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七十章 许昭身死

发布时间: 2019-05-18 20:04:38 作者: 诛晓

  王朗看见不断逼近祖郎,大惊失色。作为和自己作对多年的老对头,王朗当然明白祖郎的本事。祖郎是王朗最不想遇见的,一个单纯的草寇出生,不知道给王朗造成多少的麻烦。

  周昕看见逼近的祖郎,转头对王朗说:“主公您先走!我来挡住祖郎!”

  王朗回头含情脉脉的说:“泰明是我对不起你,就麻烦你了!”同时脚下的步伐完全没有慢下来,反而更快啦。

  “主公放心,这次是我的过错!我一定把祖郎下来,为主公做掩护!将士们,养兵千日,用在一时!是时候报答主公了!”

  接着周昕带着自己手下的亲兵冲向祖郎。周昕完全明白自己以自己三流武将的身手,完全不是祖郎的一合之将。幸亏就算被许昭偷袭了,但是自己这一方兵力还是占优势。

  等到祖郎干掉周昕以后,王朗早就跑远了。气得祖郎又是一顿大骂。

  死里逃生的王朗,紧闭会稽城,并连忙派人向朱晓求救。

  …

  同样是逃出生天的严白虎和杨锋,在严白虎的建议下他们来到了一个普通山贼的窝点,原来这个普通山贼是严白虎培养起来的,为首的正是他严家的族兄弟,看见自己的家主回来以后,顿时让位啦。

  而杨锋得知自己迤西银冶洞洞主的位置已经被自己的儿子杨栋窃取了,同时黄海涛也在迤西银冶洞扎了根,和自己的祭司刘江雄狼狈为奸。就知道了迤西银冶洞已经没有他的位置。现在还不如先跟着严白虎,看能不能给朱晓找一些麻烦,好报仇雪恨。

  “家主,我们刚刚得到消息许昭和祖郎联手已经打败了王朗,甚至王朗手下唯一拿的出来的周昕都死在了祖郎的刀下!不如我们早日和许昭,祖郎会合!一同对抗朱晓,以报家族衰败之仇!”严白虎的族兄弟说。

  “哼,祖郎那个混蛋!之前在吴郡城的时候,竟然不顾我的生死!唉,算了!现在也没办法和他计较。去通知你的手下,我们去和许昭祖郎汇合!”

  …

  朱晓得到王朗的求救后。

  “王朗也太废物了!这一下子连唯一能拿出手的武将都没了。不过这也好,吕方郭盛何在!”

  朱晓身后的吕方郭盛站了出来,高声回应。

  “属下在此,尽听主公吩咐!”

  “尔等准备一下,统率持戟羽郎君,即日启程随我去会稽城协助王朗。”就在朱晓刚刚下令,陈宫就立马站出来反对。

  “主公万万不可!主公万金之躯怎么可以前去冒险!如今吴郡城刚刚起步,正要主公坐镇,宵小之辈才不敢冒头!”

  朱晓无语的说:“我又没说我要去会稽城打仗,现在王朗已经被吓得六神无主,而麾下军队失去了唯一的统帅周昕,群龙无首!若是我此刻强势入城,尽收王朗麾下军队,到时候王朗空有会稽太守的名头,却无军队!哪怕可以管政事,也不过是为我打工!从此以后鹤城以南,皆落我手!”

  陈宫突然被朱晓的想法,吓了一跳,回头一想,这个办法的确是最好的,可以避免王朗盟友的身份,省下了拔刀相向,以免落人口舌。不过陈宫依然担心朱晓的是安危。

  “此等小事,交给朱恒将军或者姜武将军去办就行了!主公万金之躯还是留守吴郡的好!”

  朱晓摇摇头说:“只仗姜武或者朱恒的名头,震慑不到王朗!到时候往往凭借自己盟友的身份,耍赖泼皮,他们做手下的也不好应对。而我就不一样,他敢跟我耍赖皮,我教训他一下,这可算不上对盟友拔刀相向。再说姜武、休穆也有要事要忙,你们负责去剿灭许昭。姜武为主将,朱恒为副将,我要不久之后,鹤城三贼成为历史。”

  陈宫看见朱晓的坚持,最后无奈的同意。姜武和朱恒也抱手领命。

  …

  随着严白虎、祖郎的投靠,姜武朱恒带兵的过来准备讨伐,许昭越来越感觉难以控制局势,越来越着急想投奔朱晓。许昭连忙找到神秘的先生询问。

  “先生,严白虎、祖郎和朱晓将军有过仇,特别是朱晓都派兵准备讨伐我了。再这么下去了的话,严白虎他们恐怕会比我向朱晓将军开战,那到时候局势恐怕就难以收拾了!”

