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七十七章 庐江城易主

发布时间: 2019-05-18 20:07:48 作者: 诛晓

  回到庐江城的邢道荣立马就把朱晓的打算告诉了刘勋等人。

  其中免不了邢道荣对自己的美化,什么朱晓对邢道荣百般折磨,而邢道荣自己刚正不屈,最后众人折服于邢道荣的骨气之下,然后打算设计阴谋诡计,想谋反他,最后邢道荣十分机智的打算将计就计。

  “没想到邢道荣将军如此能文能武,略施小计,就骗过朱晓小儿。那竖子这时恐怕还在傻傻地等着邢道荣将军的好消息,哈哈哈哈!”刘勋开怀大笑。

  “那是当然,当初朱桓小贼暗器伤我,如今朱晓小贼又想用阴谋诡计算计我,两个姓朱的都不是好东西,一点正大光明的样子都没有,也配我给他效力!”

  “好,那诸位将军准备一下,今夜午夜时刻跟着邢道荣将军,给朱晓一个大惊喜!”

  此时刘勋等人仿佛已经胜券在握,只有刘晔一人隐约的感觉事情不对劲,但又说不清楚。只得到最后叮嘱刘勋一声万事小心。刘勋不以为然,满口知道敷衍刘晔。

  午夜时分,从朱晓大营出发一支部队,偷偷摸摸的前往到庐江城门外。呜的一声,城门被人从里面推开。

  这支部队一涌而进到了庐江城中,顿时箭如雨下。

  邢道荣持斧从旁了出来。

  “无耻小贼,你中计了!还不速速领死!哈哈哈哈!”

  这支部队立马溃败而逃。

  “小贼休跑,你已进了我们的天罗地网,速速早降才是正道!”邢道荣紧跟随后,死咬不放。

  刘勋等人见状也鱼跃而出,紧紧追击。

  追击出城一段路程后,此时从旁杀出一只彪军,为首之人大吼:“吾乃曲阿姜武!谁敢与我一战!”

  越兮挥手拦住了准备带兵过去阻击的刘勋。

  “刘勋将军勿多需扰,吾一人去足矣!”

  越兮纵马冲去,方天画戟在昏暗的空中划过一道寒光,借着月光的照耀模模糊糊的看见了越兮菱角分明的脸庞。

  “姜武你个手下败将,何足言勇!有胆再与我一战!”

  “哼,越兮你不要得意,之前我不过是奉主公的诈败之计,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真正的本事!将士们跟随薜英校尉前去杀敌,无需理会我!”

  “好,姜武你是条汉子!”

  乒乓一声,二马交错。

  叮,玩家朱晓您手下将领姜武正在和敌将越兮交手。

  姜武

  武力:93

  统率:78

  智力:40

  政治:15

  白狮烂银枪武力加2,白马驹武力加1,姜武现在武力:96

  武将技敌众:效果一、单挑时,每过二十回合,增加武力值一,上限为四;

  效果二、面对两人以上包括两人时,武力值立马加三,每增加一名武将,武力值加一,上限为五。

  (效果一与效果二不可重叠)

  越兮

  武力:97

  统率:71

  智力:38

  政治:32

  戟将:

  效果一、与人单挑时,随机增加2~4点武力值。

  效果二、冲锋陷阵时,增加2点武力值。

  (效果一可以和效果二重叠)

  越兮戟将发动,因众人越过越兮戟将效果二判定失败,效果一判断成功。武力加2。

  方天画戟武力加2,风行驹武力加1,现在武力:102

  越兮站到月下,亲手抚摸着自己的方天画戟,玩味的看着姜武:“这就是你全力以赴的实力!不过如此。或者你的依仗是他!”

  越兮突然暴起,头也不回的把方天画戟往身后斩后,作为顶级武将的越兮自然敏锐的发现了身后靠过来的人。

  砰的一声,两件兵刃砸到了一起,然后越兮脸色一变。才急忙回头,看见了一个披头散发、异于汉人的面孔。

  叮,玩家朱晓您手下的武将鄂焕与敌将越兮交手。

  鄂焕

  武力:90

  统率:65

  智力:35

  政治:20

  武将技巨力:

  效果一、面对力气比自己小的对手,武力值加二;

  效果二、面对力气比自己大的对手,武力值减一。

  巨力发动成功,武力加2。

  方天戟加2,鄂焕现在武力:93

  因为越兮一开始根本没有重视鄂焕,甚至可以说越兮认为朱晓军中除了姜武以外,其他人根本不值得他重视。所以一身的力气连七分都没有发挥,再加上鄂焕本来就擅长力气,比起越兮还要强上一分,在这种硬碰硬的纯力量比拼中占尽优势。

  越兮有心转身,好好教训偷袭的鄂焕,但是姜武并不打算给越兮这个机会,立马纵马冲了上来。

  越兮只好抽回方天画戟,抵御来势汹汹的姜武。在越兮这个新力未生,老力已衰的不利情况,再一次在对碰中落入了下风。

  随后姜武、鄂焕二人步步紧逼,最后在鄂焕打伤越兮坐骑风行驹的前蹄,姜武趁机把白狮烂银枪顶在了越兮的喉咙处,活捉了越兮。

  而另外一边,追着最紧的邢道荣已经带着人追进了树林。追击了一会儿后,突然嗖的一声,地上冒起一根绊马索把邢道荣绊倒到地,随后两旁杀出一堆人,刀剑指着邢道荣,让其不敢动弹,接着就被众人绑了活捉。

  而邢道荣手下的士兵还没有从自家将军被活捉的突发情况中醒悟过来,就被旁边杀出来的士兵砍得人仰马翻。

  刘勋终于发现了现在的境地对他来说已经十分不利啦,立马下令开始撤退。

  结果没跑几步,又遇见了从旁杀过来的祖郎。

  “这不是刘勋太守吗,怎么见到老熟人都不打声招呼,这也太让在下寒心!既然如此,在下只好用强的把太守大人绑回去做做客!”

  刘勋看见冲过来的祖郎,脸色顿时就差了下去。暗骂一声晦气,然后随手从身边抓来一个倒霉的校尉,让他负责带兵阻拦祖郎。

  而倒霉的校尉看见刘勋抛弃了他,直接毫不反抗的投靠了祖郎。这就让祖郎有点难办,不投降的话,反而好可以直接杀过去,省下不少时间,可是现在总不能对俘虏刀剑相向,只好下令叫他们赶快让开。

  不过等众人让出一条道路,刘勋早就跑得没影了。

  刘勋一路狂奔,都不敢在路上休息一分一刻,一直跑到看见高耸的庐江城城墙才松了一口气。

  “城墙上面的,赶快给老子开门!老子是你们家太守!”

  “哦,你可不是我们家太守!你是袁术封的庐江城太守,我们只认自家主公封的庐江城太守。”

  刘勋一听大慌失措,连忙抬头看去,借着微弱的火光,模模糊糊的看着城墙上为首的一人不正是朱桓!

  原来朱桓带兵趁着刘勋带人出城,城门警戒松备,直接杀进了城。不过半响,庐江城就易了主。只有梅成、梅乾兄弟二人带着部分残兵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