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六十八章 比武大赛

发布时间: 2019-05-18 20:03:58 作者: 诛晓

  这是整个鹤城以南,开始热闹起来。祖郎正在山林中东窜西窜;王朗得到朱晓的传信,正在磨刀霍霍地追击祖郎,报仇雪恨;许昭准备动身向朱晓示好;彭虎正在磨砍上司的刀;山越还是抢完了就跑,过着自己的小日子;朱晓正在准备比武大赛和诗文大赛,引来不少游侠文客;还有在吴郡的监狱中,有两个人正在忙着结拜。

  “杨锋兄弟,与君一见,胜读十年书!”

  “白虎兄弟,今刻一拜,往生全是你。”

  狱卒都看不下去这满满的“基”情,不再盯着二人。

  严白虎,杨锋这一对难兄难弟,都被朱晓抓住,扔到牢里,忙着忙着就忘记了。

  严白虎突然贴近杨锋低声说道:“狱卒已经走过去了。杨锋兄弟现在讨论正事,据我这几天打听到的消息,朱晓正在举办比武大赛和诗文大赛,这几天吴郡人口流动大,看守也松弛了下去,正是我等逃狱的好机会!”

  “白虎兄弟,我在这里人生地不熟,全都只能依靠你了!你说什么,我在做什么。”

  “好,今晚我们就动手,越狱!然后我带你逃去湘怀街,那里是客栈、青楼的聚集之地,多半的游侠文客都会去那里休息。朱晓肯定不敢肆意的搜索,不然只能得罪了人,然后他费尽心思举办的比武大赛和诗文大赛,只能化为泡影。”

  “白虎兄弟说的对!”

  当天晚上,严白虎和杨锋就越狱,跑到了湘怀街,前来追捕的狱卒自然知道如今的湘怀街的重要性,正当进退两难,正好碰见在湘怀街与世家子弟谈笑风生的严畯。

  严畯在了解全过程后说:“你们追捕犯人没错,可是犯人狡猾逃到了这里,如果再这么追捕下去,肯定会坏掉某些人的兴致。人言最畏,你坏了他们兴致,到时候他们这一张嘴一张,在凭借着自己的人脉,宣传一二,恐怕主公的名声就会坏掉!你们现在退去吧,有什么事我向主公担下来。”

  狱卒听到了严畯的保证,便只好打道回府。

  后来朱晓得知消息后,赞赏啦严畯,并派人加强了城门的检验。不过最后还是没有找到逃脱的严白虎和杨锋。

  …

  “鹤城比武大赛正式开始。

  现在宣布规则

  本市大赛三轮选拔

  初选,检验力气,为将者冲锋陷阵,斩将夺旗,怎可没有力气!

  举起五百斤巨石一刻钟者通关

  或者举起千斤巨石一分钟者通关

  复选,弓马娴熟,为将之本。

  举行弓箭大厦、骑马大赛,取两次成绩总和,前三十二人通关

  终选,斗将场上,各显本事。每轮抽选一名对手,胜出者进入下一轮,失败者淘汰。

  前三十二人皆可成为我军曲长或者领取黄金五百两。

  前八人皆可成为我军屯长或者领取黄金一千两

  前二人皆可成为我军校尉或者领取黄金五千两

  第一名除了可以成为我军校尉,还可以任意挑选部下、选择上司,并另外赠与黄金五千两。

  宣读完毕。”

  比武大赛规矩一出,众人开始议论纷纷。

  “初赛听着最简单,其实是最难的,举起500斤的巨石一刻钟,这明显是要求起码达到三流武将,如果能举起千斤巨石更是代表达到了最起码触摸二流武将的门槛。”

  “对,只要到达入流武将,哪个不是弓马娴熟!我看复赛最简单。”

  “没错,不过终赛最精彩,完全的淘汰赛,每一轮淘汰一半,绝对刺激!”

  第一天比武大赛初赛,很快的就过去了。然后朱晓发现了一个尴尬的问题,自己定下的入流武将门槛,最后通过的只有24人。根本不用担心第二轮的淘汰。

  最后朱晓放出话了:“复赛照样进行,规矩不变。终赛倒数第二轮一人轮空,胜出者和轮空者进行最后一轮比试,要知道幸运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第二天复赛

  “主公您看,这个张翼、张嶷、马忠、谢旌以及李异这五人都是挑战千斤巨石通关了,看今天的表现应该是二流武将无疑;最厉害的是那个红脸汉子,他当初可是一拳打碎了千斤大石,今天的表现也是力压群雄!就连姜武将军都感叹,很有可能是一名超一流武将。”

  朱晓突然被引起兴趣,看了过去。

  “这红脸汉子叫什么?”

