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一章 乱世初显

发布时间: 2019-05-18 19:41:13 作者: 诛晓

  咚咚咚

  大庸城,大庸学院,一男生宿舍响起了敲门声。

  “我哪个去,哪个大清早不睡觉,来这敲个什么门!”七点钟刚刚升起的初阳,透过窗户照耀在某个刚刚起床的大学生身上。

  他擦擦眼睛,首先没有理会敲门声,而是直经地走向了洗手间,洗了把脸。

  咚咚咚的敲门声越来越大

  “我去,洗把脸的功夫,你想把老子的门拆了吗!!!我倒要看看是谁,别给老子跑,我告诉你不留下修理费,我定叫你个兔崽子好瞧!”

  对了,他叫朱晓,一名大学生。

  朱晓转身看见宿舍门已经在门外某个不知名家伙,大力敲打下,已经变形了,很明显了,那货已经完全不是用手敲门,绝逼是用脚在踹门,看老子绝对要好好修理修理这个没家教的玩意!

  朱晓气势冲冲的大步走向宿舍门,一把把宿舍门打开后,就见一道寒光扑来,直闪眼,朱晓心中大惊,连忙住门后闪去,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间,好不容易躲过了扑面而来的危险,不过也因为仓促的闪躲,朱晓脚底一滑,一屁股坐在了地板上,然后朱晓定眼一看竟是一把几十厘米长的大砍刀,咽了咽口水,微微张开嘴准备说什么的时候,只见门外之人大步冲进了寝室,这扑面而来的危险压得人喘不过气。

  “日了,拼了!!!”朱晓趁着门外之人抬腿的时候,一脚踢到另外一个提供站立的腿上,是那人往前一大倾,朱晓另外双手,一手抓着那人抬起的脚,另一手往前一抓抓住那人的腰带,双手一甩,把那人往前一摔,摔得他七荤八素。

  朱晓连忙站起,望着他抓着刀的手用力几踩,乒乓一声,砍刀落地,朱晓连忙抢了过来。用刀指的那人。与此同时,寝室的其他三个人,也反应了过来,连忙抓住那人的手和脚。

  终于能喘口气的朱晓,靠着墙喘气,然后回过神看了看袭击之人,心中一惊,这人长得五大三粗,更不可思议的是这人身上穿着是一件不符合现代气息的古代麻衣。弄得众人是一阵懵逼。

  “我去,这货该不是拍戏拍出了丧心疯吧,可真晦气!”朱晓首先开口,烦躁的说。往地上吐了吐口水。

  “八成是吧,看我们这运气,一大清早碰见这档烂事。”说话的是朱晓的室友王大佑。

  不过很快传来的惨叫声,象征的事情并不是这样简单,朱晓连忙出门一看,正好遇见隔壁寝室的大石被同样一个身穿古代装饰的大汉被砍到地,血溅了朱晓一脸血。

  “哈哈哈,贱民受死!”刚刚行凶的歹徒一脸狰狞的看着朱晓,舔了舔嘴唇上的血,一脸狞笑的走了过来。

  同时躺到地上的大石也没有一下子断气,手颤颤巍巍的伸向朱晓,而歹徒也不急不忙,仿佛猫戏老鼠一般。突然大石猛的抓住了朱晓的裤脚,断断续续的说:“求…求你…救救我,我还不想死!”

  此时的朱晓并没有回答躺到地上的大石,反而是在大石抓住朱晓的裤脚一瞬间,一激灵,反手一刀砍出,歹徒则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一刀封喉,接着歹徒就躺到地上挣扎,或许他在想他眼中的猎物是怎么猎杀了他。不过这样还真应了那句古话,风水轮流转。

  看着这一切,朱晓根本来不及反应,思考。不过因为躺到地上求救的大石不断的扯着朱晓的裤脚,拉回朱晓的心思。朱晓连忙蹲下,观看大石的伤势,一道刀伤贯穿整个腹部。幸亏朱晓学的是护理专业,简称男护,是个比较稀少动物,但没有办法,就业挺不错的。所以朱晓根本不在意一些别人的眼光,选择了这个专业。也正因为这个专业,学过简单的包扎,不过以朱晓这半吊子水平,也看的出来这么恐怖的伤口,大石是死定了,不过身为同学,朱晓做不到看着大石这么死去,只能死马当活马医啦,先把大石托进寝室再说。

  现在可不是包扎的时候,就在观察大石的伤口的时候,朱晓有点惊恐的发现,这样的惨剧竟然在整个寝室楼不断的上演。

  呵呵,这是末日吗?

  就在朱晓连一边紧张的盯着其他的古代服装的歹徒有没有发现他们,一边连忙把大石拖寝室后,刚刚把大石托到寝室里面,还没有放上床。又有异动出现。

  啊的一道惨叫声传来,朱晓一听似乎是王大佑,赶紧回头一看。只见歹徒竟然一手抓住了王大佑的小兄弟,用力往下一拽,都能看到血流出来了,这个故事似乎有点悲伤。

  王大佑卷成虾米,躺到地上痛苦的呻吟。而朱晓的另外一个室友黄海涛、唐建华,都看懵逼了。歹徒趁此良机,反手一拳,正中黄海涛的眼眶,把黄海涛打翻到地。接着又是一脚,踢向了唐建华的大脑壳,踢翻到地。歹徒瞬间完美三连杀。这可真是后院起火了。

  见状的朱晓只好连忙放下大石,跑向之前因为要拖动大石,而放在寝室外面走廊地板上的大刀。

  歹徒也很快的反应起来了,追向朱晓,而挡到歹徒前进路上的大石,绝望的看着从天而降的大脚板,精准的践踏到了自己腹部的伤口上,大石惨叫一声,头一扭便没了气息,大石扑街。

  朱晓很快捡起地上的大刀,回头一看,看见脚上沾满鲜血的歹徒和己经没了声响的大石。朱晓心中的怒火充斥了胸膛,心想:一定要宰了他,不然我就没有命了。疯子,就是个杀人如麻的疯子。今天死的一定不会是我。

  歹徒看见手持大刀的朱晓,就突然没了动作,站到门口,这诡异的僵局和周围不断的惨叫声格格不入。惨叫声也提醒朱晓不能拖,绝对不能拖了。

  朱晓向前一大迈步,并没有砍向歹徒,反而是把地上的另外一把刀踢得好远。地上有两把刀,一把是被朱晓已经杀掉的歹徒的刀,另外一把是现在还活着的歹徒的刀。朱晓只拉起其中一把刀,另外一把刀还在地上。也幸亏朱晓拿的及时,早早的让歹徒不敢轻举妄动,不然的话局势将会更加危险。

  “来来来,该到我们算账的时候!哈哈哈哈!”朱晓舔啦舔自己的嘴唇,有点癫狂的笑起来。

  哈哈哈,真要把我逼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