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四十八章 挑拨双方

发布时间: 2019-05-18 19:57:41 作者: 诛晓

  朱褒一脸阴沉的听着手下的人汇报着昨天晚上的损伤。

  而朱晓站在一旁,说道:“我等夜袭本应该是万无一失的事情,结果却落得如此下场!我等四方势力,都有损伤,却有轻有重。太守大人三思啊。”

  此时的朱晓先一步找到了朱褒,并把之前收编的蛮人溃兵通通交付与朱褒,暂且与朱褒关系有所缓和。

  “你的意思是,不!你想挑拨离间!”朱褒听到朱晓的说以后,先是沉思一会,然后恶狠狠的瞪了朱晓一眼。

  “太守大人,我只是发表自己的意见罢了。若是太守大人不认同,在下也无话可说。不管怎么说虽然夜袭的计划是我提出来的,但是我也是首当其冲碰见了兀突骨的,损失也是最大的;而祝融一族虽然兵力损失的没有我大,但是他们的大王甚至战死沙场了;同样的太守大人派出去的兵力也损失蛮多;反其他人倒是让人三思。”

  朱晓对上朱褒恶狠狠的眼神,并耸了耸肩膀,摊了摊手。

  这时的朱褒盯着朱晓看,想从中找出什么破绽。最后还是无功而返,瘫坐在椅子上,然后开口说:“那先生可有什么办法,解决眼前的问题?”

  朱晓笑了笑,然后开口说:“太守大人经营牂牁城良久,作为东道主占据天时地利人和。而某些人却是远道而来,缺少支援,偏偏还交恶了祝融族,此乃天赐良机!”

  朱晓说到这里,顿了顿打算钓一钓朱褒的胃口。果然朱褒听到朱晓说什么天赐良机,心中如猫抓一样。连忙问道:“还请先生明示。”

  “太守大人乃是彝族德高望重之辈,不像我等。完全可以借助此次夜袭的奇异之处,联合祝融族吞并高定。到时候实力大增,有没有高定这个不稳定因素,还不是达到了预先的目的。”

  朱褒听到朱晓这么说,觉得的确应该如此,夜袭的失误总是要有一个人扛锅,而朱晓隐约得告诉他,他可以凭借自己是彝族人吞并高定,而朱晓不行;同样的道理,他是蛮人就很难从吞并朱晓手下的汉人,就算强行收编,作用也不大。还有反正锅不能让他背。

  “先生如今祝融族失去大王,不应该更好对付?为何一定要针对高定?”朱褒又想到了祝融族,在他眼中对付祝融族更简单一些。

  朱晓摇摇头说:“正因为祝融族失去了大王,而祝融老王只有带来这一个独字,所以他们一定跟孟获不死不休,并且在祝融老王百年之后,作为祝融族的盟友的太守大人,那时就有大把的操作机会,何必急于一时?但是如果对付先祝融族的话,一定会让高定心存忌惮,无论之前高定有没有做小动作,肯定也怕步祝融族的后尘,到时候只能说太守人儿大人在自己身边埋了一颗炸药!”

  听完朱晓的一番分析后,朱褒权衡一番,然后开口说:“先生说的极是!那现在我们到底应该怎么做?”

  “当然是用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大的利益!能不动兵戈,就不要动兵戈。我们可以举行鸿门宴,邀请高定前来赴宴,埋伏刀斧手,摔杯为号。弄死高定以后,鄂焕身受重伤肯定难以主持大局,到时候太守大人,不仅可以获得高定手下的士兵,甚至还可以获得一名大将。”

  “好好好!就按先生说的办,我这就去布置。”

  朱晓成功劝服朱褒以后,就随便找一个理由跑了。而此时的朱褒完全扑进了朱晓画的大饼里,没有多大在意。

  随后朱晓很快的去找高定。

  朱晓带着斗篷,防止别人认出来,站在高定驻扎的大营门口,拿出几两黄金贿赂看守营门的军官,让他去通知高定,说有故人相见。

  朱晓跟着军官走到了高定的帐营中,脱下自己的斗篷。

  “咦!这不是朱晓将军吗?不知将军有何贵干?大清早前来拜访,还躲躲藏藏的。”

  高定很疑惑的看着眼前的朱晓,高定早就从别人口中得知了朱晓的身份,同时也感激朱晓之前的接应。

  “我今天特意前来告诉大王,大王恐怕有血光之灾!”