  “回主公,叫严魏。”

  朱晓心里满头的问号,什么鬼?这6个人,张翼、张疑朱晓很熟悉,是协助诸葛亮七擒孟获的武将。至于马忠不知道是蜀国的马忠还是吴国的马忠。谢旌、李异是吴国后期的勇将。谢旌曾经和张苞大战三十回合,然后落入下风。李异与谢旌齐名。

  朱晓只好动用自己提高权限的侦查权。

  魏延字文长

  武力:92

  统率:93

  智力:68

  政治:45

  奇谋:兵出险计,方可以奇制胜。提出并被接纳自己的奇计后,智力加2,武力加2,统率加2。

  魏延,严魏,好吧,厉害了我的哥。

  张嶷字伯岐

  武力:76

  统率:78

  智力:66

  政治:72

  亲蛮:大幅度提升蛮族对你的好感度,担任蛮族有关职位时,不易发生叛乱。

  张翼字伯恭

  武力:74

  统率:75

  智力:42

  政治:35

  马忠

  武力:75

  统率:72

  智力:68

  政治:74

  亲蛮:大幅度提升蛮族对你的好感度,担任蛮族有关职位时,不易发生叛乱。

  李异

  武力:78

  统率:62

  智力:31

  政治:23

  谢旌

  武力:79

  统率:61

  智力:23

  政治:31

  看样子马忠是蜀国的,不错啊除了魏延这个超一流武将,还有四个二流武将,完全可以作为中层武将,特别是还有张嶷、马忠这两个特殊人才。

  接着其他的19个看了一下,都是平平常常的三流武将,剩下朱晓也不想看走形式的复赛。

  第三天的终赛,魏延毫无疑问的力压群雄,摘得魁首。第二名则是在倒数第二轮比赛轮空的张嶷,第三名是谢旌。

  …

  “诸位你们已经展示了自己的本事,我也将兑现我的承诺!如果想为我效力,我十分欢迎!如果诸位依然想过这闲云野鹤的生活,现在就可以拿钱!”

  最后24人,只走了6人,最值得庆幸的是朱晓看重的6人都没有走,走的只是普普通通的三流武将。

  “承蒙诸位看重,那从此以后,我将携手诸位共创一番宏图大业!”

  “我等见过主公,主公英明。”

  朱晓一脸微笑的看着众人,现在他军队的中层武将目前来说已经算得上绰绰有余。然后朱晓的眼光飘向了魏延。

  “严魏,你作为本次比武大赛的第一名,可以额外获得5000黄金,来人抬上来!”

  魏延平淡的看着抬上来的黄金。朱晓接着说:“严魏,你知道吗?你让我突然想到一个人,曾经的长沙大将魏延。不过后面听说长|沙城被黄巾道攻破以后,魏延就不知所踪了!他也是个红脸大汉,武艺也是十分高强,你们很像。”

  魏延一听这话,就知道朱晓暗有所指,立马站出来说:“属下有罪!”

  朱晓假装不知,疑惑的问:“何罪之有?”

  “属下有隐瞒之过,属下正是魏延,严魏不过是为了逃脱黄巾道追杀取的假名。”

  “那为什么一开始不坦诚相待?”

  “这个吗,因为…”魏延一副难为情的样子。

  “哈哈哈哈!我知道你因为什么,你是觉得我也是草寇出身,害怕你的身份,得罪黄巾道,不敢收你吗?如果是这样,大可放心,当初我既然在黄巾道如日中天的时候弃他们而去,宁可远征南蛮,也不愿与他们为伍;更不要说现在的黄巾道!”

  魏延摇摇头说:“并非如此,若是我担心这个,我完全没有必要参加比武大赛。我隐藏身份,这是怕给主公招来麻烦!”

  听到魏延的否定,朱晓这下迷茫了,什么麻烦呀?

  “不知文长可否说仔细点?”

  “唉,这就要从为什么长|沙城被攻破说起,我虽然本领高超,但是在韩玄手下并不重要,便有人以为我好欺负,邢道荣那个沽名钓誉之徒,有一次在酒席上我和他起了冲突,从此以后他怀恨在心,后来他见我出城邀战,连斩黄巾三员武将,然后他以为自己也可以,结果差点死在张燕的刀下,丢尽了面子!然后他就诬陷我和黄巾贼勾结,还能立下大功。刘度也是一个小人,见到自己手下大将丢脸,迁怒于我!勾结金旋、赵范二人,向韩玄是施压,韩玄也不分青红皂白,把我打下狱。本来事情应该就这么结束,结果黄巾贼知道啦,他们指挥长|沙城隐藏在暗地的教徒,把我放了出来,并宣传我投靠了黄巾贼。我出来以后,才发现事情的不对劲,但是已经解释不清楚了。我连忙赶到自己旧部那里,接受我的部下的是杨龄那个小贼,他和邢道荣私交甚好,并且也早看我不爽,我被打下狱以后,他还是迁怒于我的部下!我的部下看见我回来以后,便信以为真,我要投靠黄巾贼,加上他们早就对杨龄韩玄失望透顶,便冲进杨龄的帐篷把杨龄绑了,同时长|沙城的黄巾贼教徒趁机闹事,整个长|沙城都乱了。然后黄巾|贼趁机攻破了长沙城。”

  “原来如此。”

  “长|沙城攻破以后,韩玄等人突围出去,但是四处宣传我是叛主之贼,而黄巾贼也在秘密追捕。我带着我的部下,东躲西藏,好不容易来到了吴郡,这里因为远离长|沙城,所以暂时没得到消息!我害怕主公得到消息以后,认为我是叛主之贼,所以隐瞒身份。”

  “哈哈哈哈!文长多心了,文长若是真的叛主,那怎么会又在这!既然误会解开了,文长现在打算去哪个将军的手下?”

  “回禀主公,在下想去陈式将军的手下,因为听说陈式将军即将讨伐山越,在下想出一份力。并且属下还有个不情之情,就是属下的部下也想投靠主公,希望能调到我的麾下。”

  “好!允许了,我就在吴郡城等待文长的好消息。”

  接着朱晓又和其他几人寒暄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