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一百零五章 五溪蛮

发布时间: 2019-05-19 14:20:21 作者: 诛晓

  “不想出办法,解决掉对付大象的问题,恐怕我们这次只能无功而返!”逃出生天的姜武找到李恢后,开始商讨对策。

  “姜武将军,我在想大象既然如此强横,没有理由,孟获一直留到如今才拿出来对付我们!要知道以大象的高度,像祝融城那样的县城,是根本抵挡不住!并且祝融族没有大象,那祝融族到底是凭借什么让孟获没有拿出大象。我猜想是祝融族早就对大象知根知底,并且寻找出了一套对付大象的方法!所以在之前孟获与祝融夫人的争斗的时候一直没有拿出大象。而我们初来乍到,根本不知道怎么对付大象,所以才拿出来。”李恢扶腮说道。

  姜武听着点点头:“李恢将军你说的应该没错,但如今祝融夫人远在吴郡城,远水解不了近渴。我们如今更关键的是,想出祝融夫人他们倒是怎么对付大象的!要知道大象实在太恐怖了,我带领着整整一部兵马,在百余头大象面前根本毫无还手余地。哪怕我拼尽全力,也只能杀了四五头。况且他们见识到我的个人武艺之后,肯定也会想出办法阻碍我,下次的话想再猎杀大象,恐怕难上加难了!”

  这时在姜武身边的刘武走了出来,开口说道:“姜武将军,有件事我觉得应该说一下。就是我曾经跟随夏王殿下在牂牁城对抗孟获的时候,曾经遇见过善于驱动野兽的兀突骨,当时祝融夫人就是用一种药粉对付的那些畜生,所以我觉得那些大象应该也会畏惧祝融夫人的药粉。”

  姜武摇摇头叹气,叹息的说:“就算祝融夫人是用药粉对付的大象,可我们又去哪里找药粉呢?根本上还是没有解决这次应该怎么对付大象的问题!难道这次只能灰头土脸的回去,找祝融夫人要到药粉以后,再卷土重来。”

  “唉,这次遇见了大象,那下次就会遇见什么?说到底我们还是因为根本不熟悉南蛮的情况。这个时候偏偏祝融夫人重伤在床;祝融老王身体年迈,并且忧心祝融夫人。他二人怕是不可能跟随我们出征南蛮,没有人为我们引路,碰见像大象这样南蛮独有的手段的时候,只能无可奈何。”李恢摇摇头说道。

  “啊!有了!”姜武突然站起来拍手说道。

  刘武见状高兴的问道:“姜武将军,你是有办法对付大象了吗?”

  姜武摇摇头说:“不是我想出办法对付大象,而是我知道谁可以帮助我们对付大象啦!”

  刘武一愣,疑惑的问道:“是谁呀?”

  还没当姜武开口,一旁的李恢恍然大悟的说道:“姜武将军难道是说的是解缙先生去寻找的外援,之前被孟获赶出南蛮的沙摩柯。”

  姜武点点头说道:“没错就是沙摩柯,沙摩柯也是和孟获争斗良久,肯定也有对付大象的方法。”

  “沙摩柯呀,如果他有这个本事的话,又怎么会被孟获赶出南蛮。”刘武嘀咕道。

  李恢笑着说:“沙摩柯的确被孟获赶出了南蛮,但并不能说沙摩柯很弱。反而可以侧面证明沙摩柯不容小觑,真正的弱者不可能走出南蛮,早就会被孟获吞并了。能在更强大的势力下保持自己族人的独立,难道不是一种本事吗?”

  刘武一知半懂的点点头:“好吧,还是李恢将军考虑的周全。”

  “现在就是不知道解缙先生有没有请到沙摩柯。如果请到沙摩柯的话,一切就好办多了!”姜武担心的时候。

  “现在我们说这些也于事无补,只能相信解缙先生,夏王殿下既然如此看重他,解缙先生肯定有过人之长。所以说解缙先生一定不会让我们失望的。”李恢安抚道。

  “嗯,那如今一方面就先坚守营寨,另外一方面派出大量斥候,去侦察迤西银冶洞、越巂族的情况,还有让斥候也多留意一下凤凰城与大庸城的边界线,万一沙摩柯过来,我们也能第一时间得到消息,并作出相应的安排。”姜武思考一会儿后,下达命令。

  “我等领命。”

  …

  沙摩柯召集了五溪蛮大大小小的所有首领,商讨出征凤凰城的事宜。

  “大王,你为何突然提议准备反攻凤凰城?难道你不知道凤凰城已经被孟获全方位占据,凤凰城的彝族也被孟获统一。实力远胜从前,我们就算不去顺从孟获,为何要以卵击石?”一名首领提出异仪。

  “这件事还是由我来替沙摩柯大王向各位解释。”解缙从沙摩柯身后走了出来开口说道。

  之前提出意见的那人,看着解缙,皱了皱眉头,然后拍桌子怒吼道:“你个汉人怎么会出现到这里!还敢在我们的五溪族会议上大发言辞!沙摩柯大王你必须要给我一个解释!”

  解缙冷笑道:“沙摩柯大王还需要给你解释。沙摩柯大王才是五溪族的大王,为了五溪族的明天,和不同的势力有所接触不是很正常吗!这都需要向你解释,这个就很让人寻味啊。五溪族倒是沙摩柯大王的还是你的!”

  那人被憋红了脸蛋,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幸亏那人旁边一人站出来说:“一个汉贼,可真牙尖嘴利,沙石大人不过是心忧五溪族的发展,我们怎么知道你是不是过来害我们五溪族的。”

  “哈哈哈哈!那你们又怎么知道我不是来救你们五溪族的呢?我已经和沙摩柯大王接触过了,并且沙漠柯大王也认可了我。之前我还没说什么,你们就咄咄逼人,就这么不相信沙摩柯大王吗!”解缙反驳道。

  这一下两人都被解缙呛的说不出话,神情有点慌乱。

  解缙见状走到沙摩柯耳边,用白鹤羽扇挡住,然后轻轻说了几句。

  接着沙摩柯站出来说:“行啦,我知道沙石、沙岩二人是因为心中担忧我们五溪族,并且性情比较急躁,才不过脑子说出这种话。我就不计较沙石、沙岩失言之错。”

  听到沙摩柯这么一说,沙石、沙岩二人才松下一口气,向沙摩柯道谢一声。

  接着一名比较年长的五星满首领站出来说道:“沙摩柯大王还是如此仁义,不愧是我们五溪族唯一的王!不过不知今天沙摩柯大王找我们来到底是为了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