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七十九章 三寸不烂之舌

发布时间: 2019-05-18 20:08:21 作者: 诛晓

  黄乱这几天感觉自己沉醉在梦里,自从见到了那名汉人以后,真的没过多久,那个堆积成一座小山一样的五万两黄金就送上门了,现在黄乱睡觉都是笑醒的。

  不过在过了几天舒坦的日子后,随着陈式的不断的催促,黄乱又开始提心吊胆起来,担心这是陈式的引蛇出洞之计。用黄金把他骗出荒郊野岭,到四通八达的平原上,好一网打尽。但黄乱又不敢直接私吞陈式送过来的黄金,毕竟现在朱晓在鹤城南部是名副其实的土霸王级别的人物,害怕真的把朱晓惹怒,到时候朱晓调转枪头,八万大军可不是他黄乱惹得起的。

  又在黄乱左右为难的时候,根据手下打探的消息,朱晓除了请了自己以外,还请了费栈。

  黄乱连忙联络费栈,二人组成联军,抱成团。派了部分人步步小心地前往庐江城,兑现自己的承诺。同时又给他们下令,能拖延多久就拖延多久。

  就在黄乱、费栈二人满心欢喜的时候,潘临对二人的嫉妒之火正在熊熊燃烧。

  “该死的黄乱、费栈,如果不是有他们两个,那五万两黄金绝对落在了我的发在陈式等人的身上凭什么他们两个人都有,就我没有!朱晓难道看不起我吗!”

  在陈式的有意宣传下黄乱、费栈二人的意外之财当然传到了潘临耳中,搞得潘临有段时间心中十分激动,一直站在原地,等待陈式派人联络他。结果迟迟没有仁和潘临联络。潘临只能悲催地接受现实,别人根本没打算给他黄金

  面对强势的朱晓,只能躲藏在山野之间的潘临自然不敢把怒火发现在陈式等人的身上。而是对黄乱、费栈二人的怨气急奏上升,同时也打算等过了这段风头,陈式带兵离开,潘临准备好好的在朱晓治下百姓身上,发泄一下自己的怒火。让朱晓见识一下自己的实力。

  过了几日后,一名小兵带着喜悦的表情急急忙忙地闯进了潘临的营帐,潘临还来不及发火。小兵就张口说:“大王,好事啊!有汉人,有汉人也来找我们了!”

  潘临眼前一亮,连忙让手下人把汉人带啦进来。

  “不知道使者这次前来有什么事?是不是也想让在下助朱晓太守一臂之力。”

  那人摇摇头说道:“非也,我这次前来是准备在山越寻找一个真正的朋友!”

  “这话怎么说?”

  “唉,潘临大王您有所不知!当初我们寻找黄乱、费栈二人助我家主公一臂之力,本来也想寻找大王的,结果黄乱、费栈二人狼狈为奸,在我们面前说尽了大王的坏话,陈式将军一下子太糊涂了,相信那两个小人!所以最后决定不请大王。而阴谋得逞的他们,现在更是变本加厉!对于他们之前的承诺,也是含糊不清、一推再推!终于陈式将军认清楚了那两个小人的面孔,我等也是忍无可忍!打算过来交大王这个真正的朋友,我们愿意助大王一臂之力,让整个山越只有一种声音!只要大王保证,事成以后与我等亲如一家、不分彼此!”

  此时潘临的小心脏扑通扑通的乱跳,咽了咽口水干涩的说道:“您的意思是要帮助我成为山越唯一的大王!”

  “没错,正是此意!”

  “这样对你们来说有什么好处?我不信你们没有什么好处,只要我那些空头的承诺,就愿意这么帮助我!”

  “哈哈!潘临大王果然是个实在人,那我们也就坦白了说吧。如今黄乱、费栈分出人去了庐江城,正是他们虚弱的时候,如果潘临大王这个时候解决掉黄乱、费栈二人,他们派去庐江城的部队不就是群龙无首啊,到时候我们自有办法,把他们收入麾下!而大王也成为了山越唯一的王!两家盈利,何不快哉!”

  这么一说潘临依然觉得事有蹊跷,然后那人连忙又说:“潘临大王何必对他们抱有仁慈之心,他们在断大王财路的时候,如果有大王的仁慈之心,也不必走到今天的这一步!那两座小山一般的五万两黄金本就应该是大王,现在却躺在别人的怀抱中!大王怎么能忍!如果事成后,我们愿意再出五万两黄金,只要大王派兵去庐江城助我家主公一臂之力就可以啦!”

  “你说什么!再出五万两黄金,我有点头晕!”潘临拿出自己的双手,看着自己张开的十根手指。妈呀,这下子连自己的手指都不够用啊,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十五万两黄金我绝对不能让它从我手上溜走。

  “我答应!我答应你们的请求,不过我要先拿到黄金!”潘临喘着粗气的说。

  “不行!说一句不好听的,因为黄乱、费栈二人的事情让我们大部分人已经不相信你们了,虽然我知道潘临大王和他们不一样,但是别人不知道!所以他们是不可能在这个方面松口的。只要潘临大王配合我们,黄乱、费栈二人的黄金自然就是大王的,同时我家主公还在庐江城打仗,只要大王肯出兵,我家主公绝对欢迎!不会在意这些黄白之物。”

  “可是…”

  “潘临大王,无需再讲!如果你觉得合作不合适的话,我们可以停止合作!”

  潘临见到一脸坚持的汉人使者,最后只好放弃自己的打算。

  “那就照使者的话做吧!汉人有一句话叫做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相信各位不会欺骗我的!”

  汉人使者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开口说道:“那是自然,我家主公最重视信誉,怎么会欺骗大王!”

  说完汉人使者都有点不好意思,脸庞微微的有些烧红,毕竟朱晓信奉的是兵不厌诈,并且也完美贯穿在自己的崛起之路。

  不过这一点并没有被已经被黄金冲昏头脑的潘临发现。

  接着双方带着微笑商谈事情的细节,最后也愉快的落幕了。

  …

  “文长你这次真是立了大功,不仅谋划了这场三桃杀二士之计!甚至还推荐啦秦宓这种能人,仅凭一张三寸不烂之舌,就把黄乱、费栈、潘临三人玩弄在股掌之间。用不了多久山越就得成为历史!”

  “陈式将军过奖,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在下只是起了一个推澜助波的作用!并且这一次,还得多亏秦宓的三寸不烂之舌,不然进展也没有这么快!”

  “对,哈哈哈哈!你们二人都是功臣,我现在就仿佛看到了胜利的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