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一百零一章 只有子义

发布时间: 2019-05-18 20:32:25 作者: 诛晓

  以笮融、陈横为首,一下子从城内直接冲出来了五名将领。

  叮,玩家朱晓您手下将领与敌将笮融等人发生战斗。

  鄂焕

  武力:90

  统率:65

  智力:35

  政治:20

  笮融

  武力:77

  统率:70

  智力:44

  政治:42

  陈横

  武力:75

  统率:72

  智力:26

  政治:22

  …(其他人忽略)

  鄂焕技能巨力发动,武力加2,方天戟武力加1,现在武力值:93

  笮融、陈横二人在冲出城以后,便开始逐渐放慢脚步。让一名楞头青的普通校尉后来居上。

  普通的校尉紧握手中的镔铁枪,直指鄂焕。

  “呵!”鄂焕怒吼一声,手中方天画戟直线劈了过去。

  乒乓一声,镔铁枪直接被鄂焕砸弯了,普通校尉口吐鲜血,在马上摇摇晃晃。

  就在鄂焕露出残忍一笑的时候,准备乘胜追击。笮融、陈横及时从旁杀了出来,拦住了鄂焕。随后又有两名校尉冲上去,协同笮融、陈横二人。

  而一开始的校尉,摇摇晃晃的转头,准备回丹阳城。结果还没走几步,就直接挺尸啦,弯头掉落下马。

  …

  五人站成一团,而居中的鄂焕毫无畏惧之色,以一敌四,依然游刃有余。

  “殿下,刘繇竟然如此无耻,打算以多欺少!末将请战,愿助鄂焕一臂之力,让刘繇那些无耻小人好好见识一下我们的厉害!”魏延战出来说。

  朱晓点点头:“好,魏延将军你去吧,我倒要看看丹阳城还打算怎么应对!”

  魏延拍刀出阵,冲了过去。

  “无耻小儿,竟敢以多欺少,今日就让你尝尝我魏文长的刀锋不锋!”

  两名普通的校尉对视一眼后,默契的从鄂焕身边抽开。奔向魏延。

  魏延露出不屑的冷笑,从二人中间直接杀了过去,其间手起刀落,一个硕大的人头就在空中飞舞。

  一刀致命,毫不留情。

  剩下的一名普通校尉更是吓得心甘俱裂,连忙往回逃跑。

  魏延不紧不慢,转手又是一刀,一道血光冲天,那名校尉直接拦腰被截成两段。

  “区区两个三流武将,也敢在我面前逞威风!简直是找死!”

  魏延接着把目光放在了笮融、陈横二人身上。

  笮融、陈横二人心中焦虑万分,他们二人没想到自己出城才几下子,结果两个二流武将,三个三流武将的阵容,直接就死光了所有的三流武将。

  笮融有些惊悚的说:“不打了,不打了!那个红脸汉子绝对也是超一流武将,还有面前的这个蛮将,整整两个超一流武将,谁想打谁打去!两位将军,在下愿意弃暗投明!”

  “笮融你个小人,你怎么敢…别,别,别!将军,小人也愿意弃暗投明!”陈横刚刚还在气愤填膺,准备指责笮融的叛变行为,就看见鄂焕的方天戟直接转了个方向,扑向了自己。吓得陈横连忙高呼投降。

  笮融、陈横正以为自己投降,得以保住一条性命后,刚松一口气的时候。魏延突然从后面突然杀过来,直接一刀把笮融拍下了马,一旁的陈横还没有反应过来,又被魏延转手一刀,紧跟着也拍下了马!

  接着魏延用刀指着他们说:“即然选择投降,就给我摆出一副俘虏的样子,不然的话就别怪我魏文长的刀不长眼!”

  随后魏延更是把二人拖到马后,直接扯拉回去。

  如此羞辱的笮融、陈横二人心中有怒,却又不敢说出来。

  “禀告夏王殿下,我与鄂焕不负殿下厚望,得胜归来!”魏延昂首说道。

  “夏王殿下,救救我们!我们早就说要弃暗投明了,怎么能如此羞辱我们!”笮融、陈横看见朱晓以后,连哭带滚的找朱晓投诉魏延。

  看见这一幕的朱晓皱了皱眉头,心中暗道:魏延如此高傲,完全看不起俘虏,难怪在历史上魏延在蜀汉几乎没有什么人脉,这个臭脾气应该都可以跟关公有的一拼。长得像,脾气也像,神啦!

  “魏延魏文长!你可知罪!”朱晓两眼一瞪,大声说道。

  “末将不知,末将为夏王殿下斩将立功,怎么会有过错?”

  “笮融、陈横不是一开始已经弃暗投明了吗!为何要如此羞辱他们二人!”

  “夏王殿下,休被他二人诓骗,如果一开始就弃暗投明,干嘛又和我们刀剑相向!明明就是见识到我等强大,才决定投降。不过是两个见风使舵之辈!”魏延挥挥手臂,嘲笑笮融,陈横。

  “混账话!你认为什么就是什么吗!还不放开笮融、陈横,难道打算让我亲自动手吗!”

  魏延见状,只好放开了笮融、陈横。

  “魏延你考虑不周,让笮融、陈横二人受委屈,这次罚你三个月的奉禄,倘若再有下次,绝不姑息!”

  朱晓轻描淡写的处理过去了,魏延也露出笑脸,果然自家主公还是向着自己,接着魏延朝着笮融、陈横二人他又露出了不屑的微笑。

  笮融、陈横二人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心中更是暗暗想到早知道是这个待遇,就应该死战到底。不过真的只是想想,就算再给他们一次机会,对于笮融、陈横该投降的还是要投降的,生命第一才是他们信仰的法则。

  朱晓之所以没有太多的理会笮融、陈横二人。一方面笮融、陈横二人只是普通的二流武将,已经不值得现在的朱晓放低身份拉拢,另外一方面魏延的所作所为,实在不能过于羞辱人,就算朱晓有心拉拢笮融、陈横二人,也不会有多大的效果。总不可能为了笮融、陈横二人,抛弃魏延。

  …

  城墙上的刘繇,见到自己派出去的五人,直接全军覆没。甚至还有两人最后不反抗,任由魏延拖了回去,刘繇心想八成是叛变投敌了。

  气得刘繇直抓狂:“你们这群废物!难道除了子义将军,我就没有可以依靠的人了吗!”

  刘繇指着众人的鼻子怒骂,而众人皆是低头沉默不言。

  “平时一个、二个争功的时候,不是很会说话吗!现在怎么都变成哑巴了!通通给我滚下去,薛礼、于糜你二人给我带人去城下应战,不把那两名敌将给我带回来,你们也不用回来了!”

  听到命令的薛礼、于糜二人脸色差成了猪肝色。

  幸亏一旁的是仪及时站出来说:“主公万万不可,如今丹阳城只剩下薛礼、于糜二位将军主持大局,如果薛礼、于糜二位将军也出阵,毌丘俭、朱晓二人趁机攻城可怎么办?”

  被是仪这么一提醒的刘繇,重新清醒过来。最后只好无奈的叹口气,放弃了让薛礼、于糜二人出战的打算。

  “果真只有子义将军可以依靠,其他都是徒有虚名之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