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六十三章 世家问题

发布时间: 2019-05-18 20:02:31 作者: 诛晓

  “大好大好!先生如此推荐,肯定是有过人之处!到时候就看诸位的表现,若能助我顺利入住吴郡城,是封先生兄长朱恒为杂号将军,先生为吴郡长史。”

  朱据满意的点点头,这次出来主动投橄榄枝,就是为了家族能更好的发展。朱晓这种没有家族的,比严白虎这种一心为了发展自家家族的好上了太多。再加上朱晓的投桃报李,允诺朱家大笔利益。

  “那就多谢将军!”

  解决好朱据以后,陈宫脸色阴沉的站出来问道:“不知主公,之前是否有别的意思?”

  朱晓叹口气,自然知道陈宫问的是什么。对于陈宫这个智谋之士,也值得自己相信,完全没有糊弄他,最后弄得一个离心离德。

  “先生,之前只不过是突然听闻朱家拥有千余私家,这可不是像我们之前收编的山贼草寇,他们可是久经训练,如果能为我所用,必是如虎添翼!再说半部人马,我给予他一个杂号将军,完全不算亏啊!”

  朱晓半真半假地说着,美化了他这么做的理由。

  陈宫听了以后,松了一口气然后摇摇头:“主公你想的太简单,私兵土地都是世家立世之本,区区一个杂号将军,怎么能换得朱家的立世之本!”

  朱晓也叹口气,接着说道:“刚才我看朱据的反应,也知道自己想的太多!这不连忙也补偿了他们,一文一武,长史和杂号将军,如此厚待朱家,应该能抵消我之前的失言之错。”

  “主公放心,剩下的就交给我吧!我定让朱家对主公服心。”

  “麻烦先生了,还是在下入世太浅,不懂得人情世故!今天才差点犯下大错,以后多依仗先生!”

  “属下明白,凡事都是循循而进,主公切莫着急。更何况我们现在正是关键时期,每步必须走的稳稳当当!”

  陈宫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告辞转身离去。陈宫也是寒门出身,正因为他是寒门,早期求学的艰苦和仕途的不顺,让他更加明白了世家的力量。

  陈宫只是单纯的不想朱晓在这个关键时期,就和世家翻脸;就像陈宫自己,当初也是凭借投靠世家,最后才成才的。等以后安定了,再谈以后的事。

  众人走了以后朱晓依然纠结着世家。

  就在这个时候,沈静突然走进来。

  “你不怎么看着你的那些货,现在怎么不担心我黑了?”

  “哼,听别人说,某人陷入了一个傻逼问题,我便过来看看!”

  “你什么意思?”

  “小时候我总是想柜子上的糖,然而我的身高不够,然后我搬了一个大椅子,但是依然不够,然后我在大椅子上面加了一个小椅子,我终于拿到了糖。”

  “你…”

  “动动你的脑子,就算他们再怎么不堪,但是哪个王朝又能消灭他们?哪怕是对士大夫最薄情寡义的满清王朝,也只是能打压他们,最后依然还有曾国藩、李鸿章。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没有特权阶级,因为他们能让统治者站得更高!代价也是有的,那就看你自己了!”

  朱晓彻底沉默。

  “如果我是你的话,我绝对会和朱家走的更近,朱晓、朱据听着都像兄弟。吴郡又不是只有一个世家,他们竟然胃口大,就给他们更多的,让他们引起别人的忌惮,自然会有人帮忙对付他们!而他们是靠着你发展起来的,如果想继续发展,肯定会更全心全意的辅佐你,以争取更多的利益!”

  “好,不过你有一点说错了,世家除了争夺利益,同时他们还有大量的利益联姻,他们不会盲目争权夺利。这次的严白虎的严家,他们是突然横空出世,还没有融入世家圈子里!才遭到众人的忌惮,自然会有其他人对付他们。同时每朝每代的开国元勋都有一部分代表着新生的世家。严白虎的众叛亲离,除了他一心为了自己的家族,同时还有让自己手下的人看不到更进一步的机会,而我不一样!我能带着他们去别的地方争夺利益,同时培养自己更亲近自己的新世家,这就是权衡之术!原地踏步,固守旧利,只会带来灭亡!”

  “那朱家你是不打算亲近吗?”

  “怎么可能?千金买骨马的故事没有听过吗?作为第一个主动接触我并投靠我的世家,偏偏还跟我一个姓,哪怕一开始形成一家独大!只要保证自己的绝对优势,就可以了!”

  想通世家烦恼的朱晓,顿时感觉人轻气爽,站起来伸了伸懒腰。

  “龙乘时而变,人趁势而起!”

  …

  不过最后朱晓依然没放弃自己的诱敌之策。

  邓天福主动请缨,要求承担此次任务。毕竟之前的老兄弟刘武竟然早他一步突破,邓天福的心里也十分焦急,所以邓天福打算和老兄弟刘武学,自己揽下危险的任务,争取遇见危险,然后再游走死亡的边缘突破自己的极限。

  三次押送货品的任务,让邓天福和严舆,交手三次。严舆作为三流武将,三次都差点把邓天福留下来,最后因为贪恋财富,放走了每次快坚持不住就逃跑的邓天福。

  最后的邓天福也在第3次交手后,突破了,成为了三流武将。

  在第四次准备的时候,王伉就开始动手,追着严舆到处跑。

  严白虎则因为得到了朱晓三批的货物,也没有多在意,甚至打算召回严舆。直到严白虎听说朱晓为了挽回损失,又从南蛮进了一大批货。并且派了更多的士兵追杀严舆。

  “如此大好机会!朱晓这个送财童子,竟然依然不长记性!老子决定这次亲自动手,抢了他这笔货!哈哈哈哈!”

  而一旁的祖郎听到送财童子,嘴角一抽。

  “严白虎大哥且慢,朱晓最擅长玩的就是这种放诱饵,恐怕这次又是个骗局!”

  严白虎无所谓的招招手:“怎么可能是骗局!如果是骗局的话,严舆又怎么会抢来三批货,并且朱晓也在全力追捕严舆,要不是严舆机灵,早就被抓了!”严白虎早就被这不劳而获的财富冲昏了头,哪里还听得别人的劝告。

  最后祖郎请令留守吴郡城,而严白虎也喜得祖郎不过去,省得还要分一笔给他。

  祖郎心中却盘算,朱晓除了喜欢搞放诱饵,还喜欢骗门。这次他亲自镇守城门,看朱晓还怎么骗城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