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五十一章 大局已定

发布时间: 2019-05-18 19:58:23 作者: 诛晓

  最后沈静还是屈服在了朱晓的淫威之下。

  “你自己带着他们过去吧,你有没有本事降住他们,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说完沈静就转头离开。朱晓给黄海涛一个眼神,黄海涛立马就领会了。马上追了上去,保障沈静的安全。

  随后朱晓找到迤西银冶洞的众人,二话没说直接摊牌,说带他们去劫掠高官权贵,得到的东西任他们分配。迤西银冶洞众人果然眼前一亮,然后嗷嗷叫的跟着朱晓走了。

  跟着朱晓抢掠了一会,迤西银冶洞众人都是盆满锅满。个个都是喜开颜笑,朱晓见状立马叫陈式带兵并带上一笔财富过来。

  “诸位千里迢迢的来到这里,说句实在话,不过就是为了财富罢了。而现在朱褒、高定以及祝融夫人三方势力不顾外敌,拔刀相向,自相残杀!害得百姓流离失所,正是我等的大好机会。不知诸位愿助我一臂之力吗?”

  迤西银冶洞众人的心思早已经被陈式带来的一箱一箱的财富吸引住了。听到朱晓这么说,众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最后走出了几个代表。

  “不知这位将军,想我等如何相助?”

  “此时三方势力早已经打得兵疲马惫,而我们就应该此时出兵平反,收复太守府,况且太守府是朱褒经营已久的大本营。难道就为不想看一看汇聚一城之财的地方吗?”

  众人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既然将军开口,我等自然不好拒绝,再说出兵平反,维护牂牁城的治安,本就是我等的分内之事!我等愿助将军一臂之力!”

  就这样两伙土匪达成了共识,朱晓带着一千汉人以及五千蛮人奔向太守府。以蛮人包裹着汉人,避免被其他蛮人发现。

  朱晓等人到达了太守府附近时,正如朱晓说的,众人早已疲惫不堪。朱晓等人一路破竹,冲到了太守府门前。

  “来人啊,我是朱晓,我和迤西银冶洞兵马一同前来祝太守大人一臂之力!你们赶快开门。”

  朱褒的管家伸出头看了过去,发现果真是朱晓。此时朱褒的管家虽然很疑惑到底是谁出卖了朱褒,甚至也怀疑到了朱晓的头上。但是朱晓刚才真真实实地杀退了高定手下的兵马,解了太守府之围,起码能确定朱晓不和高定一伙。不过这并不代表,朱褒的管家会对朱晓放心了。

  “朱晓将军,您即然是前来帮助太守大人,但如今太守大人还没有脱险,那还请将军赶快先去解救我家太守,在一同过来吧。”

  朱晓看诈门没成功,便也不再废话,直接下令强攻。

  朱褒的管家被吓了一跳,在他们眼中的援军突然一下子,反倒是打他们自己,一时间被打得措手不及。

  “朱晓原来是你出卖了太守大人,你这汉贼,你们汉人不是有句话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吗!你拿了我们太守大人的钱,还害我们太守大人,你不得好死!”朱褒的管家破口大骂。

  但朱晓并没有理会他,而是一心指挥大军攻破太守府,早已疲惫的守军加上低矮的围墙,本来就在高定的攻势之下摇摇欲坠了,所以没过几下就被朱晓攻破。

  陈式也一马当先活捉了朱褒的管家。朱晓走近拍了拍朱褒管家的脸。

  “刚才不是挺威风的嘛,怎么现在不说话了!怎么不替你家主子讨回公道了!是怕死了吗?”

  朱褒管家唯唯诺诺的说道:“将军之前是我的过错,小子当时脑袋冲昏了,才会冒犯将军,还请将军饶了小人。”

  “饶了你不是不可以,朱褒的太守印在哪?告诉我,我就饶了你,不然的话你还是下地狱忏悔吧!”

  说把朱晓拍朱褒管家的手,发到了朱褒管家的肩膀上,用力一捏。疼的朱褒管家憋红了脸,然后立马说道:“我知道,我知道,我这就带将军去!”

  临走的时候,朱晓给陈式下达命令,不和迤西银冶洞众人争夺财富,去解决太守府原来的众人。

  随后朱晓拿着用带血丝绸包裹的太守印走了出来和陈式汇合。

  “那些碍事的东西解决了吧?”

  “禀告主公,属下已经解决了!”

  “好,现在就剩下这些贪婪的迤西银冶洞众人,是时候该让人教训他们一下了!”

  接着朱晓等汉人都偷偷退出了太守府,只留下迤西银冶洞众人。一心扑在财富上迤西银冶洞众人并没有发现。

  另外一边唐建华抢掠完财富以后,安置好。就派人暗中接走了重伤疗养的鄂焕。而高定在朱褒和祝融夫人双方兵马的打压下,节节败退。

  最后只好把被俘虏的朱褒挡在两军阵前,让祝融联军投鼠忌器,才抑制住溃败的节奏。

  不过高定并没有到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处境。因为邓天福听从朱晓的命令,挑选五百名精英的弓箭手躲藏在高定可能溃败的各条路线上的各个屋顶上。

  刚好高定走的就是邓天福埋伏的路线,然后一波箭雨把高定、朱褒二人通通射成刺猬。

  祝融夫人虽然惊讶突如其来的变化,但是也来不及思考。直接带兵冲上去彻底平定了高定手下的反抗。然后派兵把邓天福抓了过来。

  “你是汉人,是朱晓的手下。该死,这是怎么回事!不给我一个交待,恐怕朱晓休想走牂牁城!”

  邓天福咽咽口水,看着面前彪悍的祝融夫人。

  “禀告夫人,我只是奉命行事!我家主公说,到时候自会向你解释。”

  “哼!希望如此,如果让我知道,朱晓在背后做什么小动作,就别怪我不客气!走,先去太守府,是时候收拾残局了!”

  去太守府的祝融夫人,正好撞见了从太守府撤退的朱晓。

  祝融纵马冲了过来,用刀指着朱晓。

  “朱晓,你好大的胆子!胆敢残害朱褒叔父!”

  “非也,夫人我这是在拯救牂牁城,朱褒太守落在了高定的手上,一定有死无生,唯一的不同只有早死晚死的问题。但高定借助劫持到的朱褒太守,让众人投鼠忌器,若不是我出手,恐怕到时候高定和孟获里应外合,那是就会胜败扭转!我猜这绝对不是夫人想看到的吧!”

  在祝融夫人心里高定率先叛变,一定和孟获有勾结。而孟获害死了他弟弟,也是祝融族唯一的大王。和祝融夫人有血海深仇,让孟获胜利是祝融夫人绝对不希望看见。哪怕朱褒也死了,也不要紧,反正也没有多大的感情。

  朱晓看见祝融夫人没有追问,连忙趁热打铁。

  “如今整个牂牁城大乱,还需要夫人主持大局!收拢各方残兵,才有接着和孟获抗衡的实力,我也会祝夫人一臂之力,夫人不会像高定那样对盟友拔刀相向吧!”

  祝融夫人最后权衡一二,为了报弟仇,现在不能和朱晓再纠缠下去,一旦被孟获发现不对劲,怕是整个牂牁城就危险了。朱晓这个汉人还是之后在收搭吧。当务之急,是自己重掌牂牁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