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一百零八章 班师回朝

发布时间: 2019-05-20 23:14:58 作者: 诛晓

  “跑的这么慢,你是没吃饭吗!给老子闪开,让我来!”朱晓一把推开旁边搬着楼梯的士兵,把楼梯扛在自己肩上,冲下了丹阳城。

  朱晓一手拿着盾牌,挡到自己的头上,另外一只手拿着长枪,甚至背后都背了几把长枪。每次撑着丹阳城守兵攻击空隙的时候,像扔标枪一样,刷刷的扔出手中或者背后的长枪,连续刺死了好几个,有几个倒霉蛋,甚至被朱晓的长枪一枪串在一起,就像烤串一样。

  “这就是入流武将的实力,真是过瘾,浑身上下有使不完的力气!并且这还是最弱的三流武将实力,突然有点渴望更强大的力量。

  自从上次得到明成祖英魂,实力直接晋升为入流武将,可惜就碰见了陈宫,处处管得老子!什么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一直不让老子在战场上实践自己的实力!要不然就是敌人被自己的手下一早就解决掉啦,根本没有出手的机会。

  幸亏这次,陈宫被我以无人看守营地为由,甩到了一边!要不然又只能在后面,百无聊赖的看着!哈哈哈哈!”朱晓痛快的大吼着。

  不过朱晓痛快了,可是苦了一旁的吕方、郭盛,生怕朱晓出个三长两短。

  “郭盛老弟,我先走一步!去城墙上教训那群该死的守兵,就麻烦老弟看着夏王殿下!”

  “好的吕方哥哥,哥哥就放心的去吧,只要我没死之前,绝对不会让夏王殿下出个三长两短!”

  吕方接着就如同猿猴一样,身手十分矫捷,几下子就爬上了城墙。一跃而起,空中的时候把之前抓在手里负责格挡的盾牌扔了出去,砸中站在最前面负责阻拦吕方的士兵。

  扑通一声,最前面的士兵直接被砸飞,并且接连撞到身后的四五人。一口鲜血喷得老高,要不是吕方身手敏捷,就全喷到了吕方的身上。虽然最后吕方身上还是沾了不少鲜血,不过这样衬托出来吕方的一身杀气。

  接着吕方从身后抽出方天画戟,横扫一大片士兵。在这种最普通的基本士兵,在吕方这种一流武将面前,根本没有还手余地。特别是城墙上这种人数根本施展不开的地方。

  士兵想在城墙上阻拦强大的武将,最起码也要达到中级兵,并且懂得结小范围阵形,祖郎他们就是被身为高级兵的丹阳精兵结阵拦了下来。但是吕方眼前的如同一盘散沙的基本士兵,只能说是待宰的羔羊。

  要不然的话就是派同等级的将领遏制住对方的将领,比如魏延就是被太史慈拦助的。而刘繇已经没有拿得出手的武将。

  所以这段城墙很明显拦不住吕方。

  朱晓突然感觉头上一阵轻松,就知道吕方已经在城墙上站住了跟脚。

  接着朱晓等人连忙加紧脚步,直接一口气登上了城墙。

  朱晓长枪一指,高声说道:“将士们,建功立业的时候到了!”

  薛礼、于糜这两个刘繇最后的武将及时发现登上城墙的朱晓等人,连忙带人冲了过来。

  “敌将休得猖狂,我来会会你!”

  “干掉他们俩,不要活口,我先杀破了他们的胆子,我看谁还敢反抗!”朱晓下令到。

  接着吕方、郭盛露出残忍的笑容走向薛礼、于糜。

  两柄方天画戟共同刺出,相依相随。薛礼、于糜二人连忙举枪横挡。

  当的一声,薛礼、于糜二人从长江上感觉一股巨力,虎口俱疼。

  吕方、郭盛接着就是一勾,把薛礼、于糜二人的长枪钩拉过来。

  最后就是两道血光冲天,薛礼、于糜二人无力的躺下啦。

  叮,恭喜玩家朱晓您手下将领吕方、郭盛斩杀敌将薛礼、于糜。

  “两位将军都死了,快跑哇!”

  剩下的丹阳城守兵一拍而散。

  …

  “主公,不好了!”太史慈一身带血的冲进了太守府。

  刘繇看见突然回来的太史慈,内心突然传到了空中,慌忙的问道:“子义你怎么在这,难道城门已经有失?”

  太史慈点了点头:“是的,一段城墙已经被攻破了,好像是朱晓亲自带人冲破城墙!丹阳城已经不宜久留,不过我已经把所有的丹阳精兵带了回来,主公我们先逃吧,只要还有丹阳精兵,就有卷土重来的机会!”

  一开始刘繇听见丹阳城不保,一下子无神了,瘫坐在椅子上。不过听到丹阳精兵,眼中的火焰又重新燃烧起来。

  “没错,我还有丹阳精兵!我还没有输,总有一天我会回来的!子义,我们走!”

  太史慈坚定的点点头:“遵命主公,有我在,今天没有人拦得住我们!”

  随后太史慈带着刘繇,选择从陈式那边开始突围。

  陈式看见来势汹汹的太史慈,直接下令不与其硬碰硬。让太史慈等人很轻松的突围出来。

  接下来的战争就很简单了。

  …

  “恭喜毌丘俭太守,总算得偿所愿,拿下了丹阳城!”朱晓走向毌丘俭。

  “哈哈哈哈!这还多亏了朱晓太守的相助,如果没有朱晓太守,我也不可能这么轻松的拿下丹阳城!”

  “过奖啦毌丘俭太守,拿下这丹阳城的确比武昌城难的多,当初在武昌城的时候,独自一人攻下武昌城,都没有与毌丘俭太守攻下丹阳城的损失大!”此时的朱晓挑了挑自己的眉毛,似笑非笑的看着毌丘俭。

  毌丘俭当然也明白朱晓想要什么,连忙打起哈哈来。

  “那可不是吗!还是朱晓太守好运气,那武昌城要精兵没有精兵,要猛将没有猛将,哪里比得上丹阳城。”

  朱晓脸色一沉,接着开口说:“毌丘俭太守说的也有理,不过我们也要各取所需啊,总不能白忙一场!”

  毌丘俭这时深以为然的点点头:“没错,不能让别人白忙一场!士燮太守这次也出力很多,要不是有士燮太守牵制住刘表,我们也不可能这么顺利。偏偏我们两家都各获得一座城池,而士燮太守却没有半分收获。朱晓太守要不由我出面,给士燮太守准备一份回礼,朱晓太守你觉得怎么样?”

  朱晓沉思了一会儿,最后还是点点头。

  “那就麻烦毌丘俭太守!今天就到这里吧,先不聊了,我去处理一下军队的事。”朱晓又向毌丘俭拱了拱手,然后转身离去。

  …

  “禀告夏王殿下,此次出征宝庆,我军大概损失达到一万余人,算上接纳的降兵,总体来说可以算得上无损失,大军依然保持在四万多人。”陈式此时向朱晓汇报着战况。

  朱晓点点头:“全赖诸位将军助力,让这次全胜而归!”

  “夏王殿下过奖啦。”

  “也到班师回朝的时候了,陈式听命,我命领你率领五部人马,镇守武昌城,李异、谢旌协助。等过段时间后,我为你调来支援资金,可以扩张至十部人马。其他人随我班师回朝。”

  “我等领命。”

  随后朱晓就向毌丘俭告辞,班师回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