  那个神秘的先生点点头:“的确如此!并且许昭将军你难道没有发现你手下的彭虎这几日频频与严白虎、祖郎等人接触,再联想到他之前不满将军投靠朱晓的事情,恐怕用心不良!”

  “不会吧!”

  “怎么不会?现在军中不是传开了主公打算投靠朱晓的消息,严白虎更是因此要求独自划出一片区域扎营,祖郎也对我们防备颇多。这些消息从哪里传出来的,难道将军没有想过吗?”

  “该死的彭虎,我以诚心相待,他怎么可以这样!”说完许昭准备气冲冲的冲出去。但是被那个神秘的先生拦了下来。

  “将军现在去也没用,彭虎自然不会承认自己的所作所为。若真的是他,将军独自前去,反而给了彭虎机会!”

  “先生提醒得及是!不知先生如何打算?”

  “我的打算是…”正当神秘的先生准备说出来的时候。一人突然在帐门外高声喊道。

  “禀告首领,张节通知首领,严白虎、祖郎等人在会议厅准备商量如何应对朱晓的讨伐大军。还请首领赶快过去主持大局!”

  许昭想都没想的说:“好的,我这就过去主持大局!”

  一旁的神秘的先生连忙制止许昭,轻声说道:“这个敏感时候商量什么,他们明明之前还在远离将军,现在又打算和将军商量,这明明就是鸿门宴!将军切不可去!”

  许昭无所谓的摆摆手:“怎么可能!彭虎虽然可能背叛我,但是张节绝对不会,他可是跟随我多年的老人。先生一定是多虑了,我先去应付他们一下,回来接着跟先生讨论!”

  看着许昭一意孤行的背影,神秘的先生无奈的叹口气。然后连忙去找许昭的儿子许韶说明情况。

  许韶一时也没有个主见,幸好此时许昭的父亲许生过来了解了情况。许生当机立断,带着亲信准备去救许昭。

  可惜他们还是没赶上,许生带人来的时候许昭早就被咔嚓了。

  原来许昭刚进入帐营,屁股还没坐热。严白虎就发难:“许昭听说你要投靠朱晓!不知是真是假!”

  许昭看见严白虎的发难,自然知道不能把准备投靠朱晓的打算告诉严白虎。

  “我想干什么,还用汇报给你吗?”

  严白虎听闻冷笑,“看来是真的,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说完严白虎就拔出大刀,一刀砍掉了许昭的脑袋。许昭直到死之前,都没有反应过来。

  而一旁的祖郎也看呆了,这几天祖郎心里十分复杂,他觉得他没有一次被朱晓正面击败,但现在他连抵抗朱晓的资本都没有。特别是听见许昭都打算投靠朱晓,心中更是乱成了一团麻。所以面对彭虎的拉拢,没有给出明确的态度。因此祖郎根本不知道,彭虎竟然打算今天干掉许昭。

  “严白虎你在做什么!有话不能好好谈吗!你竟然杀了许昭。”

  彭虎站出来说道:“祖郎首领,听许昭的口气明明是要投靠朱晓,你要知道朱晓手下军队军纪严明,投靠了朱晓,哪还有现在快活的日子!”

  “那你们也不能杀人!你难道忘记了是谁收留你们的吗!你们这群忘恩负义的人。”

  严白虎立马大声反驳:“我呸!祖郎你少给我装高洁,杀人放火的时候没见到你少做,现在跟我讲大道理,你配吗?还不是因为朱晓有心打算招募,放了你两次,这次就不打算跟他打了!我看你就跟许昭是一路货色!”

  张节这个跟随许昭的老人,历史上曾于永安七年(264)聚众万人,反抗吴景帝孙休。也站出来说

  “祖郎,别说我们不给你机会!如今许昭已死,凭借我和彭虎的声望以及手段、准备,许昭手下的一万五人很快就会改姓了。你现在去弃暗投明还来得及,我们还是可以接受你的,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哈哈哈哈!不客气,我倒要看看你们怎么个不客气法!我平生最恨不义气的人,来呀!”祖郎也拔出了大刀,要冲上去找严白虎。

  众人看见祖郎的态度,也纷纷拔刀帮助严白虎。

  正当祖郎因为严白虎等人人多势众,落入下风的时候。许生终于带人杀过来,祖郎见状奋力击退严白虎,跑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