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八十六章 撤退,拦截

发布时间: 2019-05-18 20:25:23 作者: 诛晓

  正当樊能、陈横二人气势汹汹的带兵过来。

  魏延已经集结部队,选择了一处较大的县城慈溪,驻扎下去。因为抓到的俘虏已经达到五千之众,在外不便管理,加上再精妙的计谋,接二连三的使用,也毫无作用。

  所以魏延决定驻扎在慈溪,一边吸引刘繇的注意力,一边等待朱晓援军。以自身为诱饵,又可以来一场奇袭。

  …

  陈横、樊能很快就赶到了慈溪,兵临城下。

  “陈横兄弟,敌将知道我们要来了,如今直接躲到了慈溪,算他有眼光,知道我们和周昂、笮融根本不是一类人!知道不敢跟我们硬碰硬。”

  “那是当然,我们身为主公手下数一数二的大将,敌将自然知道我们的名头,不过你听说没,敌将知道我们来了以后直接撤退,根本不在攻打平陵,平陵之围也自然的解了。从平陵逃出来的老百姓说,笮融跑到平民以后作威作福,根本不思抗衡朱晓,如此酒囊饭桶现在又回到了主公身边花言巧语,再次骗的主公信任。”

  “哼,那个废物不说也罢!如今我们先给慈溪的敌军来个下马威,让主公明白笮融是多么的废物!”

  “说的没错,这头仗就交给樊能兄弟,在下就在这里等兄弟凯旋归来!”

  “好!”

  樊能拍马出阵,独自走到城门下叫阵。

  “吾乃刘繇州牧麾下荡寇将军樊能,谁敢出来与我一战!”

  随后城门微微张开,杀出一名红脸大汉。

  “吾乃夏王麾下偏将军魏延,来领教一下你的本领!”

  “什么区区一个偏将军,也敢上来丢脸!难道朱晓没有人啦,这也敢自称夏王,真是丢脸丢到家啦!”

  魏延两眼一眯,冷冷的说:“下地狱的时候记住,下辈子嘴巴放干净点!”

  樊能不屑的冷笑:“狂妄自大之徒!”

  接着魏延不再废话,把手中的大刀拖在地上,一路冲向了樊能。

  两马相近时,一技青龙抬头直接逼向樊能,樊能持枪挡在胸前,却被直接弹开。魏延接着又是一记神龙摆尾。

  两马错开时,一道血色喷涌而出。樊能那具无头尸体无力的从马上滑了下来。

  叮,玩家朱晓您手下将领魏延斩杀敌将樊能。

  魏延用刀挑起樊能的首级,然后大声咆哮道:“谁还敢与我一战!”

  此时刘繇军中一片寂静,士气低落。陈横连忙站出来说:“他再强也不会强过太史慈将军,太史慈将军尚且不能一个敌一军,他更是不可能!将士们随我出击,攻克慈溪,为樊能将军报仇!”

  魏延见状连忙,拍马回城。并甩下一句:“尔等鼠辈,只想以多欺少!当我军无人乎,今日我就凭借城门之力,我倒要看看尔等能做到什么程度!”

  接着陈横指挥着大军攻打慈溪,却也被慈溪短短几丈的城墙,撞出了满头大包。丢下一两千尸体后,狼狈后撤。

  …

  首战失利的陈横,被得知消息的刘繇大骂一顿,命令陈横整顿剩下兵马,最起码也要把魏延钉死在慈溪。

  得知可以不用强行攻城的陈横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接下来的日子,陈横包围着慈溪,却一直避而不战。魏延也一直坚守城池,闭门不出。

  双方就在这样诡异的环境下保持了相对的默契。

  …

  慈溪县城

  “魏延将军,刚刚得到消息,夏王殿下马上就到!不过三万多气势浩荡,夏王殿下有恐走漏消息,惊走陈横!便派鄂焕将军先领一万人马急行军先行,这几日就到,只要我们配合鄂焕将军击溃陈横,主公便在外布下天罗地网,定叫陈横有来无回!”

