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四十七章 矛盾发生

发布时间: 2019-05-18 19:57:27 作者: 诛晓

  就在高定仗着人多势众欺压孟获等人的时候,远方突然传出来震耳欲聋的咚咚声。

  鄂焕脸色大变,“不好啦大王!听着声音是兀突骨来了!这是兀突骨座下银甲犀牛的奔跑声。”

  高定也早就从鄂焕那里得知了兀突骨的厉害。顿时心中的战意就降了大半。

  “祝融侄女,今日就够了吧!兀突骨要来了,到时候前后夹击我们,那可就不好了!”高定劝着早已经杀红眼的祝融夫人。

  “高定叔父,您是不知道我的弟弟带来已经死在了孟获的手上!这仇不报,我怎能向父亲交差!”此时的祝融夫人哪里会听得半分劝,只打算一意孤行。

  而高定在思考到底要不要去祝融夫人自己逃跑的时候,兀突骨已经冲上来了,抱着手中的大铁柱横扫八荒,无人与敌。高定看见如同神魔下凡的兀突骨哪里还有再战的勇气!立马组织人手开始撤退。

  “祝融侄女,你竟然如此不听劝!也不要怪叔父不管你!叔父就不陪你闹了!希望后会有期!”接着高定头也不回的开始逃跑。

  祝融夫人也被突然逃跑的高定吓清醒,看见眼前孟获、金环三结联手,哪怕是平时,给出充足时间。祝融夫人也没可能拿下两个。更不要说现在。只好咬咬牙,扔出两把飞镖,吓退两人,开始撤退。

  在兀突骨到来后,翻了身的孟获等人根本不打算轻饶高定等人,死死咬到身后。

  双方开始拉锯战,兀突骨骑着银甲犀牛很快的追上了高定等人。而祝融夫人因为恼火之前高定等人直接撤退,哪怕是自己错,也根本不打算承认。直接凭仗者坐下白虎迅猛的速度,甩开了众人一截。

  高定看着越来越近的庞然大物,十分慌张。

  “大王勿慌,鄂焕在此!兀突骨休伤我家大王一根汗毛!”鄂焕持方天画戟冲向了兀突骨,为高定殿后。

  兀突骨看着冲过来的鄂焕,不屑的说道:“手下败将,还敢言勇!”

  兀突骨立马一铁柱扫了下去,鄂焕手持方天画戟护在了自己的身旁。结果直接一下,鄂焕就感觉到了之前从未感觉我们的巨力传了过来,直接震的鄂焕虎口发颤,口吐鲜血。这个就完全不能怪鄂焕,兀突骨凭借坐骑的冲击力,特别是影响犀牛这种异兽,在冲击力方面恐怕只有大象能比的。而鄂焕是转身迎击,几乎没有什么冲击力。所以一增一减,才产生了这么大的差距。

  兀突骨见一下没有成果,然后连忙又砸下了第二下,果然没有了冲击力,力气小了很多。但是鄂焕在第一次中,吃了大亏,身体有恙,现在更是雪上加霜。最后鄂焕只能勉强扛下了第二下,不过已经摇摇欲坠了。

  接着兀突骨又来第三下,鄂焕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死亡的气息,然后死亡的压制下,拼尽全部力气准备抵抗兀突骨的第三下,结果鄂焕的坐骑首先受不了,直接倒地身亡,把鄂焕甩了出去。

  幸亏此时,高定指挥自己的死亡以自杀性攻击阻挠兀突骨追击。同时派出其他人把甩了出去的鄂焕接了回来。毕竟高定可不想鄂焕这种既忠心又有本事的猛将折在这里。

  救回鄂焕以后,高定留下一堆死士殿后。而自己连忙带着鄂焕逃路。

  不过留下来的死士没过多久就被兀突骨清理掉了。

  现在就像之前兀突骨追击朱晓的时候。高定等人险象丛生。

  正当高定看到追了上来的兀突骨,以为要完蛋的时候。

  朱晓突然出现了,带领之前去支援他的弓箭手,再次一波箭雨射向了兀突骨。解救了高定等人。

  原来朱晓逃出生天后,并没有直接进城,而是开始不断的收拢溃兵。因为一方面朱晓不想自己实力损失太严重。同时也见到了是谁带领弓箭手救了自己。结果看见一个从来没有想到的人。最后也顾不得上不可思议了。

