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六十四章 雪中送炭

发布时间: 2019-05-18 20:02:47 作者: 诛晓

  严白虎正在一路兴冲冲奔向邓天福。

  “兄弟们,前面就是肥羊,拿下他们,人人赏黄金一两!”严白虎一路急行军,找到邓天福,都顾不上休息,直接扑了上来。

  邓天福冷漠的看着扑上来的严白虎,然后下令:“全军撤退,不用管货品!”

  严白虎看见直接撤退的邓天福,更是兴奋的说:“哈哈哈哈!朱晓那个废物,手下也都是废物!都被我们打怕了,现在连打的勇气都没了,兄弟们直接接收财富去了!”

  严白虎走到货物前面,忍不住心中的好奇,戳破了麻袋,想提前见识自己抢过来的宝贝。结果这么一戳,里面还全都是稻草。这是旁边一个鼻子灵活的人还发现了:“主公,这么大一股味,这上面有火油啊!”

  这时的严白虎终于反应过来,大叫道:“不好啦,中计啦!大家快退!”

  果真接下来就是一支支火箭破空而来。迅速点燃所有的货物,不过因为不是在狭小的空间,其实根本没什么伤害。只是让严白虎众人彻底乱了阵脚。

  接着邓天福又带人杀了回来,并且同时还有郭盛部;严白虎见状连忙从另外一边开始逃跑,然后就碰见了杀过来的吕方部;只好再次转方向,又碰见了刘武部;最后严白虎朝着最后一个方向跑,遇见了早已等候多时的陈式部。

  不得已严白虎只好咬咬牙,打算带人从陈式那里杀出条血路。结果血路还没杀出来,吕方、郭盛、刘武就带着包了上来,最后严白虎被吕方活捉。

  与此同时,一路东躲西藏的严舆,也被鄂焕带人找上了。

  “兄弟们,那群废物又找上我们了,不要慌张,跟着我跑!”严舆完全不把追过来的鄂焕放在眼里。自以为还可以像以前一样逃脱生天。

  结果迎头撞上了前来围堵的王伉部,严舆不信邪,打算换个方向接着逃,就被追上来的鄂焕,一戟拍了下去。

  “我去,丫的这就断气了,这也太废物了!”鄂焕无语的看着被自己一戟,就坠马身亡的严舆。

  王伉无奈的走过来解释:“严舆不过是个三流武将,怎么可能挨下鄂焕校尉超一流实力的一击。不过我们要压下来严舆身死的消息,不要让严白虎知道,万一他知道他弟弟已经死在我们手上,刺激到他就不好了。”

  “三流武将,这种垃圾实力是怎么占据吴郡城的!真让人扫兴,动动手脚都没有机会。好啦好啦,剩下的事你就帮忙处理吧!我不擅长这些。”鄂焕显得十分兴致阑珊。

  …

  “诸位同僚,接下来就按计划行事!”陈式挑选完软骨头以后,就立马带人去吴郡城诈门。

  吴郡城下,祖郎看着城下过来诈门的几人,大声喊道:“现在非常时刻,我承严白虎兄长重托,你们若是想进城,我可以放个吊篮,你们几个先进城,确定身份,我在放其他人进城。”

  负责看守软骨头的几人立马觉得不好,用手上的刀子连戳了几下软骨头。

  软骨头立马会意:“大胆祖郎,我可是主公亲卫,你难道都不相信我吗?你是何居心!主公把留守吴郡城如此重托交给你,我看你辜负主公厚望,真是一个狼子野心之徒!”

  “你即然是严白虎兄长的亲卫,那你怎么不敢独自进城!你就算担心我害你,但是这满城几乎所有的兵都是严白虎兄长了,都是你曾经的兄弟,你怎么不敢进来!”

  众人看见祖郎如此坚持,明白恐怕是别人早有防备,而自己自然不可能进城,进城以后就只能祖郎宰割。

  只好骂一声晦气,带着人准备走。

  而祖郎眼中厉光一闪:“兄弟们看到没有,他们连曾经的家都不敢回来,这难道还不是有鬼!在联想朱晓曾经的所作所为!绝对是叛徒,给我放箭射死这群叛徒!”