  “行!”

  陈横大营

  “将军不好了,根据探子侦察到的情况,一支大约一万人左右的敌军,正在火速的靠近我们!”

  陈横一听,连忙从位置上站了起来:“此刻毌丘俭大军压境,朱晓更是连连派遣部队,他们二人绝对已经联手,对付主公!不行,先撤。不然等朱晓援军源源不断的到来,那个时候就晚了!通知将士们,今晚撤退!”

  第二天,慈溪县城中的魏延看见已经空无一人的陈横大营,一拳砸到墙上,恨声说道。

  “如此胆小如鼠,我军援军还没有到,就开始跑路。如果任由他们撤退,只会平白增强刘繇的抵抗能力,不行!李异你带领一部人马,留守慈溪县城,看押俘虏。其余人等随我追击!”

  …

  与此同时,赶来的朱晓、鄂焕等人,收到了魏延的情报。改变路线,朱晓直接奔向丹阳城,企图在陈横回去之前,截住陈横。

  …

  “鼠辈睁大眼睛看看我是谁,大爷我早已等候你多时,还不过来速速领死!”

  陈横听言抬头一看,见到一个披头散发,青面獠牙,手持方天画戟的大汉,陈横此时松了一口气。

  “原来不是之前遇见的魏延啊,不过自己还是保守点,哪位将军可敢前去应战?”

  “在下范志勇愿意前去迎战!”

  “好!”

  范志勇持枪出阵,向鄂焕杀了过去。

  “大胆敌将,吾乃刘繇州牧麾下偏将军范志勇,今天教你做人!”

  “哼,谁叫谁坐车还不一定,手下出真招。”

  鄂焕直接一记力劈华山,乒乓一声,范志勇手上的长枪直接应声而断。在范志用恐慌的眼神下,鄂焕接着就把范志勇横腰斩成两半。

  “如此废物!不过瘾,!不过瘾!还有谁!”

  一旁观察战局的陈横咽了咽口水,心中无比庆幸自己之前没有逞强。

  “朱晓手下哪来这么多的猛将,一个个的都堪比太史慈将军!将士们不要慌张,想想自己在丹阳城的家属,难道你们不想回家吗!我们现在齐心协力冲出去,到了丹阳城就没事了!”

  陈横打消了跟鄂焕斗将的念头,直接带人冲杀敌阵。

  鄂焕见状,冷笑一声,接着一马当先的冲进敌阵,大杀四方。冲进敌营里的鄂焕,没有直接杀昏了头脑。而是盯上了陈横的将旗。一路朝着将旗杀了过去。

  轻松撕开一条道路的鄂焕,刚刚走进将旗,就发现了一支异于普通兵的部队,光看装备,他们都算得上装备精良,一个个最起码也是什长的待遇。

  “无知小儿,今天就让你们见识见识我们丹阳兵的厉害!”

  陈横带领着身边的丹阳兵,结成战阵,步步紧逼地向鄂焕冲过去。

  战阵分为三层枪兵,上中层枪兵只攻鄂焕,又互相相应,而下层枪兵只攻鄂焕的坐骑。

  逼的鄂焕好生狼狈,身上多处带伤。没过多久鄂焕的坐骑就唉鸣一声后,倒啦下。

  被甩下马的鄂焕早有准备,顺势在地上来了一个驴打滚躲开了追击的丹阳兵,然后立即站起来,一技横扫四方,横扫一片,让丹阳兵空了一片,鄂焕趁着丹阳兵还没有补上来,接着凭借个人武艺,冲了出去。

  陈横一边看着狼狈逃跑的鄂焕,心中有股出了一口气的愉悦感。一边又因为自己带着整整一屯,四百名丹阳兵,都留不下鄂焕,而担忧鄂焕下次带着军队卷土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