  高定眼瞳一缩,在联想朱晓的鬼鬼祟祟,立马意识到这件事恐怕不简单。

  “将军还是明说吧,在下千里迢迢过来协助朱褒太守,有何血光之灾?莫不是牂牁城危不久矣?”

  “不是牂牁城的事情;这个血光之灾只针对大王罢了。此番夜袭共有四方势力,其中三方势力都损失惨重,而大王这方,恐怕让人落下话柄。”

  “什么!我还没找你们算账,夜袭是你们提出来,害我损兵折将先不说,还想恶人先告状!真是笑话。”高定怒拍桌子骂道。

  “话虽如此!但是夜袭计划是朱褒太守批准的,如今孟获兵临城下,人心惶惶,恐怕朱褒太守不会揽下这个责任!同样大王似乎与祝融夫人闹翻了,恐怕祝融族也不介意落井下石。”

  “你放屁!如今孟获势大,如果朱褒敢做残害盟友的事情,怕到那时候就是众叛亲离!不用等到孟获动手,自然会有人解决他!”

  “的确如此,但是如果大王出事,鄂焕勇士身负重伤难以主持大局,大王手下的蛮兵又该何去何从?同时朱褒经营牂牁城良久,是东道主,而大王作为客人远道而来,恐怕在这牂牁城中难得援手。如果再把祝融族扯上,朱褒面临的压力,将会更小!要知道祝融族的大王已经死在孟获手上了,已经和孟获不死不休,肯定会相助朱褒到底。”

  这时的高定终于不再反驳,想了一会儿后,缓缓开口:“将军过来恐怕不是为了这么一点自己的猜测吧。如果单纯的只是自己的猜测,恐怕将军的用心也不简单。”

  朱晓耸了耸肩膀,摊了摊手说:“我只是听到传闻,朱褒打算对付大王,并且摆下鸿门宴,邀请大王前去!若是大王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毕竟防人之心不可无,是不是大王?”

  “行!那你又想得到什么?我不信你花费这么大的功夫,只是单纯的想帮我!”高定接着追问。

  “当然正如大王之前说的那样,朱褒打算对大王动手,一定会导致离心离德!虽然一时半会儿可以压下去,但是时间久了,恐怕就不行!更何况现在孟获势大,我得找退路,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了,不是吗?我们用朱褒和牂牁城作为投名状,孟获一定不会计较之前的事情。”

  最后高定还是相信了朱晓,高定接下来开口说道:“将军算盘打的不错,但是将军还算漏了一点,恐怕孟获的肚量绝对没有将军想象的大!将军与其把希望放在别人身上,不如你我联手,助我吞并朱褒、祝融族,到时候我们收编他们的士兵,壮大自己的实力,我也不贪图牂牁城,我们弃城而跑,又有足够的实力突围,孟获肯定更倾向接手牂牁城,不会急于追我们!岂不更好!

  朱晓眼睛一眯,眼前的高定比自己想象的更有野心,也更理智。不管怎么样牂牁城内斗之后,肯定是守不住的。但高定说放弃就放弃,非一般人能做到。

  高定也有自己的想法,如今战乱四起,孟获更是趁势崛起,吞并了不少蛮族分支,哪怕是朵思大王、木鹿大王也是为了族人的利益,才委身求全,当然也有一些希望蛮人结束各自为政的时代、实现一统,与汉人争锋的想法。

  不过高定没有那么伟大,他不希望自己的利益被孟获侵犯,哪怕蛮人一统,是利于整个种族的大事,但依然不能建立在牺牲他的个人利益之上。所以吞并朱褒、祝融族的兵力,壮大自己。是很好的机会。

  高定提出来的计划,是朱晓的计划没有任何影响,但为了怕高定起疑心,朱晓还是和他说了几句,然后才同意他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