  严白虎走了后,祖郎成为了吴郡城最高的统治者,再加上祖郎认为严白虎这一去凶多吉少,便开始肆无忌惮地拉拢严白虎的部队。

  现在吴郡城不说祖郎一手遮天,但是也绝对算得上一言九鼎,无人敢公开违反。

  就这样一波箭雨,城下的几人通通被射成刺猬。

  远处的陈式看见以后,摇摇头说:“敌人都有防备了,不用再做无用之功了!现在扎营驻寨,等待主公下一步命令!”

  …

  在羊角山正和姜武下围棋的朱晓,接到陈式的传信以后,明白了这次只能靠世家的力量。便开始动身,亲自去吴郡城主持大局。

  朱晓到了吴郡城后,心中还是抱有一丝幻想,便带着人带上被折磨多日的严白虎,来到吴郡城下叫门。

  “城上的听着,你们的主公严白虎就在我的手中!不想让他死的,就给我打开城门!”

  祖郎出来吼道:“朱晓不要再用你的那些手段,我等早就决心与吴郡城共存亡!”说完祖郎对城墙上的众人,说道

  “诸位兄弟,若是让朱晓攻破城门,要知道朱晓最是贪财,不知从南蛮抢了多少东西,他若是发现吴郡城的财富被我分给大家,恐怕就要从大家手中抢回来!难道你们允许到嘴的鸭子飞走?”

  祖郎前几天就把严白虎积攒的财富,全部分给了众人,拉拢人心。今天更是用这档次说话,提醒众人富贵险中求。而城下的朱晓没有听到祖郎之后说的话,要不然的话事情说不定会好办一些。

  朱晓嫌弃地指一指严白虎:“你还没有死,你手下的人都靠得了祖郎!你可真是个笑话。”

  说完朱晓便指挥大军,准备强攻。

  “兄弟们不要怕,咱们吴郡城还有两万兵马,朱晓也不过只有两万兵马,我们倚仗的城墙之利,他是不可能攻破吴郡城的,等他退了以后,就跟着我享受荣华富贵!”

  不过朱晓其实也只是做个样子,让人看起来他打算强攻吴郡城,为晚上的行动掩饰。没有多努力的攻城,然后就带着人撤退了。

  祖郎等人因为守城的成功,一扫严白虎被活捉的落魄气势,重新气势高昂。

  …

  午夜时分,朱家府邸,聚集着三千多人。

  “兄弟们,准备好了吗!”朱家家主朱恒站到众人面前。

  “报告家主,我等已经准备好了!”

  “好,现在准备动手,驱逐祖郎这个山贼草寇!”

  突然一个人站出来说:“兄长,这朱晓也不过是山贼草寇的出身,我们为何一定要投靠他?明明还有好多更好的选择。”

  说话的是朱恒的弟弟朱异,不过历史上朱异是朱恒的儿子,现在却变成了亲弟弟,比朱据的血缘关系更亲近于朱恒,同父同母。

  “异弟,虽然还有很多更好的选择!但是我们已经等不起了,严白虎越来越视我们朱家为眼中钉,对我们家族产业频频出手,我们必须尽早解决严白虎这个麻烦!而现在的选择只有朱晓或者王朗,其他的鹤城三贼和严白虎依然是一丘之貂。袁公(袁术)、孙吴的注意力都在大庸城的黄巾道上,而南边也是一片混乱,在互相残杀,至于王朗腐儒一个,当初要不是他的无能,鹤城三贼又怎么会崛起,现在最好的选择只有朱晓!”

  “那兄长我们也不用奉他为主啊,这认主可是大事!”

  朱据站出来解释说:“这就是投资,现在的几方势力,都拥有了自己的家底,我们再去投靠也只是锦上添花!而我在往那边遇见了朱晓的军师陈宫,他的才能远胜我十倍,再加上还有鹤城第一勇士姜武的协助,朱晓手下一文一武,完全有争霸一方的实力!还有跟随他破赵范,杀南蛮的老兵,也是不容小觑的。作为一个草寇出身,他是我见过崛起时间最快的。若是在得到我们的相助,异弟你怎么又能肯定,他未来不能和袁公、孙吴并肩。要知道现在可是大好时机,各方势力都顾不上鹤城,正是朱晓崛起的好机会。到时候我们可算得上雪中送炭,远比锦上添花的强!”

  “没错异弟,朱晓没发多少功夫就把祖郎打残,现在严白虎更是落到朱晓手上,鹤城三贼立马只剩下了许昭。此等本事,完全值得我们投靠!至于王郎,更是覆手之间的问题。”朱恒也站出来赞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