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六十七章 许昭的抉择

发布时间: 2019-05-18 20:03:41 作者: 诛晓

  朱晓权衡了半天,还是决定建一个明朝厂卫所。然后找人询问得知原本吴郡就有一个普通兵营。

  接着朱晓大笔一挥,建了三个明朝卫所,同时又建了一个普通兵营,作为后备。

  并且还收获到了提示声

  叮,恭喜玩家朱晓成功敲好气运值建立明朝卫所三个,普通兵营一个。

  叮,共消耗气运值一千八百,剩余气运值四千二百。

  叮,提醒玩家朱晓注意气运值消耗,普通城池至少保障一百气运值;一郡主城至少保障一千气运值;一州主城至少保障一万气运值。倘若无法保证,后果自负。

  叮,提醒玩家朱晓除军事外,也可以通过政治民生、经济文化建设提高气运值。

  叮,朱晓占据鹤城气运,因在吴郡占据气运,主城自动默认为吴郡,日后可消耗气运值迁城。[郡城迁移需要十万点气运值,州城一百万点气运值,国都一亿点气运值]

  朱晓无语的看着巨额的“搬迁费”,这难道就是历史上不喜欢迁都的理由。

  明朝卫所以朱晓自己手下武力值超过20,但没有达到25的士兵为先。所谓的训练时间也不是死板不定,像武力值达到20的人最多只需要三天时间就可以完成了。

  至于普通兵营就解决朱晓手下极少部分连20都没达到的士兵使用。

  朱晓望着兵营,感慨道:“果真不一样,当初跟我转战桂阳、南蛮、吴郡的众人,历经两三个月,才纷纷勉强达到20。现在容易多了。”

  一旁的朱桓出来说:“当然如此,不过竟然没想到主公也是天佑之人,这个明朝卫所,绝对算得上天下数一数二基本士兵兵营。”

  “哦,看来你很惊讶!怎么之前不看好我吗?”朱晓似笑非笑的问。

  朱桓这才发现自己的失言,连忙说道:“属下不是这个意思!”

  朱晓哈哈大笑:“行啦,我知道你不是这个意思!不过你说的什么基本士兵兵营是什么鬼?”

  见到朱晓不再追究,朱恒松了一口气接着说道:“所谓的基本士兵兵营,就是训练出来的士兵武力值在 20~29之间,上面就是中级士兵,武力值在30~34,接着是高级士兵,武力值在35~39,最厉害的是顶级士兵能达到悍卒的势力。武力值如果想接着突破,那就是乡勇,已经具有突破成武将的资格,绝对不可能的训练出来,只能在战场上厮杀磨练,并且还有一定的天赋和机遇,有可能突破。”

  “那你这么说,我的明朝卫所兵只有25的武力值,在基本士兵中都不算最强!那怎么算得上数一数二?”

  “这个当然是因为,明朝卫所兵竟然是无限制的,并且只要七天训练一次,就可以保持战斗力,平时还可以耕田,需要维持的资金简直少的可怜!通过这样,我们可以大量的藏兵于民,等到战争的时候,这些基础士兵只需要花费少量的时间,就可以大批的转化成中极士兵、高级士兵,到时候何人能挡住我们!”

  朱晓想了想,并没有被朱恒所描述的冲昏头脑。明朝卫所的确是最低成本的维持基本士兵的兵营,但也最容易使人坠落,以卫所自治,没有系统管理,还是世袭,过不了几代坠落。最明显的例子,明太祖明成祖时期,明朝卫所兵跟着雄主打天下,甚至明成祖时期的几乎所有名将,都是出自明朝卫所兵,比如朱能、张玉;而到了明朝后期,明朝卫所兵说直白点,完全就是废物。

  况且汉朝的郡兵制,唐朝的府兵制,也可以低成本的维持基础士兵。

  “休穆不要看低了别人,若真的这么简单,天下早就太平了!对了休穆你会训练中高级士兵吗?”

  “在下谨听主公教诲;在下并没有专属兵,所以不能系统的训练出来高级兵。”朱恒摇摇头。

  “不能系统的训练出来?那意思你还是可以训练出来的。”

  “没错,训练是可以训练出来的!那就拿高级兵说,训练时间是最普通的高级兵的两倍,单兵实力普遍也不如专属兵!很遗憾的是,主公现在麾下并没有练兵的人才。”

  这是朱晓突然想起张玉,和其他的不一样,五军营的解锁并没有说明什么是解锁钥匙,除非张玉本身就是解锁钥匙,这个恐怕就是所谓的练兵人才。不过那个前提条件,占据一州,一州指的是一省之地;末日降临的城池都是一城之地;以前的一市之地也就是一郡。

  并且陈宫曾经告诉朱晓他在政治上是一州之才,并且是拔尖的。这么推算的话政治值80~89属于一州之才;在一州之才上还有一国之才恐怕就是90~99;最厉害的是王佐之才肯定就是100包括以上;下面还有一郡之才70~79,和一县之才60~69。。

  在朱晓走出湘地之前,就不用着急寻找一国之才。毕竟朱晓的一州之才,除了陈宫还有朱据这个历史上的东吴丞相。

  …

  许昭得到了朱晓传过去的信,立马招集手下讨论。

  “诸位你们看这封信,说王朗即将出动到处围剿逃脱的祖郎,并且朱晓将率军先对山越发起战斗。并且说我们如果不想灭亡的话,必须赶上朱晓打败山越之前打败王朗,才有可能不被两面夹击,继续存活下去!”

