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一百零三章 三坐三喝

发布时间: 2019-05-18 20:32:56 作者: 诛晓

  解缙在朱熊的保护下,一路躲躲藏藏的来到五溪蛮、沙摩柯莒地。

  “何人鬼鬼祟祟,还不出来现身!”几名负责巡查的五溪蛮士兵发现正在逐渐靠近的解缙等人。

  “何来的鬼鬼祟祟?我等光天化日之下,结伴前来拜访沙摩柯大王!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把我们这种前来拜访沙摩柯大王的人当成鬼鬼祟祟的小人,那你又把你家大王当成什么?”解缙无视蛮兵手上锋利的刀枪,俯手上前,傲然说道。

  几名蛮兵听到解缙这么一说,互相对视一眼。

  “你胡说!你个汉人,我家大王怎么会认识你,我看你就是奸细!”一人色历内荏的吼道。

  “你们当真这么认为?沙摩柯大王位高权重,交友广泛,我是不是你们家大王的朋友,难道你们担当的起?”

  咕咚几声,几名蛮兵下意识的咽口水,开始不知所措。

  这时朱熊走向前去,从怀中摸出几两金子,放在为首的人的手上。然后微笑着说:“几位不必紧张,几位尽忠职守,沙摩柯大王又怎么会怪罪几位!就算几位没有认出我们,但是不知者无罪,我们当然不会计较这些。现在麻烦几位去通知沙摩柯大王,就说鹤城来的朋友,前来拜访沙漠柯大王。那些钱平时没事的时候就拿去喝点小酒吧。”

  为首的蛮兵掂量掂量了手上黄金的重量,喜开颜笑的说:“几位大人,之前是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大人了。现在多谢几位大人,大人有大量,不与小人计较!小人这就去通知我家大王。”

  说完为首的蛮兵挥挥手,让自己的手下让开道路,然后点头哈腰地把解缙等人引进再寨门之外,自己随后立马去寻找沙摩柯汇报情况。

  …

  “大王,大王,小的有大事禀报!”

  沙摩柯营帐之外响起一阵叫喊,坐在虎皮大椅上的沙摩柯听到门外的叫喊后说:“让门外的那个进来!”

  随后那名蛮兵走进沙摩柯的营帐后,恭恭敬敬的对沙摩柯说:“大王,我刚才在巡查的时候遇见几十个汉人,他们说是前来拜访大王的。”

  沙摩柯一听,没想到还有汉人来找自己,疑惑的问:“汉人?汉人来找我干什么?他们有没说他们是来干嘛的吗?”

  “禀告大王,他们只说是大王的朋友,是从鹤城来的。”

  “我的朋友,还是从鹤城来的。算了不想了,让那群汉人过来见我。我倒要看看他们想干什么。”

  “遵命大王!”

  …

  解缙跟着蛮兵,气宇轩昂的走进了沙摩柯的营帐。

  沙摩柯定眼一看,解缙头戴青巾,穿着一袭绣绿纹的紫长袍,腰间白玉腰带居中,脚上穿着白鹿皮靴,一只手拉着白鹤羽扇,另一只手负于身后。

  沙摩柯暗自咂咂舌头,好一个白玉小生。接着又看看解缙身后的朱熊等人。

  “一个文弱书生带着几十个保镖,难道是打算在我五溪蛮旅游不成?”

  解缙不羞不怒,摇摇头说:“非也,在下可是为了大王而来!”

  “哦,为我而来。那我倒想知道一下是什么事!不过我看你们应该是跋涉劳累,先坐吧,喝点水再说。”沙摩柯瘫坐在虎皮大椅之上,挥挥手臂,指了指下方的几个椅子,示意解缙等人坐下。

  但解缙并没有着急坐下,而是轻轻煽动啦几下手上的白鹤羽扇,不急不缓的说道:“大王出自凤凰城,却因孟获流落至此,恐怕结怨已深。不知大王可否知晓最近孟获已经一统凤凰城,凤凰城的彝族上下无不听从于孟获!俗话说得陇望蜀,再加上木或与大王之间的恩怨,恐怕大王等不了几日,又要面对强于曾经一大截的孟获啦。不知大王是否有把握?”

