个该死的叛徒!最可恨的是,他一定会把大象的克制之法交给汉人,到那个时候恐怕象兵就很难再发挥作用了!”

  这时又冲出一名蛮兵带着哭腔的,跪倒在木鹿大王面前。

  “大王大事不好了,沙摩柯已经杀到大门口来了!沙摩柯坐下的怪角黑熊几巴掌就拍碎了营门,他们冲进来以后,大象就完全失控了,活生生的冲垮了营地,四处逃散去了!”

  “那还愣着干什么,快组织儿郎们撤退,不然等到汉人也杀了出来,到那个时候怕是插翅也难逃!”

  冲出营帐的木鹿大王,手放到嘴巴前面,吹了一段古怪的口哨。结果从远处竟然跑回来一头大象。跑到了木鹿大王的面前,安静的蹲了下来,木鹿大王慈祥的摸了摸大象。

  “不愧是我的宝象,很通灵性,虽然也厌恶这些气味,但是听到我的召唤,还是回来了!”

  就在木鹿大王得意洋洋的时候,沙摩柯已经杀到了木鹿大王的身后。

  “木鹿大王你个白痴,弄出了这么大的声响叫回你的大象,竟然还不抓紧时间逃跑,还在这里感慨!今天就让你下地狱慢慢感慨!”

  木鹿大王去扭头一看,看见了沙摩柯,咬牙切齿的说道:“该死的叛徒,你既然和汉人合作,像我这么多天的努力化为了泡影!”

  沙摩柯重重地哼了一声:“不知道当初是谁先和汉人合作的,难道你们忘记雍闿了吗,你以为你们不说,你们就没有做吗!”

  木鹿大王吐了一口唾沫说:“雍闿已经死在了孟获大王的手上,雍闿这个汉人不过是孟获大王利用的工具,没有了利用价值以后,就不需要存在了!”

  沙摩柯看见身旁此时没有汉人,解缙这个文人根本没有打算上战场,留在了后方。然后叉腰哈哈大笑的说道:“刚好我也是这个打算!”

  木鹿大王不屑的说道:“就你那个脑子,不被汉人坑到死,就算好的了!还痴心妄想,打算利用汉人!”

  “你,你竟然敢瞧不起我!哇呀呀!吃我一刀!”沙摩柯听到木鹿大王羞辱性的话语,气红了脸庞,直接暴起砍了过去。

  结果被木鹿大王的大象一鼻子给打歪了,接着木鹿大王的亲兵拖延了孟获一下子,木鹿大王趁机骑上宝象逃跑了。

  “木鹿大王,亏你还号称南蛮第一智者,竟然不战而逃,真是羞耻!”

  木鹿大王头也不回的,远远的飘来一句话:“我本来就是智者,为什么要跟你硬碰硬!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吗!哈哈哈哈!”

  沙摩柯看见趁机逃跑的木鹿大王,只能望洋兴叹,最后只好拿木鹿大王的手下发气,杀的他们丢兵弃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