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一百零二章 为了大业

发布时间: 2019-05-18 20:32:41 作者: 诛晓

  刘繇的确不敢再派将出阵,但是刘繇同时又担心太史慈。毕竟太史慈的对手已经有一个比太史慈还要强上一分的文鸯,如果再碰上两个超一流武将,恐怕自己的丹阳城再也没有拿的出手的武将啦。

  “众将士们,子义将军在城下奋勇杀敌,而身旁又有整整三名敌将虎视眈眈,我们怎么能眼睁睁的看见子义将军陷入如此危境,随我出城,接应太史慈将军!”

  刘繇振臂高呼,并且也收获到了源源不绝的响应声。

  “我等愿意出城接应太史慈将军!”

  “绝对不能让太史慈将军出现什么意外!”

  “没错,为了太史慈将军,跟随州牧大人出城!”

  …

  刘繇看见如此众多担心太史慈的士兵,恐怕自己都做不到。所以之前因为太史慈为自己担忧分难的欣赏,早已灰飞云散。

  不过刘繇明白现在不是发难的时候,毕竟没有回头箭。只好带人冲下去接应太史慈。

  “刘繇那个老东西按捺不住了!将士们,这么多天在丹阳城城墙上留下来的血债血仇,今天就找刘繇好好算一下,让刘繇明白,没有城墙之利,他们什么也不算!”毌丘俭见状直接指挥大军,冲了上去。

  “没错,血债血还!”

  “杀啊,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们!”

  “为了主公的大业,为了之前折损的兄弟们,杀呀!”

  朱晓也立马配合上毌丘俭,指挥大军冲了上去。

  …

  两军经过一阵惨烈的厮杀,刘繇军在付出惨烈的代价后,终于按应走了太史慈。

  随后立马准备重新回到丹阳城,无奈毌丘俭、朱晓二人指挥着大军,死死咬住刘繇军。

  最后刘繇下令,壮士断臂。直接打开城门,放进一部分位高权重的人和一部分的幸运儿,接着立马关上城门。剩下的人则关到门外用血肉之躯阻拦毌丘俭、朱晓的进攻。

  一时间丹阳城城门前惨叫声不绝,同时城门也在缓缓跟上。

  “州牧大人,为什么这么对我们?”

  “太史慈将军救救我们!”

  “你们这群畜牲,竟然对自己人刀剑相向!”

  …

  太史慈看见被牛羊断送留下的众人,心中实在不忍。

  “主公你这么做,实在太寒人心了!兵法云攻心为上,攻城为下!如今这么对待无辜的士兵,恐怕丹阳城坚持不了几天!”太史慈苦苦相劝。

  “太史子义,不要说的这么大义凛然!如果你不忍心的话,你去打退敌军啊!他们要不是为了接应你,又怎么会陷入如此惨境!”刘繇冷笑反驳道。

  太史慈听到刘繇这么一说,顿时一愣,不知该说什么。过了一会儿,缓过神后,对刘繇抱手说道:“主公一切因我而起,我绝对不能抛弃他们而走!我想…”

  太史慈还没有说完,就被刘繇粗暴也打断:“你想什么!你想留下来,然后体现我们的不同!我作为主公贪生怕死的逃了,而你大义凛然的留下来,让别人怎么看我?你是想让我的基业毁于一旦吗?还是让我跟你一起留下来,陷入危境之中,面对数倍于己方的敌军,苦苦坚持,最后被敌军趁机攻破城门,一举拿下丹阳城,然后我的基业毁于一旦!

  还真是口口为我好的大忠臣,竟然打算如此算计我!”

  太史慈连忙抱手说:“不是的,不是的,主公我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我只是一开始没有考虑清楚,请主公降罪!”

  “降罪就不用了,我就问你,你还想留下来吗?”

  太史慈转过头去看着在身后苦苦挣扎的众人,最后仰着头闭眼,摇头说道:“主公我明白了!自古忠孝难两全,如今我太史子义,今天做不到忠义两全!罢了罢了,为了主公的大业!就苦了他们吧!”

  听到太史慈这样说,刘繇脸色才缓了下来,拍拍太史慈的肩膀说:“一将功成万骨枯,太史慈将军勇猛非凡,又精通兵法,早晚会名扬天下!他们能为太史慈将军见证人生,自然是他们的福分,太史慈将军不用过于伤心!”

  接着刘繇、太史慈进入城门,然后城门也彻底关上了,毌丘俭、朱晓二人发现以后,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只好连忙得加紧攻势,想赌一把,趁着刘繇、太史慈我没有只在城墙上指挥大军守城,一举拿下丹阳城。

  无奈其中隔着不少的刘繇留下来的弃子,哪怕之前有少部分人趁机混进城。不过面对兵力上占绝对优势的刘繇,翻不出任何风浪。

  失去统帅的刘繇弃子们,又加上城门关上的打击。彻底的失去了作战的勇气,哭着喊着向朱晓等人投降。

  …

  另外一边姜武已经出兵,而解缙为了去联络沙摩柯,同时方便了解南蛮战场的局势,来到了庐江城。

  “解缙先生,您说的五溪蛮,在下也有所耳闻,他们的确前七、八年才去的大庸城,首领是沙摩柯,不过听别人说五溪蛮有不少人因为不满沙摩柯因为打不赢孟获,而被赶了出来。然后另立派头,沙摩柯因为觉得自己有愧于族人,便没有理会他们的所作所为。最后导致整个五溪蛮分裂成了大大小小的十几个部落,其中势力最大的还是沙摩柯!”朱桓向解缙讲述着五溪蛮具体的情况。

  解缙虽然云游四方,同样因为云游四方,导致了解的情况十分浅显,关于五溪蛮的情况远远没有朱桓了解的清楚。

  “那朱桓将军,你觉得我去劝说沙摩柯和我们联手有多大的可能!”解缙问道。

  “有很大的可能,沙摩柯一直对孟获怀恨在心,劝服沙摩柯很简单!但是想得到整个五溪蛮的帮助,恐怕就很难!一百个人一百人想法,五溪蛮那么多的大小首领其中绝对不乏一些魑魅魍魉!甚至都有人传说孟获就跟其中的少部分人有关系不浅的联系!”

  “好的吧,既然朱桓将军都说有很大的把握劝服沙摩柯,看来这个五溪蛮必须要走一趟啦!”

  解缙站起身来,背负双手。

  “解缙先生,虽然话虽如此,但是去五溪蛮终究还是很有危险的,亲近孟获的那群人绝对不会放过先生的,还是让在下去吧,让我完成这个艰难的任务!”朱桓劝说道。

  解缙摇摇脑袋说:“朱桓将军这种身负镇守庐江城重任的大将,还是不要擅自离岗的好,万一出了什么情况,除了朱桓将军,还有谁能对付的来!如果将军实在不放心,将军就派几个得力助手他帮助我就行了!”

  朱桓想了想后,点点头:“朱熊你率领五十最精英的士兵保护解禁先生,如果先生出了什么意外,唯你是问!”

  “遵命将军!”

  接着朱桓又转头对解缙说:

  “先生你们去五溪蛮的时候,尽量的不要弄出太大声响,悄悄去见沙摩柯就可以了,上门可以!”

  “哈哈哈哈!谢谢朱桓湘军的提醒,在下一定谨记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