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五十八章 羊角山初战

发布时间: 2019-05-18 20:00:42 作者: 诛晓

  “主公,敌将嚣张,吾请战,让他明白什么叫做井底之蛙!”刘喜志身后站出一人说道,此人身高七尺,面如黑炭,眼如牛铃,络腮胡。

  刘喜志回头一看,发现是自己的爱将牛大请战,立马拍手称好:“诸位,我的爱将牛大率先请战,那就让他先去杀杀敌将的威风!”

  “在下定不负主公厚望!”

  牛大拍马出阵。

  “敌将休得猖狂,老子牛大前来会会你!”

  “哼,无名之辈,老子的刀下又要多出一个冤鬼啦!”

  顿时二人战作一团,刘武使得一把红缨枪,牛大则挥舞着环首刀。

  二人一斗就是二十多回合,牛大逐渐的开始落入下风,心中开始打起了退堂鼓。被刘武看了出来,然后刘武卖个破绽,让牛大以为可以逃出去,随后刘武就是一记黑虎掏心,刺透牛大的心窝。

  “难道只有这种货色!不够杀,再来再来!”刘武干掉牛大以后,顿时神清气爽,继续挑战。

  而另外一边,刘喜志脸色一黑,心想自己手下数一数二的猛将都死在了对面无名之辈的手上,便不再敢派自己的手下前去迎战。

  “诸位不知手上有没有猛将,可以前去斩下此贼!”刘喜志开口问道,而其他的众人看见刘喜志都在他手上吃亏,却只是咽下苦果,心中自然也是不愿派自己的手下,万一有什么折损,对于他们来说可是亏大了。所以众人沉默不言。

  李奎灵心中耻笑着众人,集六家之力竟然还不敢对付别人的一个先锋。这还打个屁!但李奎灵虽然不屑于众人,不过也明白只有依靠众人的力量,才有可能抗衡朱晓,现在绝对不是联军解散的时候。

  “刘喜志兄弟,我手上有一员大将唐咨,可以与敌将一战!”李奎灵站出来为刘喜志解围。

  “是吗?唐咨壮士可愿前去,为我军出战!”

  随后李奎灵身后走出一名壮汉,身高七尺,虎背狼腰,黄脸青巾。

  “禀告盟主,在下愿意出战!定会斩下敌将首级!”唐咨昂头说道。

  刘喜志听着唐咨的豪言壮志,心里却不以为然,我手下大将都被他杀了,你算什么?真是不自量力!

  不过表面上依然和和气气的说:“那我等就在这里等壮士凯旋归来!”

  唐咨接着转身离去,不同于刘喜志看戏的心理,李奎灵则对他十分有把握。唐咨作为李奎灵招募到的第一个历史武将,当初唐咨凭借自身武力,脱颖而出,得到李奎灵的重视。随后李奎灵在一个历史迷那里得知。

  唐咨三国时期,利城人。黄初中,利城郡反,杀太守徐箕,推唐咨为领袖。曹丕遣大军讨伐破之,唐咨从海上逃亡,到了吴国,最后官至左将军,封侯、持节。后唐咨奉命救援诸葛诞,却被魏国生擒,归顺了魏国。曹丕令唐咨作浮海大船,为将来伐吴作准备。

  唐咨纵马冲出阵来,手中牛角叉直指刘武。刘武横枪绑在胸前,然后瞬间就感觉一股巨力从枪上传来,虎口发颤,嘴中尝到一丝血腥味。

  然后刘武拼尽全身力气,甩开唐咨,闪到一旁。惊讶的说道:“你竟然是入流武将,为何从贼?”

  唐咨冷笑道:“我是贼?那你又是什么?尔等不过也是不明不白的流贼罢了,只是人数更多罢了!你在五十步笑百步!哈哈。”

  刘武被唐咨这么一反问,瞬间也是无话可说,但在刘武心中朱晓自然不可能是这些流贼可以比的。刘武顿时不顾身上的伤势,恼羞成怒的冲了上去。

  “放肆!狗贼,我家主公真是你可以污蔑的!”

  唐咨冷笑的看着不自量力的刘武,便也冲了上去连给刘武三叉,直接打的刘武口吐鲜血,掉落下马。

  就在唐咨准备收割刘武性命的时候,陈式终于赶了上来,阻止了唐咨。

  陈式一早就发现了刘武根本不敌唐咨,便连忙亲自出马营救刘武。而唐咨也自持勇武,和刘武废话,给陈式提供了时间。

  “敌将休得猖狂!让我来回回你!”

  唐咨虽然惊讶刚才陈式轻松挡下了自己的一击,不过只归于陈式出于偷袭以及自己没有出全力。

  “又来一个,好!好!好!来一个,我杀一个,来两个,我杀一双!”

  “哼,猖狂!吃我一枪!”

  陈式举起古矛枪刺向唐咨,唐咨挥叉拦击,随后根据传来的力气,唐咨惊讶的发现,面前这人竟然不亚于自己。便收起了轻视之心,仔细应对。

  接着二人一斗就是四五十回合,一直斗到了中午烈阳高照。

  此时李奎灵站了出来说道:“敌将已经苦斗一上午,疲惫不堪!另外一个敌将更是被唐咨打落下马,再加上我军势众,正是我军出击的好机会!一鼓作气打败朱晓的先锋,既可以回击朱晓的轻视之心,又可以在祖郎大人面前提高我们的地位!一举两得,还请盟主下令!”

  李奎灵说的很对,但刘喜志则不善的看着李奎灵,一方面嫉妒李奎灵能拥有唐咨这样的勇将,而自己手下大将却被挡不下唐咨几周的敌将斩杀了,真是货比货,气死人!另外一方面,觉得李奎灵越过了自己的身份,竟然对他指手画脚,虽然李奎灵明明只是提出意见,但是在刘喜志眼中却被扭曲了。

  不过刘喜志的确明白,现在是个好机会,只有证明自己的价值,才能在祖郎面前得到更多的重用,只好皮笑肉不笑的说:“既然如此!那我等就听从李奎灵兄弟的话,出手吧!毕竟李奎灵兄弟有唐咨这样的猛将,肯定有过人之处,不是我等能比较的!”

  李奎灵顿时恼火刘喜志的阴阳怪气,这挑拨离间的也太明显了!只好哼的一声,转头离开。妈的为了大事,老子对他一忍再忍,甚至还帮过他。刘喜志那条疯狗现在竟然还反咬自己一口。此地不宜久留,等到祖郎过来得伺机寻找离开的机会。

  而刘喜志看见转头走的李奎灵,觉得自己胜利了,李奎灵变相向自己服软。哼,有个唐咨就以为自己了不起了,还对老子指手画脚,唐咨再厉害能打得祖郎吗?这里只需要一种声音,倘若有两种,就让它消失掉。

  不过闹归闹,刘喜志等人还是迅速出兵。

  龚其看见扑上来的山贼联军,连忙也指挥军队接应陈式。

  陈式甩开唐咨,用士兵阻拦唐咨继续追击。然后自己指挥大军,抗衡山贼联军。

  “敌众我寡,不宜久战!龚其配合我且战且退!”

  随后陈式顺利撤退,不过损失了一千人马,而山贼联军仅损失800人马。陈式的确吃了一个大亏,心中不禁疑惑为何朱晓单独派自己过来,山贼虽然只是山贼,但是量变积累到一定程度会导致质变,单凭自己很难单独面对六伙山贼。

  陈式叹口气,只好在羊角山附近,死守营地,等待朱晓大军前来,就算面对山贼联军的主动挑衅,也是避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