  朱晓连忙一直只弓箭手为中心,重新收拢溃兵,不管是自己手下的、还是刘辟龚都手下的或者是蛮人,朱晓都是来者不拒。毕竟另外一方面朱晓从溃兵口中得知,祝融夫人等人根本还没有脱逃,如果他不做点什么的话,祝融夫人他们如果都折在今天晚上,朱褒、祝融族都不会放过朱晓的,并且朱晓之前一直和孟获等人作对,孟获等人肯定也不介意落井下石。

  总而言之就是朱晓不救祝融夫人等人的话,就即将面临南蛮皆敌的局面。

  在此之间朱晓还碰见了正在逃跑的祝融夫人,了解情况以后。邀请祝融夫人杀回去营救鄂焕等人。结果祝融夫人头都不回的走了。只有朱晓一个人硬着头皮上。

  最后在朱晓大军的支援下,以及朱晓手下那支弓箭手部队强大火力压制下。朱晓接应回来鄂焕等人。然后带着疲劳之躯回到了牂牁城。

  朱晓不顾身体上的疲乏,连忙开始寻找之前一直没遇见刘辟龚都二人,在他们手下告知下,原来刘辟龚都二人早就趁乱跑了。现在正在自家大营中,呼呼大睡。

  接着在朱晓的强烈要求下,进入啦刘辟龚都的大营,然后朱晓亲自动手吵醒了正在睡觉的刘辟龚都二人。

  “两位小渠帅,真的不能再睡了!我有重事相谈!”

  刘辟龚都揉揉眼睛,看着十分焦急的朱晓,勉强打起精神。问朱晓干什么。

  “两位小渠帅,刚才我在城外已经发现祝融夫人和刚刚到来的高定等人闹出了矛盾!加上此次袭营损失惨重,刚刚到来的高定等人肯定颇有怨言!如果此时被有心人挑动,到时候后果不堪设想!”

  刘辟听见朱晓这番话以后,终于清醒了。

  “兄弟你是说,会有人挑拨高定和祝融夫人之间的矛盾,然后黄雀在后。是谁?难道是朱褒吗?可朱褒才是同意此次行动的主要负责人,这次惨败不应该是朱褒会惹火上身吗?”

  “没错,这次惨败的确会让朱褒引火烧身,正因为如此他必须要引导火的走向,不能烧到自己!高定为什么来的,不就是为了财富吗!到时候朱褒加重筹码,高定肯定见利忘义!而根据别人说的,带来大王已死,祝融夫人已经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之前痛恨高定不肯相助于她,助她报带来大王之仇。所以在我请祝融夫人帮忙的时候,她听见是去支援高定等人,立马就转头走了!可见已经有了矛盾,只要稍微一挑拨!双方一定会动手。”

  “可是完全没必要啊?现在孟获势大,朱褒怎么可能做这种自断“臂膀”的事情。只要熄灭他们的怒火,保障自己就可以了!”刘辟还是疑惑的问道。

  “没错朱褒的确不会!但我何时说过黄雀会是他?我们留在这里已经没意义了!正如你之前说的孟获势大,而同时失去大王的祝融族,肯定也要为自己宗族的发展做出一点改变!一心为了利益的高定也是靠不住的!可以说牂牁城是守不住的!我们来挑拨离间,最后在浑水摸鱼!同时我们也要有浑水摸鱼的实力,这也是我来找两位的理由,在这个由蛮人主导的牂牁城,如今你我实力大损,想要捞点好处的,必须同心协力!所以我打算直接把我们的大营合并,反正死了那么多,空出不少地方来了啊!”

  “原来如此!就按兄弟说的办!”刘辟听见朱晓的打算,思考良久后,便点头同意。

  随后再朱晓、刘辟的清点下,朱晓只剩下了一万二千,而刘辟只剩下了五千人,损失了一万多人。在这个起码还有七八万蛮兵的牂牁城,哪怕是打算浑水摸鱼,都有点难办,毕竟人都是排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