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九十七章 离去

发布时间: 2019-05-18 20:29:10 作者: 诛晓

  祝融族在失去祝融夫人这个支撑柱以后,士气大落,虽然后面祝融老王面临危难之时站了出来,勉强挽回一点士气,不过面对孟获的猛攻依然显得十分不堪。

  特别是一开始祝融老王为了接应祝融夫人及其麾下士兵,打开祝融城的大门,让紧紧跟随其后的孟获曾经一度攻进城内,要不是后面祝融老王让培养多年的死士发动自杀性冲锋,才把孟获赶出去,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此时整个祝融城已经弥散着各种畏惧、绝望、不信任的情绪。

  …

  祝融老王静静的坐在祝融夫人的床边,一手抚摸着祝融夫人的手,并呆呆的看着窗外。

  此时的祝融夫人已经因为失血过多,昏迷过去了。

  “唉,没想到老夫半边身子买到黄土里面的时候,儿子先是离我而去,女儿如今也成了这幅模样!活了大半辈子,是该为自己活一把啦!”

  祝融老王此时把头转向祝融夫人,紧紧盯着祝融夫人因为失血过多而泛白的脸庞。看着祝融夫人脸上一滴滴的汗水,心疼地、小心翼翼地为祝融夫人擦去。

  “大王,那些人已经准备动手了!我们的人也安排下去了。”一名蛮人走到祝融老王身后,恭敬的说道。

  祝融老王听到以后,一改之前眼中的慈祥,凶恶之色涌显而出,如果仔细盯着就会发现其中竟然深藏着失望、痛苦、不解。

  “那还等什么,动手!”

  祝融老王接着小心翼翼地放下祝融夫人的手,然后转身大步离去。

  …

  此时的祝融老王已经带着一群人包围着一处尽显尊贵的府邸。祝融老王手下的人个个都是磨拳划掌。

  滋的一声,宅邸的大门被人打开,走出来一个老态龙钟的蛮人,对祝融老王恭敬的说道:“大王不知为何事今天来寒舍?”

  “老朋友,我们认识多久了?”祝融老王并没有看着那名蛮人,而是背手仰望星空。

  那名蛮人脸上闪过嘲讽,但依然恭敬的说道:“我以大王自少年时就相识,大概七十多年了。”

  “对,七十多年了,没想到都是七十多年的老朋友啦!哈哈!我在问你,我可对得起你?”

  “大王自然对得起我,我有如今的地位,全是倚仗大王。大王当初继承祝融族王位,就破格提拔我为祝融族的祭司。”

  说到这里,祝融老王不再仰望星空,而是直直的盯着大门前的蛮人。

  “竟然是这么多年的老朋友,我又从来没有对不起你!怎么如今都不敢站到我身旁了!远远的站到大门前,这是欢迎朋友的姿势还是欢迎祝融族大王的姿势?”

  气氛此时显得有些阴沉,那名蛮人也不再开言。

  而祝融大王此时拔出佩剑,指着他说:“你既然不说,那我替你说!你为什么要勾结孟获,出卖我!你不是也说我们是这么多年的朋友,我也从来没有对不起你,你为什么还有背叛我!”

  “不!我没有背叛你,我认识的你,是少年时期立志壮大祝融族的祝融烈,而不是现在向族人拔刀相向的祝融族大王!”那名蛮人扯着嗓子吼道。

  “哈哈!所以你要背叛我,投靠孟获!”

  “没错!你已经失去了带来,现在祝融夫人也是重伤在床,祝融族已经没有支柱了,难道你还想和孟获争!”

  “所以你投靠孟获,就可以壮大祝融族吗?

  孟获的狼子野心,难道你看不出来吗!如果他仅仅是为了成为彝族之王,他早就成功了!

  我从来没有反对过孟获,但他依然针对我、我们祝融族,用软的想娶我的女儿祝融夫人,用硬的更是兵临城下!这是为了什么!”

  -

  “这还不是因为一笔写不出来两个彝字,所以一个彝族也不需要两种声音!

  仅仅表面上的统一,不可能把彝族的力量都绑在一起,更不可能用这分散的力量走出去与比我们强大许多的汉人争锋!

  祝融族本来就是彝族的一支分支,你们却为了所谓的名头,一直阻拦彝族真正的统一,你说是谁背叛了谁!”

  “你…”祝融老王指着那名蛮人,一时之间说不出来话”

  “怎么无言以对了?”那名蛮人冷笑着嘲讽。

  祝融老王深吸一口气,接着说道:“就算你们说的比唱的还好听,但是孟获的所作所为怎么可能担负起蚁族之王的重任!他不仅对不服从自己的同胞刀剑相加,还有在他的统治下他自己的族人明显比其他分支的族人地位更加高!”

  “笑话!在祝融族你的儿女的地位不是也比我们高吗!至于对同胞刀剑相加,你难道就没有吗?说到底你还是恨孟获害死了你的儿子,如今更是重伤了你的女儿!这才是你的真正的理由!”

  当的一声,祝融老王手上的佩剑掉落在地上,甚至身体开始后倾,旁边的亲兵见状连忙扶住。祝融老王就这么在他人的搀扶下,开始癫狂的大笑。

  “哈哈哈哈!没错,这是我真正的理由,我只有这一儿一女,孟获原本就已经让我断子绝孙了,如今更是差点夺取我剩下唯一的思念!再说带来、祝融夫人也是你看着长大的,难道你就不心疼?你叫我怎么可能顺从孟获!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放弃所有的抵抗,让我把你关进大牢,等待所有的事情尘埃落定,我依然会把你放出来!”

  这时那名蛮人,坐在地上,伸出自己的脖子朝向祝融老王,然后冷冷的笑道:“现在已经晚了,祝融族想投靠孟获的从来不只我一人,我们听从木鹿大王的指挥,分成了三个团体,一旦你被其中的一个团体吸引住注意力,其他两个团体就会行动!你现在还是砍了我吧,咱们黄泉路上再做伴!同时我也好向带来道歉!”

  祝融老王此时一把甩开旁人,竟独自冲了上去,揪住那名蛮人的衣领。怒问道:“你这样是在被别人当棋子用!你怎么这么糊涂!”

  那名蛮人把头偏到一旁,冷冷的说:“当我作出决定的时候,我已经知道了这一天!我明白以我们的关系,一旦让你发现我和孟获有勾结,就很难会注意到其他人,所以我做的也是最明显的,我就是要让你知道,我要把你的注意力吸引过来,被别人创造机会。只有这样才能把祝融族的损失降到最低。”

  听到这里的祝融老王彻底颓废下去,一把甩开自己手上的蛮人。转身离开。

  “走!带上我的女儿,去投靠朱晓!”

  那名蛮人紧紧盯着祝融老王离去时颓废的身影,不再说话。

  其他人这都是祝融老王培养多年的死士、亲信,一个个的都选择跟随祝融老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