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
护眼 关灯

第四十五章 溃败

发布时间: 2019-05-18 19:56:58 作者: 诛晓

  朱晓正在不断后退的时候,突然一旁的陈式抓住朱晓的肩膀说。

  “主公,现在可不能乱了阵脚!将乃兵之魂,主公作是一心逃跑的话,定会让军心大乱,甚至会导致溃败,那个时候敌将就可以凭借个人勇武,入我军如无人之地!”

  朱晓脸色有点难看,虽然道理是这样。但是老子现在也就只能欺负一下子小兵。说什么也不会和兀突骨那种非人类战斗。

  突然间朱晓灵机一动,老子是带头,完全没有必要跟兀突骨硬碰硬。猛将单挑这种事情,哪怕兀突骨是南蛮实际第一勇士,不过不是还有鄂焕和祝融夫人。他们打头阵,老子居中指挥就可以了。想到这里朱晓停下了逃跑的脚步,并且开始指挥着众人反击。同时不光自己躲在中间,也让亲兵把自己包围了一个圈,还有于诠和陈式二人留守在自己左右,这样才让朱晓勉强有点安全感。

  祝融夫人看了一眼重振勇气的朱晓,点了点头。

  “算你还有一点男子气概!没有一心逃跑!还有之前一群野兽看把你吓得,天下之大,并不是他兀突骨一人懂得驱兽之术。好好看着吧!”

  祝融夫人说罢,便从座下白虎身上取出一包粉末,洒在空中。很快空中传出一股异味,而所有的野兽甚至包括战马都开始躁动起来。

  “你们通通下马,这种粉末会让野兽躁动不安,包括战马!”

  众人听到后纷纷下马,但是祝融夫人依然骑在白虎之上,因为她拿出一颗药丸,喂了白虎,接着狂躁不安的白虎立马就安静下来。祝融夫人感觉到众人羡慕的眼光,只好开口说道。

  “这种药丸不多,并且现在也没有时间给你们,让你们喂战马吃!自己就将就将一下吧。”

  兀突骨看见自己手下狂暴不安的野兽,抚摸啦坐下的银甲犀牛。也从怀中拿出了一颗药丸,同样让银甲犀牛安静了下来。

  “祝融族的长女,听说很有本事,今日一见,果真如此!作为女人,你做到这一点已经很不错了!但我还是要劝你,不要拦我!不然你会后悔的。来人呀,把这些畜生都拖下吧!”

  很快暴躁不安的野兽,都被兀突骨的手下拖了回去。而兀突骨驱使着银甲犀牛稳步前进。同时从身后取出一根大铁柱。

  朱晓看着那根大铁柱,心想大哥你是把你自己家拆了吧?这么粗一根棒,完全都可以拿去当房柱了。像你这种巨人,都是双手抱着。打架的时候恐怕只是转圈圈,真的只能说是一万破万法。普通人根本不可能扛得住一下。就算是武将,像朱晓这种不入流的,也没有丝毫把握能扛得下一下。

  祝融夫人和鄂焕对视一眼,然后两人默契的双双出动。

  结果没有战马的鄂焕,面对“居高临下”的兀突骨根本就是毫无办法,哪怕去攻击银甲犀牛,结果别人皮糙肉厚,只留下几条浅浅的伤痕。其实单论武力值,鄂焕跟兀突骨,根本不会差距这么大,但是别人装备好,全面碾压了鄂焕。让鄂焕的实力,最多只发挥三成。

  祝融夫人的情况稍微比鄂焕强一些,白虎凭借着自己的速度和灵活性,帮助祝融夫人不断游走骚扰,几次救下了鄂焕。

  朱晓看见二打一的依然落入下风的鄂焕祝融夫人二人。心想这下真的不能再打了,兀突骨非人哉呀!

  连忙指挥一些倒霉蛋,当成炮灰阻挡兀突骨。然后接应鄂焕、祝融夫人二人,便开始撤退。

  很快被朱晓留下来阻击兀突骨的倒霉蛋,几下子就被兀突骨横扫了。

  接着兀突骨全力驱使着坐下的银甲犀牛追击朱晓等人。

  虽然朱晓等人在离开粉磨区域后,便开始安抚战马,然后重新登上了战马。不过朱晓这个刚刚学会骑马的家伙,加上自己的坐骑又是一匹普通战马。朱晓很悲惨的发现自己跑的还没有兀突骨快,只要时间足够,自己迟早会被兀突骨赶到。而鄂焕、祝融夫人等人早就十分没有义气的逃跑了。心中想到,早知道一开始不接应你们了,要不是忌惮你们身后的势力,我才不管你们!

  可以说朱晓现在遇见了末日以来,最恐怖的危机。

  朱晓身边的人越死越少,而朱晓和兀突骨的距离却越来越近。

  于诠看见越来越近的兀突骨,眼中闪过一丝决然。

  “主公,你先走!于诠今生就只能陪主公在这儿了。下辈子再见!”

  随后于诠转身迎战兀突骨,九曲枪直指兀突骨。都不给朱晓说话的机会,就冲走了。

  “大胆蛮贼,今日就让我认识你一下,什么叫做汉人的骨气!”

  兀突骨看见面前决然送死的于诠,心中一动。

  “不错!你竟然如此有骨气!为何又要屈服于只懂逃跑的鼠辈之下。”

  “哈哈哈哈!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我于诠做不了大事,只能跟随主公!今日主公有难,我于诠万死难辞!他日主公定会为我报仇!”

  “行,我敬你是条汉子!今日我给你留个全尸!”兀突骨看着绝然的于诠,也不多废话了,直接开始动手,这是对他最好的尊重。

  兀突骨用手中大铁柱直接磕飞了于诠的九曲枪,然后一铁柱直挺过去。正中于诠的胸腔,于诠的胸腔立马就陷了下去。于诠当即落马,口吐鲜血其中甚至兼杂着内脏,但口中却依然断断续续的说着:“马革裹尸死,今生无憾矣!”

  而朱晓远远的也听见了于诠临死前的惨叫。双手紧握,甚至从指缝间隐隐的有鲜血流出。

  不知道是因为于诠的死,还是因为此时自己的无能。

  兀突骨在解决于诠后,令人把他的尸体收好,然后立马去追朱晓。

  朱晓很快再一次被兀突骨追上来了,就在陈式准备有所动作的时候。

  “瞄准,放箭!”

  嗖嗖嗖的一声,从朱晓头上射过一波箭雨。落在了兀突骨等人身上。

  朱晓大喜,开口说道。

  “兄弟们,加把劲!我们的援军来了!”

  而兀突骨看见被射死的手下,心中大怒。

  “该死的汉贼,只会用些下三滥的手段!大家不要慌,散开一些!继续追击,我一定要让这些该死的汉贼付出代价!”

  又是追击了一段路程后,第二波箭雨也是射过来了。不过这次竟然是带火。

  射完以后,朱晓等人的身后开始燃起熊熊大火,彻底的把兀突骨等人隔开了。

  气的兀突骨直到大叫,却没有丝毫办法。