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一百零七章 强攻丹阳城

发布时间: 2019-05-20 22:05:10 作者: 诛晓

  “朱晓太守,我们已经猛攻丹阳城多日,却毫无进展,这可如何是好?”毌丘俭摊摊手无奈的说道。

  朱晓看着面前的毌丘俭,心中不屑的想到还没有攻下来丹阳城,还不是因为你自己都不出全力。现在就开始玩起心机,作为两破高句丽的名将,对付如今这个状态的刘繇,不可能这么不堪,更何况丹阳城也算不上城高墙厚的坚城。明显就是毌丘俭看见朱晓大半时间在出工不出力,心中不平衡,暂缓了准备强攻丹阳城的打算。

  朱晓摇摇头说:“是呀,如今可如何是好?士燮那边也缠不了刘表多久了,我们面对只有刘繇的丹阳城都不能攻下,如果等到刘表也过来,恐怕想攻下丹阳城更是难上加难!”

  毌丘俭看着故作叹息摇头的朱晓,皮笑肉不笑的说:“对呀,到那个时候恐怕就得多依仗朱晓太守了,我等作为盟友,自当要互相互助,更何况朱晓太守这种和孙坚一样信守承诺的人。朱晓太守到时候可以以武昌城为基础,对付刘繇、刘表联军也比我们更方便一些,朱晓太守您说是不是!”

  朱晓嘴角抽搐几下,应声回答道:“我等身为盟友,自然会帮助盟友到底,毌丘俭太守无需怀疑这一点!”

  毌丘俭点点头说:“我当然不会怀疑,我就是害怕孙坚容不下朱晓太守,听说银城那边还专门留下程普防备着朱晓太守,这可不是什么友好的标志!万一哪天孙坚把之前突然冒出来的什么南陈,处理好以后,对朱晓太守的鹤城起了什么非分之想,而朱晓太守又远在宝庆城,那可怎么办?”

  行,你威胁我,我的确现在不能和毌丘俭撕破脸皮,我先忍着,朱晓心中暗想。朱晓表面上不失尴尬的露出微笑,开口说:

  “多谢毌丘俭太守提醒,现在看来继续拖下去,对我们两方都没有好处,要不然我们两方都全力出击吧!”朱晓对毌丘俭拱手提议道。

  “在下正有此意,如今更是得到了朱晓太守的保证,看来攻破丹阳城的日子不远了!”毌丘俭得到朱晓的让步以后就已经心满意足啦,毌丘俭可不幻想朱晓会一个人扛着攻打丹阳城,那样造成的损失可不小,完全足以让朱晓撕破脸皮。

  …

  丹阳城城墙外很快燃起一片战火,朱晓和毌丘俭连续猛攻了三天,双方损失都达到了四五千人。

  第四天

  “陈式何在!”朱晓在战场上咆哮着问。

  “禀告夏王殿下,陈式将军已经多次组织部队登上城头!”

  “祖郎、鄂焕去哪了!”

  “夏王殿下,我在这。我已经跟随陈式将军多次登上城头,但是次次最后都被上次遇见过的丹阳精兵,赶了下来!祖郎将军那边也差不多,现在陈式将军、祖郎将军还在城墙底下收敛着溃兵,准备再次卷土重来!”灰土土脸的鄂焕突然钻了出来,对朱晓说的。

  “又是该死的丹阳精兵,大概还有多少丹阳精兵!”

  “大概一千人左右,祖郎将军为了对付丹阳精兵,想尽了办法,今天更是拼了命的指挥士兵往上填,所以今天我们已经损失了两三千士兵,远超前三天,不过丹阳兵损失不过百!”

  “我去,一比二三十的战损比,就算丹阳精兵仗的有城墙,区区千余丹阳精兵,也不该打得这么惨!”

  “夏王殿下也没有那么夸张,我们还斩杀了丹阳城普通士兵大概五六百人,并且魏延将军趁着丹阳精兵被我和祖郎将军牵扯住,趁机发动突袭,差点就攻破了丹阳城,要不是太史慈突然赶到,我们现在就可以在丹阳城庆攻了!”

  “蚂蚱,毌丘俭去哪里了!叫他把文鸯调过来,一起和魏延上!你接着和祖郎去牵扯丹阳精兵!”

  鄂焕连忙摇摇头说:“夏王殿下您太小瞧丹阳城啦,四面城墙布置都有丹阳精兵,魏延将军突袭的地方也只是距离城墙显得有些偏远的角落处。陈式将军、祖郎将军、毌丘俭太守以及文鸯将军各负责牵制一处丹阳精兵,无力支援魏延将军!”

  朱晓只好挥挥手:“行了,行了!你赶快去陈式那边,协助陈式。吕方、郭盛你们跟着老子,一起去丹阳城城下看一看,我到底要看看丹阳城是不是固若金汤!”

  吕方、郭盛二人显得有些犹豫,对视一眼后支支吾吾的说:“夏王殿下,我们在这不是也可以观察情况吗!到丹阳城城下实在是太危险了!”

  “老子看个蚂蚱,隔得远又远,老子说要走近看,去战斗最激烈的地方的地方!”

  “可是陈宫军师之前千叮万嘱,不让夏王殿下涉险!”

  朱晓反手一耳巴扇在吕方、郭盛后脑勺,然后说:“谁才是夏王!老子说什么你们不听了是不是!我告诉你们老子从桂阳城开始从尸山血海中爬起来,如今贵为夏王,更是要以身作则!怎么你们武将出身,都不肯陪老子去走一趟,是越活越回去了吗!”

  吕方、郭盛听到朱晓这么说,当即憋红了脸,然后开口说道:“夏王殿下如此豪杰,我二人就算拼尽性命,也要保护夏王殿下周全!”

  朱晓拍了拍马背,然后大声说道:“好,这才是我等男儿应有的风采!持戟羽郎军何在!”

  “我等在此!”

  “今天就跟着老子,让天下人知道持戟羽郎军可不是摆起来的花架子,今天挡我者死!”

  “遵命!挡我者死!”

  …

  朱晓随后带着持戟羽郎军,四处游走,希望找到薄弱之处,一举攻下丹阳城。

  “这边的人是不是发疯啦,我们才靠近一点点,火油、滚木、礌石就像不要钱一样的砸了下来!火油就差那么一点点就把我烫伤了!”郭盛在旁低声的抱怨着。

  听着郭盛的抱怨,朱晓突然灵机一动。

  “不对,这里有鬼!像他们这样不要钱的扔火油、滚木、礌石,就算丹阳城的储备再多,也经不起他们这么消耗!这段城墙绝对是虚张声势,肯定是上面有人事前直接先堆好,一看见有人就全部放了,想着虚张声势吓退我们!他们用完一次,肯定需要半天才能放第二次!”

  一旁的吕方、郭盛显得有些呆萌,然后开口说道:“夏王殿下,您的意思是不是就是攻打这里!”

  “没错,再派几个人告诉其他人,同一时间猛攻,不要停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