  “陛下,最近朱晓的确频频向山越方面调兵遣将。不过我觉得我们应该先和山越联手先打败朱晓。”

  “对,陛下您管什么祖郎的生死,现在朱晓打山越,还能为了什么,肯定是为了最后搞死我们!”

  众人议论纷纷,不过全方位倒向讨伐朱晓。

  但许昭依然动摇不定,最后问向角落中的一人。

  “不知先生有什么想说的?”

  听到许昭这么一问,那人抬起头,缓缓开口说:“不知许昭将军是否有把握和山越联手打败朱晓,要知道朱晓吞并严白虎后,兵力已经报上到四万,而据我所知许昭将军不过只有一万五千,而山越人恐怕也不乐于和朱晓硬碰硬,他们只要往山林中一窜,任朱晓再大的本事,想剿灭他们也难于上青天。但是许昭将军如果过去,恐怕朱晓就要立马转枪头对付许昭将军了!将军如果要去,就请先做好承受朱晓的怒火!”这人竟然没有称呼许昭为陛下,更诡异的是许昭也没有怪责他。

  这一下之前纷纷叫嚣灭了朱晓的众人,一下子沉默不言。

  许昭也连忙问:“还请先生救我!”

  那人淡淡的看了一眼许昭,接着说道:“不知许昭将军是否考虑过这封信是谁写的?”

  “先生的意思是?”

  “哪怕之前我不出声阻止,只要将军去支援山越,朱晓觉得会调转枪头,恐怕那时将军只能先避锋芒。如果朱晓那个时候不追击将军,将军恐怕就要去找王朗的麻烦,一方面真的怕王朗和朱晓联手,另外一方面也可以拯救祖郎,得到一个得力帮手!不过到最后还是要面对朱晓,并且此时的将军还是跟王朗血拼过。这一下子就能看得出来,到底是谁在尽占便宜!”

  “先生的意思是,这封信就是朱晓写的!”

  “没错,驱狼吞虎之计!”

  “气煞我也,朱晓如此阴谋狡诈!那我现在该怎么做?”

  “现在的话,局势已经很明显了,山越不可能跟朱晓硬拼,在他们眼中无论是是谁,只要抢完以后跑,日子照样过;将军哪怕最后得到了祖郎的帮助,并且也没跟王朗硬拼,就凭着这区区县城三丈低矮的城墙,恐怕还是挡不住朱晓的兵锋。要么将军远走高飞,但是外面依然是混乱不堪,比朱晓强的比比皆是;要么抛弃自己的虚名,寻找一方强主投靠,换来后后半生的财富安生!”

  许昭想了良久,叹口气说:“什么虚名,当初还不是自己受到山越的蛊惑,脑子一热血,什么也没想就称帝了!结果除了一个名头,啥也没有!还经常被人找麻烦,我早已受够了这种生活!我选择第二条路。”

  “将军明智,现在给将军的选择,恐怕只有一个是王郎,另外一个就是朱晓。至于其他地方的选择,早就成就了一番事业,像将军这种妄言称帝的,是最受他们打击的、忌惮的!哪怕是王朗,恐怕都是这种想法!能接受将军的,只有朱晓。”

  “好,谁叫当初年少不智!才落到现在的下场,投靠朱晓就投靠朱晓!”

  “将军也不用太急,既然将军想投靠朱晓,朱晓又用了驱虎吞狼之计,不如将军就先顺着朱晓的意思了,体现自己的价值,最后再投靠朱晓。”

  正当许昭打算同意,突然一人出言反对。

  “不可陛下,如果投靠朱晓了,那我们现在的一切不都没了!”站出来反对的是徐昭封的大将军彭虎。历史上也是个反贼,被董袭、凌统等剿灭。

  许昭听到彭虎的话,直翻白眼,老子都明白了再顶着这么大个名头,迟早会死的很惨。也就这个刚刚投靠过来的楞头青,才有一腔的热血。要不是看他当初投靠的时候,带了五千人,怎么会封他为大将军!唉,自己同为鹤城三贼,是混的最惨的,隔三差五就有正义之师过来讨伐他,王朗更是死咬着他不放,原本也有两万多人,最后才慢慢的只剩下一万五千人,其中还包括后面来的五千人。

  许昭大骂彭虎几句,说他一点都不现实。然后看着彭虎低着头,也没再说什么了。不过许昭不知道的是彭虎低着头,恶狠狠的想着许昭竟然一意孤行,就不要怪他不义了,刚好自己也想当皇帝过把瘾。

  许昭接下来和那个神秘的先生,商量接下来的具体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