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五十二章 准备弃城

发布时间: 2019-05-18 19:58:44 作者: 诛晓

  “既然如此,我等都是为了抵抗孟获,虽然苦了朱褒叔父。唉,但我想朱褒叔父的在天之灵也会赞同的。对了不知朱晓将军,这是从何而来,打算去哪里?”

  “刚才我与迤西银冶洞众人前去击溃太守府门前的高定残兵,不过那时我听说尚且还没有平定高定的叛乱,就急忙带兵准备过去助夫人一臂之力,不过现在看来,在下做了无用之功。还有迤西银冶洞众人留守太守府,保守太守府的安危。”

  “原来如此,既然叛乱已定,不如朱晓将军就和我一起去太守府主持大局吧。”

  朱晓看了一眼面前的祝融夫人,心想这个莽女人竟然在试探我的想法,如果一起去太守府主持大局的话,肯定会被她认为打算争权夺利,被她堤防。

  “这种大事还是由夫人前去主持大局的好些,在下就先和自己的其他手下汇会,治理牂牁城趁机闹事的魑魅魍魉吧。”自己还是以退为进。

  祝融夫人点点头,表示满意:“那就麻烦将军了!”

  [提示:一开始的战场在太守府门上,然后高定被祝融夫人夹攻以后,朝着自己的军营移动,祝融夫人死死咬着高定,所以战场转变了,同时高定不断被击溃的残兵重新聚集在太守府门前,因为太守府守兵过少,所以不敢主动出击,最后又被朱晓打溃了]

  赶到太守府的祝融夫人碰见了正在大大出手的迤西银冶洞众人。

  原来他们因为是不同的杨锋儿子的手下,所以他们早就互相看对方不爽,特别是在这次抢劫过程中,更因为分赃不均,最后导致大打出手。

  祝融夫人看见被迤西银冶洞众人糟蹋的一塌糊涂的太守府,顿时火冒三丈。直接带兵冲了过去准备教训一下迤西银冶洞众人。

  不过祝融夫人没想到早已经杀红眼的迤西银冶洞众人竟然对此时出现的自己大大出手。

  最后演变成互相厮杀,迤西银冶洞那几个带头的终于也发现了过来的祝融夫人。

  “糟糕,这不是祝融夫人吗?祝融族和朱褒太守互为盟友多年,如今我们劫掠太守府,祝融夫人一定不会放过我们的!”

  “对,现在外人插手,我们还是先齐心协力打退外人,再分配财务吧!”

  “好,我同意!”

  …

  迤西银冶洞众人见到祝融夫人到来,竟然还不打算收手,并打算把祝融夫人一块收拾了。

  造成这样的结果,只能说迤西银冶洞众人被之前打败的残兵败将,麻痹了自己,以为自己有多厉害,才敢向祝融夫人拔刀相向。

  结果事实很快的叫他们做人啦,祝融夫人看见迤西银冶洞众人停止了内斗,通通冲向了自己。自然了解了他们什么想法,气的祝融夫人直接打算把他们当叛贼剿灭掉。

  祝融夫人所过之处无一招之敌,甚至还用飞镖杀死了两个带头的,把剩下的几个吓得抱头鼠窜。不过最后依然没有逃脱死亡的命运。

  就在迤西银冶洞众人已经撑不下去,打算投降的时候。迟迟未出现的朱晓带着手下一万兵马,再一次出现到了太守府的门前。

  “诸位,你们是在干什么?我们都是盟友,为何要学高定那个叛贼一样对盟友拔刀相向!”朱晓站出来说道。

  迤西银冶洞剩下的人看见朱晓,立马又找到了主心骨,赶快的靠了过去。接着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诉着祝融夫人对他们的暴行。

  祝融夫人看见带兵过来的朱晓,脸色一沉,心想这事不简单。不过还没到和朱晓翻脸的时候,只好命人停止攻击。

  “我们在干什么?不如朱晓将军先问他们之前在干什么!劫掠太守府,哼,莫不成这个牂牁城,他们可以无法无天了!”

  “夫人所言差矣,眼见不一定为实,太守府之所以这样都是高定手下的叛贼做的,这是一场误会。”朱晓立马反驳道。

  “哦,原来如此!是我莽撞了,那既然是误会,大家就算了吧!”祝融夫人踩着朱晓给的阶梯,不想再计较下去,最后导致和朱晓翻脸。

  而迤西银冶洞被祝融夫人教训得那么凄惨,有心再找祝融夫人的麻烦。但是朱晓不给他们撑腰,自己的带头人也死的差不多了。最后只好打碎牙齿咽到肚子里面。

  “那好的,我这就带着他们走,剩下的事情还请祝融夫人赶快主持大局!”

  接着朱晓带着迤西银冶洞的残兵败将回去了,清点迤西银冶洞只剩下了三千余人,虽然损失了五分之二,但是迤西银冶洞和祝融夫人结下仇怨,在如今的牂牁城只能投靠朱晓这边,再加上杨锋几个儿子的亲信的都死的差不多了,只剩下普通的士兵,而对于他们来说,谁有奶就是娘。过不了几天经过朱晓的操作,这支蛮人部队就被朱晓鸠占鹊巢了。

  并且后来当沈静知道自己千辛万苦招募的雇佣兵成为朱晓手下的时候,气得直冒烟。

  牂牁城,太守府

  “该死!难道你们还没有找到吗!那么大一个太守印,你们都没有找到!要你们何用?”此时的祝融夫人暴跳如雷。

  “禀告夫人,我们已经找遍了太守府的每一个角落,真的没有找到太守印。有可能太守印已经被别人拿走了。”

  “被拿走了!肯定是朱晓干的,之前他借我的手解决了迤西银冶洞的所有高层,收编了剩下的迤西银冶洞众人!要不是看在他没有在我收拾牂牁城的时候捣乱,甚至协助我收编了不少的高定、朱褒的手下,我早就向他动手!”

  “那夫人,我这就去点齐兵马,讨要回来太守印!”

  “你是猪吗!朱晓如果肯给我,早就给我了!现在去讨要肯定无功而攻,如果拔刀相向,肯定最后只能便宜孟获,你要知道他特地的把军营迁到城门附近,就是打算威胁我!”

  “那夫人,留这他也是祸害,汉人终究跟我们不是一条心。高定的叛乱疑点重重,那绝对和朱晓脱不了关系!”

  “和他脱不了关系又怎么了,他没有妨碍我甚至帮助我,就是代表了他的立场,如果他想坑我的话,早就可以出手啦!如今我和他的利益还是可以合作的!即然没有太守印,留在牂牁城也毫无意义,正好带兵回族里,震慑一下某些不怀好意的东西!你去通知朱晓,今晚准备突围弃城!”

  “遵命夫人。”

  朱晓随后收到祝融夫人准备弃城,心中十分惊讶,之前几天还打算死守牂牁城,现在就打算弃城。是因为没有找到太守印吗?这个气运到底有什么用?真让人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