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六十九章 星相

发布时间: 2019-05-18 20:04:25 作者: 诛晓

  随着比武大赛的落幕,严畯主持的诗文大赛也开始展开。

  [无聊的过程省略(•̥́ˍ•̀ू)]

  最后朱晓挑选出四个人才。

  李恢字德昂(蜀汉第二任庲降都督,协助诸葛亮平定南夷叛乱,开发治理南中)

  统率:62

  武力:48

  智力:76

  政治:81

  亲蛮:大幅度提升蛮族对你的好感度,担任蛮族有关职位时,不易发生叛乱。

  赵累(蜀汉的荆州都督,隶属于关羽麾下,演义中为蜀汉荆州管粮都督)

  统率:60

  武力:45

  智力:71

  政治:77

  王蕃字永元(东吴天文学家、数学家,重制浑天仪,计算圆周率等于3.1556,测出日距阳城(今河南登封)为八万一千三百九十四里三十步五尺三寸五分)

  统率:32

  武力:24

  智力:81

  政治:73

  星学:精通数学,善观星象。观察星象时,智力加四。

  贺邵字兴伯(东吴中书令、太子太傅,兼书法家。陈寿赞称:①邵奉公贞正,亲近所惮。②贺邵厉志高洁,机理清要)

  统率:24

  武力:32

  智力:72

  政治:75

  进展的很顺利,都是打算投靠朱晓麾下,在交谈中得知李恢是因为朱晓杀南蛮救汉人的美名而投靠的,其实就是因为上次奖励的增加对参与诸葛亮七擒孟获历史剧情的历史武将增加的吸引力,而赵累是李恢好友,被李恢拉过来的。

  同样贺邵是王蕃好友,被王蕃拉过来的。至于王番投靠朱晓的原因是:

  “主公,你可相信星相之说?”

  “这又怎么说?”朱晓并没有直接回答。

  “昨日我夜观天象,发现鹤城南部一颗帝星升起,不知主公是何年生?”

  “庚辰年。”

  “庚辰年,龙年,龙属火,主公名号朱晓,晓字,日字旁,日正是火。由此可见主公命格定是火,而昨日帝星正是属火。并且我想主公最近绝对是得到贵人相助。这贵人属木,木生火,木能火更上一层楼,恐怕过不了多久主公就会因为这名贵人更上一层楼。”

  朱晓听到王蕃心中沉思,贵人难道指的是明成祖朱棣的英魂,棣字,木字旁,不正木呀!能助我更上一层楼,没错得到永乐王朝遗产的我,虽然现在还没有太大的收益,但是只要我一旦踏出一步,恐怕就是停不下来了。

  “永元说的有理,但是我们还是要脚踏实地的做事。天只佑自强之人。”

  王蕃眼中精光一闪,无论朱晓认不认同自己说的话,但他没有否认自己的话,反而是借助自己的话,把自己定义为天佑之人。同时又提醒众人,不要迷信星相,从而荒废政事。真雄主也。不过王蕃没有说出一件事,那个贵人代表的命星是直接融合在代表朱晓的帝星中,这也让王蕃百思不得其解,但是看朱晓的表现,似乎并不想提起那个贵人。只好把自己的疑惑压在心里。

  随后朱晓把李恢等人打发到朱据等人手下做副手,只有把王蕃任命为随军主薄,带到自己身边。

  …

  最近的王朗感觉神清气爽,一直和他作对的三个对头。一个被朱晓活捉了;另一个被朱晓打残,现在被自己追的到处跑;最后一个大气也不敢出一个。哪怕不是因为自己的原因,也感觉出了一口气,我王朗也是朱晓的盟友啊!

  “主公,切莫大意!虽然祖郎已经落魄,但是兔子急了也会咬人。还有许昭一直没有动静,现在的情况,他要么是跑到别处,要么只能破釜沉舟。像这种毫无动静,定是有鬼!”说话的是王朗手下唯一拿得出来的将领周昕。

  “泰明(周昕的字)勿忧,现在祖郎只能任我宰割!至于许昭,这个没有一点实力,就敢称帝的傻子,人人皆而打之,朱晓已经打算对他的靠山山越出手,等到朱晓收拾了山越,就是许昭的末日!”王朗自信的说。

  “一山不容二虎,恐怕鹤城三贼被消灭了,后面就要轮到我们!朱晓想统一鹤城,绝对不会容许我们。还请主公早日做决定。”

  “哼,他朱晓敢!我和他可是盟友,他若是向盟友拔刀相向,为天下人唾弃!”

  “话虽如此,但是依然不能不防!就算朱晓明的不来,也会来暗的。”

  “泰明好了,我当然知道!我只会有防备的,你现在只要做好打败祖郎就可以了!”

  “遵命,主公。”

  …

  祖郎这边,正在大骂王朗:“该死的书呆子,被朱晓当枪使都不知道!什么打山越,这种鬼话都信!山越往山上一钻,接着朱晓怎么打?转几圈,等我们两败俱伤,再过来摘桃子!”

  “杀啊!”

  “什么声音!”祖郎突然听到阵阵杀声。

  “首领有救了,刚才有个兄弟过来说自己是许昭的手下,许昭首领已经带人偷袭了王朗,是过来救我们的!”

  “许昭过来救我吗!他现在都自身难保,会这么好心来救我们?恐怕这是朱晓驱虎吞狼之计!”

  祖郎的手下顿时迷糊,然后问道:“那我们不出手吗?”

  祖郎一巴掌刷了过去,然后骂骂捏捏的说:“你傻吧!不出手,难道你还想和王朗联手!不管怎么样,先解决,眼下再说!兄弟们跟我杀出去,和许昭首领联手弄死王朗那个书呆子,占据会稽城,依仗城墙之利,纵使朱晓有千军万马,又能奈我们如何!”

  祖郎这一番慷慨激昂,并没有多大的刺激自己的手下,毕竟自己等人明明是刚被朱晓从吴郡城赶出来的。

  祖郎看了一眼,也知道这个情况,最后无奈的叹气。只能先和许昭汇合,再做以后的打算。

  随着祖郎带人杀出来,王朗陷入那前后受敌的困境。

  “周昕,你难道没有派出斥候吗!怎么敌人到跟前了,你才发现!气死我啦!”此时的王朗暴跳如雷,自己以为的大好局面现在却沦落成这个样子。一不小心,甚至自己都会有杀身之祸。

  “主公,我们的斥候哪里比得上许昭那些整天钻树林的老油条。没发现也很正常!”

  “我呸,什么个正常法!”

  “主公先不要说这些,我们快逃吧!”

  正当周昕打算掩护王朗逃跑的时候。

  “王太守,你想逃到哪儿去!怎么这么多天一直在追我,现在逃个什么!”

  王朗转头惊恐的发现祖郎凭借的个人武力,杀穿了自己的手下。冲了过来。

  现在祖郎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只要拿下王朗,就能把损失降到最低。甚至还可以收编王朗的手下,以及占据会稽城,这才有抗衡朱晓的资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