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七十八章 二桃杀三士

发布时间: 2019-05-18 20:08:04 作者: 诛晓

  另外一边

  “陈式将军,如今山越迟迟不肯与我们正面对抗,而姜武将军他们去了庐江城攻城略地,建功立业!特别是鄂焕将军都被调过来啦。只留下我们,唉!”朱异在旁边抱怨。

  “朱异校尉你要知道自古以来,留守大本营的都是亲信之人,我们备受主公厚望,所以才留守大本营,并且主公还给我们一丝建功立业的机会。我等怎能有怨言?”陈式拍了拍朱异的肩膀劝解道。

  “我自然知道主公对我们恩重如山,我只是恼火山越那群狗贼,一直避而不战!让我们疲于奔波。”

  “陈式将军,在下有一计,可以破僵局。”

  陈式一听,顿时就来了兴趣,毕竟谁也不想和山越一直躲猫猫。望过去,发现是比武大赛的第一名魏延。

  “不知魏延校尉,有何良计?”

  “回禀将军,良计称不上,在下只是最近听闻山越首领黄乱、潘临、费栈三人十分贪恋财富,甚至有段时间一度因为分赃不均,而大大出手!我们完全可以从这点出发,挑拨他们之间的关系!引起山越内乱!”

  “不知文长,可否详细一谈。”

  “我们可以以请求山越支援我家主公攻陷庐江城为理由,花费重金邀请费栈、黄乱二人相助,故意冷落潘临,潘临肯定心中不满!费栈、黄乱二人多半拿到财富以后,也是出工不出力!我们又可以以此为借口,联系潘临,再次许下重金,不过这次要让潘临先办事,才能拿到报酬。潘临一边渴望我们许下的重金,一边又嫉妒费栈、黄乱二人之前从我们这里得到的好处!多半就会倒向我们,由潘临为我们的向导,山越不出一月,必定平定!”

  陈式听完后立马站了起来,连拍手掌直叫好:“好!文长,如此有勇有谋!如果这次平定山越成功,我一定向主公为文长邀功,文长一定是首功。”

  “多谢将军提拔!不过现在主公已经去庐江城,攻打刘勋啦!如果等庐江城那边局势稳定,我们再用此计,难免不会被黄乱、费栈看出什么问题,所以我想兵贵神速!”

  “这件事我会写信给陈宫军师,如今主公在外统兵,留下陈宫军师在吴郡城总揽全局,军师计谋百出,一定知道此事重要,绝对会愿意全力支持我们!”

  …

  另外一边,朱晓也获得了提示音。

  叮,玩家朱晓明手下将领魏延发动技能奇谋。

  智力加2,统率加2,武力加2。现在属性:武力:94,统率:95,智力:70,政治:45(有改动,已更改前文)

  哎呀,魏文长这一下子连技能都用上了,看来山越蹦达不了几天了。朱晓心中惊讶的想到。

  …

  陈宫很快得到了陈式的传信。陈宫摸了摸自己的胡子。

  “没想到魏文长竟然有如此智谋,难怪主公会如此看重他!甚至曾经对我说过,倘若此段时间平定山越,魏文长功劳一定占其半数以上。”

  同时手上的信封给了一旁的不知情况的朱据等人。接着下令

  “全力调遣资金,协助陈式将军。山越群贼,指日可破!”

  …

  穿过一片山荒野岭之间,看见了一群人躲藏在其中,为首的人正是黄乱。

  “大王,我们刚才抓到了一个汉人!他说有一大笔财富,要赠予大王!”

  “哦,要赠与我一大笔财富,行啊,把那个汉人给我带上了!”

  黄乱看着被自己手下拖上来的汉人,前去抓住他的下巴,玩味的对他说:“听说你要给我带来一大笔财富,如果真是一大笔财富,让大爷我开心了!我就能饶你一条命!”

  黄乱眼前的汉人,鼻青脸肿,狼狈不堪,很明显在被带过来之前,绝对受到了折磨。原本已经迷迷糊糊的汉人,听到黄乱的话以后,才勉强打起精神。

  “你就是黄乱吗?”

  “没错,我就是。”

  “先把我放了,我再跟你慢慢谈!”

  “哈哈哈哈!你在跟我谈条件,难道你不怕死吗!”说罢黄乱把手放在了汉人的肩上,使力一捏。咔嚓一声,响亮的骨碎声便响起。

  “啊!你,你可知道我是谁!我可是陈式将军手下亲兵,专门来找你谈生意的!”

  “哦,你还是陈式手下的人。最近你们不是追我们追得起劲吗?怎么突然找我们谈起了生意?快说!”

  “我呸,你休想!”汉人咬牙切齿看着眼前的黄乱,强忍着痛苦。

  黄乱随后不断的加重自己力气,但是汉人依然不为所动,最后叹口气,松开了手中的汉人。

  “来人给他解绑,是一条汉子,你赢得了我的尊重,不要亏待了他!”

  “不用,正事要紧!你把我松绑了就行了!”

  “行,还不快给他松绑!”

  随后一人持剑把汉人身上的绳索砍断了。汉人松绑以后,终于站起来,然后开口说:“我代表我家将军,恳请黄乱大王前去带兵,助我家主公一臂之力,好攻下庐江城!作为报酬,我们准备了五万两黄金。”

  一开始黄乱听到汉人的请求以后,还不以为然。直到听到给自己的报酬,当场就激动的抓住拿汉人的双臂。

  “你刚才说多少?是不是说错了!应该是五千两黄金吧”

  这一扯,直让汉人直皱眉,吸了一口冷气接着说:“在下并没有说错,正是五万两黄金!”

  黄乱彻底疯了,伸出自己的五个手指,望着自己的手指,喃喃自语的说道:“我去,五万两黄金,老子长这么大还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黄金!”

  黄乱作为流窜于山野之间的山越渠帅势力远远没有南蛮那边的蛮族势力大,平时也就是欺负一下平头老百姓,抢劫过往的中小型商队。对于他们这种小打小闹,五万两黄金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

  黄乱咽咽口水想到整整五万两黄金,请自己就用了五万两黄金,那岂不是说他们还有更多的,想到这里黄乱的小心脏已经受不了砰砰砰的乱跳。

  仿佛一旁的汉人看出了黄乱的想法,冷冷的开口说道:“我们的黄金还多的是,不过都在墙厚城高的吴郡城内。如果我们不愿,恐怕大王是拿不到的!”

  黄乱听到以后,如同一盆冷水顿时把自己浇清醒了,然后黄乱一改常态,贴笑的:“之前亏待啦侍者,真是不好意思,还请使者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们计较!您现在可以拍着胸脯的回去,告诉你家将军,我们同意,十分同意你们的提议,只要先给我五万两黄金,我立马前去助朱晓太守一臂之力!”

  “如此就好,希望以后我等两家亲如一家!”

  “那是自然!这就是在下的毕生所望。”

  …

  费栈那边的情况和黄乱这边差不多,一听到啦五万两黄金,根本都考虑不了别的了,连忙就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