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五十章 牂牁城大乱

发布时间: 2019-05-18 19:58:09 作者: 诛晓

  拥抱过后的朱褒、高定二人,一边开始走进内堂,一边开始互相客套。

  还没走到内堂的朱褒,便开始觉得自己的头昏昏沉沉,走路都摇摇晃晃。这时朱褒看见一旁的高定露出诡异的笑容,便猜想到怎么回事了。刚准备呼救的时候,就被高定劫持了。

  “老东西,你没有想到吧。你的计划早就被人揭露给我了。我刚刚在拥抱你的时候,便做了手脚,我用一根极细的针沾上药性极重的迷药。刺进你的皮肤,你是不是一点感觉都没有,不过现在只能任我宰割了!”

  而太守府的朱褒众多手下,发现自家老大都被劫持了。一时半会不知所措,埋伏的刀斧手更是不敢轻举妄动。

  此时的朱褒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朱褒的管家只好硬着头皮上,:“高定大王,您在做什么?我们两家友好,怎么可能刀剑相向!”

  高定面露冷笑,:“不要跟我说这些虚的,不想朱褒死的话,就给我闪开些!我也不为难你了,让我和门外面的侍卫汇合,我就放了朱褒!”

  朱褒管家面露难色,心想这么容易就让高定放掉朱褒,当然是不可能的。但是不答应的话,朱褒又在他们手上,自己等人投鼠忌器。只能把几乎渺茫的希望放在高定说话算话的份上。咬咬牙答应了。

  接着高定劫持朱褒出了太守府后,当然还是没有放走朱褒。气得朱褒管家直跺脚,却又无可奈何。两帮人马在太守府门前对峙着。

  不过很快高定亲信听从高定之前的命令,带来了五千人马把整个太守府包围了个团团转。

  高定此时放声大笑,:“老东西,我现在就把你的亲信都干掉,然后你的军队就群龙无首,到时候又是任我宰割!哈哈哈哈!”

  在高定以为自己即将大获全胜的时候,朱晓早就出现在了祝融夫人的大营中。

  “夫人大事不好,我之前在太守府看见朱褒太守和高定大王两帮人马拔刀相向,随后高定更是叫来重兵包围了整个太守府,还望夫人赶快出来主持大局!”

  祝融夫人听到朱晓的一番话,蛾眉微微一皱,然后张口说:“现在如此关头,朱褒叔父怎么会跟高定拔刀相向?你莫要骗我!”

  “夫人,我说得再好听,倒不如夫人自己去看看!验证我之言真伪。我总不可能在牂牁城能玩出什么花样吧?”

  祝融夫人心想也是这么回事,便不再计较。马上开始组织人手,冲向了太守府。

  冲向太守府的祝融夫人,正好撞见刚刚把太守府包围个水泄不通的高定等人。

  祝融夫人走前怒骂道:“高定你是何居心?为何劫持了朱褒叔父!我知道,你这狼子野心之徒,我说我们的夜袭计划为什么会被发现,恐怕你早就暗投孟获!难怪当初既不协助我为我弟弟报仇,损失也是最少的!好!今天我就要从你身上,先替我弟弟收一点利息!”

  随后祝融夫人也不给高定任何说话的机会,直接冲了上来。

  而高定也明白现在他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虽然知道祝融夫人这个时候突然出现在这里,肯定是朱晓在背后做鬼,之前还是太自信了,不管怎么说他根本没有退路,只好硬着头皮上。

  而朱晓正在诓骗祝融夫人等三方势力剩下的兵马通通前往太守府,参加混战。三方势力再以太守府为中心的区域,打得不可开交。

  牂牁城民心也彻底乱了,有人关窗锁门,生怕灾难降到自己头上;有人趁机为非作歹,烧杀抢掠。总而言之整个牂牁城已经乱了起来。

  而黄海涛则带着沈静来到了牂牁城的一处角落。沈静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一群如同行尸走肉的人们。

  在黄海涛解释下,沈静了解了整个事情的经过。原来牂牁城除了汉人商贩,还有为数不少的汉人奴隶,有些是被蛮人掠夺过来的,有些则是被一些无良商人贩卖过来的。

  他们在这里从事着造纸、染色、打铁等活。蛮人尚武,不屑于做这种事情。却又想享受这种方便,但又不想被人宰,所以就直接抢过来不少汉人替自己做。蛮人根本不把他们当人看,他们一个个的骨瘦如柴,让沈静想起以前学过的一篇文章《包身工》,更有甚者因为从事着染色,接触的各色各样的染料,而染料本身又有毒,他们早已毒入膏肓,一看就知道命不久矣。

  沈静咬咬牙,捏紧拳头说道:“看来这就是朱晓说的救人吧!”

  黄海涛点点头:“没错,这是小哥从一些汉人商贩那里得到的消息,这种情况不止牂牁城有,几乎每个蛮人聚集地,或多或少的都有这种现象!”

  沈静没有说话,而是转头望向太守府那边,那里的兵戈之声隐隐约约的传到沈静耳中。

  而朱晓看见已经大乱的牂牁城,马上就和刘辟龚都二人出兵劫掠四方。粮仓、钱仓和蛮人的高官权贵、祭司,在是去朱褒等人的庇佑下,不堪一击。

  同时朱晓又一次找到了沈静,看见沈静幽怨的眼光。缓缓开口说道:

  “别这么看着我,我不这么做的话,牂牁城里面的可怜人谁来救?况且别处还有很多这样的可怜人,我只有攒到足够的资本,才可能和孟获那种人谈条件。伺机救出他们。”

  沈静叹了叹口气,心中依然在挣扎。朱晓连忙趁热打铁:“生而为人,哪来什么高低之分,有些人活着好好的,但有些人还需要你的救助?你不会见死不救吧?”

  “可,可你也不能当起土匪!”

  “谁是土匪?我是土匪吗,我有向城中的百姓动手,我动手的都是这个城中的统治阶级,他们奴役的百姓,践踏着人心,肆意建立一切有利于他们的规则。曾经的我们在天朝的荣光下,享受着和平安逸,如今在非自然力的干涉下,见到了真正可怕的社会。你可以厌恶它,但是在你没有强大之前阻止不了它。好好想想吧!”

  “够了,你到底想干什么?”沈静放弃了争辩,好像要认命一样。

  “没什么,我希望把利益最大化,而我的手下只有汉人,做一些事情的时候并不方便,你就不同了,助我一臂之力!让我们去解救更多的可怜人!”

  沈静冷笑说道:“人生最凄惨的莫过于,听着自己最厌恶的谎言,却又不想拒绝!”

  “行了,各取其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