  沙摩柯眼中精光一闪,从虎皮大椅上直起身子,对解缙说道:“看先生的样子胸有成竹,又是从自从鹤城而来,俗话说唇亡齿寒,想必先生绝对是来教我渡过难关的吧。来,先生请坐。来人给先生上酒,喝点男人该喝的东西!哈哈哈哈!”

  解缙依然没有坐到椅子上,继续站着说道:“大王说对了一半,却又说错了一个!唇亡齿寒,哈哈!大王真是说笑能,我家夏王占据鹤城,吴郡、庐江、会稽三城远比凤凰城一带富裕多了,麾下带甲之士十万余人,恐怕就是大王与孟获联手,我家夏王也无所畏惧!”

  “哦,既然你们如此厉害,那为何又要前来拜访我,怎么不直接直捣黄龙,消灭孟获,占据凤凰城?”沙摩柯反驳道。

  “那是因为我家夏王亲自带兵出征宝庆城,至今未归。但是大王要知道无论成败与否,我们还有一整个鹤城支撑,重新拉起一支军队,实在太过简单。同时自古以来,汉人很难打进凤凰城,但是彝人也很难走出凤凰城,就算是大王也只是徘徊在凤凰城之外。所以大王得明白,到底是谁更应该着急!”

  沙摩柯突然直接站了起来,走向解缙,然后开口说:“先生请上座,来人为先生上酒,不,不对先生应该饮茶,为先生上茶。”

  解缙这才顺着沙摩柯所指,端正的坐在椅子上。

  这时沙摩柯才松下一口气,然后接着问道:“先生现在总能教我该怎么做了吧。”

  “嗯,客气了大王!我就长话短说,我们这次过来就是找大王结盟,这结盟的好处,从大王开始说,第一可以排除孟获对大王的威胁,与我们强强联手,大王再也不是孤军奋战,怎需畏惧孟获;

  第二可以帮助大王帮助大王重新统一五溪族(即五溪蛮),要知道当初五溪族分裂,就是因为大王不小心战败于孟获之手,只要重新打败孟获,捡起曾经的尊严,五溪族回归统一,自然是一如反掌;

  这第三点,即是大王的好处,也是我们的好处,天下没有白掉的馅饼,我们来找大王合作,自然也有我们的目的。大王应该知道,我们之前和祝融夫人联手合作,建立商队,开展贸易,而祝融夫人这介女流之辈,凭借互相贸易带来的巨大利益,活生生的抵抗住了孟获的进攻,如果大王掌握这一条互相贸易,别说抵抗孟获,就算是反攻回凤凰城,也不是不可能!”

  沙摩柯听的心脏扑通扑通的乱跳,十分渴望解缙口中的互相贸易,沙摩柯十分认同解缙说的,毕竟他可不认为自己不如祝融夫人这个女流之辈。

  “那先生的意思,要和我们五溪蛮展开互相贸易吗?”

  解缙摇摇头接着说:“非也,现在的五溪蛮说难听一点,根本不值得我们展开贸易,实在太贫穷啦!”

  这句话如同一盆冷水直接浇熄了沙摩柯的炽热之心,但也只能很无奈的承认,的确现在的五溪蛮实在太贫穷了,根本拿不出什么东西。沙摩柯只好无精打采的接着问道:“那先生打算怎么做?”

  “当然是帮助先重回凤凰城,取代之前祝融夫人的地位,我军已经有三万大军挺进凤凰城,只要大王出兵相助,完全有可能在孟获手上夺下一城,赠予大王作为根据地,然后大王以此收集凤凰城的资源,与我等互相贸易。”

  沙摩柯重新打起精神,拍拍自己的胸膛保证道:“互相贸易,两家得益,只要你们助我重回凤凰城,我一定会全力支持互相贸易,并且你们的夏王殿下肯定也认为身后有个孟获,远远没有身后有我和我的五溪蛮更安全!”

  解缙暗吃一惊,没想到面前的沙摩柯挺不简单的,竟然看到了这一步。这都被孟获赶了出来,到底是孟获更胜一筹,还是沙摩柯只有一些小智慧,没有大军略。

  解缙抱手回道:“放心吧大王,我军已经出击,就等大王相助!”

  “好,我这就去号召我五溪蛮的儿郎去凤凰城助你们一臂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