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九十三章 疲兵之计

发布时间: 2019-05-18 20:27:48 作者: 诛晓

  叮,玩家朱晓您手下将领鄂焕与敌将刘磐交手

  鄂焕

  武力:90

  统率:65

  智力:35

  政治:20

  刘磐

  武力:81

  统率:76

  智力:44

  政治:33

  鄂焕技能巨力发动,武力加2,方天戟,武力加1,现在武力值:93

  乒乓一声的兵器交响声,鄂焕十分轻松地把方天戟压过了刘磐的红缨枪,刘磐一边使尽全力阻拦越来越靠近的方天戟,一边心中惊讶道:敌将竟然如此大力。

  “呵!”刘磐怒喝一声,终于把鄂焕的方天戟撇到一边。

  此时刘磐憋红了脸庞,有些气喘吁吁。

  “之前不是嚣张的很!现在怎么不说话了。”鄂焕嘲讽刘磐。

  “休得猖狂,再来再来!”刘磐急红了双眼,再次冲了上去。

  “哦,有些骨气!”

  接着鄂焕与刘磐战成一团,鄂焕的方天戟大开大合,源源不断逼向刘磐。刘磐只有各种防御的余地。

  文聘看着完全落入下风的刘磐,皱了皱自己的眉头,然后拍马上前。

  “刘磐少将军勿慌,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鄂焕一听,惊讶的说道:“他叫你少将军,你莫不成是刘表的儿子!”

  刘磐哼的一声,懒得向鄂焕解释。但这样就让鄂焕误以为是刘磐默认了,心中大喜,打算直接拿下面前的刘表的“儿子”,好威胁刘表退兵,不再参与宝庆的争斗。而其实刘磐只是刘表的侄子,算得上半个少将军。如果刘磐被抓,在刘表的心中刘磐的价值还是没有刘繇的价值高,是不可能以此威胁刘表退兵的。

  误会啦的鄂焕更是展开暴雨梨花般的攻势,让刘磐吃尽刚才高傲的亏。

  文聘看见攻势更加凶猛的鄂焕,心中更是着急。连忙赶了过去。

  叮,玩家朱晓您手下将领鄂焕与敌将文聘交手。

  文聘

  武力:85

  统率:87

  智力:45

  政治:41

  文聘拦住鄂焕以后,刘磐趁机喘了一口气,然后重新打起精神冲了上去。

  这一下子被左右夹攻的鄂焕,落入了下风。怒吼道:“鼠辈难不成只会以多欺少!”

  文聘冷笑:“兵不厌诈,取胜才是正道!”

  随后不敌二人的鄂焕,只好退回阵中,然后鄂焕恼凶成怒指挥手下士兵冲了上去。

  文聘见状更是不怕,指挥着大军与鄂焕硬碰硬。

  一仗打下来,鄂焕处处被文聘压制,折损了不少兵马,最后只好灰溜溜的败走。

  …

  “文聘将军没想到朱晓的先锋只是一个有勇无谋之辈!今天白天竟然敢以少敌多,不如我们今夜夜袭,一举打溃他们!”刘磐心中无比恼火白天斗将输给鄂焕的耻辱,所以绞尽脑汁提议到。

  文聘摇摇头说:“不行,敌将再怎么鲁莽,但如今白天大败,肯定在他的心中敲起警钟,今晚绝对有防备!”

  “那可如何是好?我们可是要去丹阳城的,如果不能尽早解决他,敌将绝对会想尽办法拖延我们去丹阳城的时间,迟早朱晓的大部队会赶上的;毕竟我们也不可能把后背暴露给敌将,自顾自的去丹阳城。”

  文聘撑着下巴,仔细的思考着,最后突然一拍手,说道:“有了!我有办法。”

  刘磐脸色一喜,连忙问道:“文聘将军是何办法?”

  文聘神秘一笑:“办法还是袭营,”

  …

  “弟兄们,打起精神来!今天白天那群该死的狗贼,以多欺少打败了俺,真是气人!今晚你们就给我睁大眼睛,小心他们乘胜追击。”鄂焕这时正在巡逻营地。

  “将军,你快看!营地外面好像有黑影!”一个小兵指着外面说。

  鄂焕这小兵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果真有不少黑影在蠢蠢欲动。

  “哈哈哈哈!还真被俺猜中了,真的敢来袭营,以为我没有防备吗!竟然这么不把俺放在眼里,俺今天就让你们撞的满头是包!”

  就在鄂焕磨着刀子,全心全意等着文聘他们过来的时候。

  营地外的黑影直嗷嗷的扑了过来。然后鄂焕指挥士兵一阵箭雨,射了过去,传过来了几声惨叫声。

  “哈哈哈哈!没想到吧,俺早有准备!”鄂焕高傲的炫耀着。

  接着鄂焕就傻眼的啦,他看着过来偷袭的敌军立马有序的撤退了,跟他心中猜想的版本一点都不一样。

  鄂焕一拳砸到旁边的栏杆:“我去,这也太贪生怕死了!还没打几下就跑了,一群废物!行了行了,我回去休息!”

  鄂焕回到自己的营帐后,还没有眯几下,一名亲兵就急急忙忙的闯进来:“将军不好了!敌军又来偷袭了!”

  鄂焕听后,一激灵马上就站了起来。

  “还愣着干什么!跟着俺去杀敌!”

  结果鄂焕走吧营墙时,刚好发现敌军又在有序的撤退。

  “这是什么鬼!他们在玩我吗!弟兄们,跟老子杀去!”

  鄂焕怒火中烧地带人杀了出去,一直跟着敌军撤退的踪迹追了上去。

  “将军前面是一片树林,小心敌军有鬼!敌军今晚如此诡异,肯定是在森林里准备埋伏将军!”鄂焕身旁一个校尉劝道。

  鄂焕看着被风吹的嗡嗡作响的树林,也觉得充满了阴谋的气息。最后采用了校尉的劝告,打道回府。

  不过刚打道回府没多久,鄂焕还没有回营帐休息,敌军又追了过来。

  跟之前一样,在营地外转了一圈又跑了,把这众人折腾醒来以后,再次有序的撤退。

  就这样这一个晚上,鄂焕就这么被骚扰了七八次。

  第二天白天,鄂焕顶着两个熊猫眼,无奈的招齐了自己手下的校尉,打算商讨对策。

  “诸位,昨天的情况大家也是知道的!有什么办法解决吗?”

  “将军,这明显就是敌军的疲兵之计,他们分成几部,安排不同的时间段来骚扰我们,打扰我们的休息!最后就可以一举打败疲劳的我们!”

  鄂焕听着觉得十分有道理,望过去发现出言之人正是昨天晚上提醒他树林可能有埋伏的人。

  “又是你,不错不错!昨天晚上你就提醒过我,今天更是分析的有头有理!你叫什么名字,你有什么解决的办法吗?”

  “回禀将军,在下沈莹,以前在陈式将军麾下任校尉,在出征之前被陈式将军推荐,派调到将军手下。我觉得解决这个很简单,只要我们也分成几部分,规定每个时段巡查,碰见过来骚扰的敌军,没有执勤的人可以不用理会,由负责这个时间段执勤的人解决,能独自解决就不要打扰别人,不能的话再通知别人。”

  “对,好办法!那这件事就交给你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